好不容易想睡一個不亢不卑的午覺,卻被選舉宣傳車和鄰居整修房子電鑽的聲音轟醒,這是周日的下午嗎?老天呀,我……操她媽的。然後,剛剛甜甜妹六號又打電話來跟我說一些有的沒的,幹!混蛋。現在,呃……此時此刻,又有磨菜刀的廣播車從房間窗外滲透進來。我終於知道我為什麼在音樂類型上會為重金屬和重搖滾的風格而感動到痛哭流涕、嗚呼哀哉。嗯,總之,原來,我一直就是活在這種可歌可泣的荒唐世界裡。

幹!無所不幹!一不做二不休。

「我很久沒打炮了,所以呢,呃……我時時刻刻都在發春。」對呀。很不錯吧?我是多麼誠實到令人敬佩,不是嗎?
「嗯,我今天下午才打了手槍。」緯緯說。
「幹。你又用香蕉嗎?」
「哈哈哈,沒有沒有。今天沒有。你有新花招嗎?關於打手槍的?」
「我知道,很多東西都可以拿來幹的。」我說。事實上是的,無聊的人總是窮極無聊,當性慾來臨時,身邊的什麼東西都能讓自己的老二產生快感,對吧?「緯,你可以用泡麵。就是呀,你去買一包泡麵,然後煮了它,把水倒掉,然後,留下熱熱的泡麵在碗裡呀,就像這樣……。」於是,我做了一個一前一進的……示範動作。
「哈哈哈。」緯緯笑得很大聲,揮揮手又說:「幹!我才……不要。噁心死了。」
「哈哈哈。嗯。對啦,你email給我的那個……幹蛇的。真的很屌。」我說。
「對呀,老外什麼都能幹。你有看過幹驢子、幹雞、鴨、馬……的嗎?」
「嗯,有。我有看過。而且,我覺得啦,老外真無聊。不過,也蠻有創意的,對吧?」
「還好啦。咱們……老中也不賴呀。媽的,老外算什麼。」
「喔?」
「幹!我們老中,幾千年前就有了。」
「幾千年前就有了?」
「對呀,你看……蘇武牧羊。」
「靠。」
「媽的,蘇武那麼久的時間在牧羊,幹!他一定早就把羊給幹了。」
「哈哈哈。」幹!笑死我了。我確定緯緯今晚沒喝醉,而且精通了中外歷史,把書給讀活了。但是,說真的,我開始擔心起他養的那隻心愛的狗了。哈哈哈。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