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牙痛。從前幾天「糖果酒」錄音的時候就開始了,也許是這世界給我的壓力太大,今天更是痛的厲害。他媽的他爺爺奶奶的,我的牙……痛的快要讓我死了。

以我現在快要精神錯亂到崩潰的心情,哪怕吃苦?對吧。所以,我把前幾天建明開給我的中藥亂吃一通。那個黑黑的藥丸,我一口氣就吞了十顆。

跑到浴室刷牙十分鐘、喝了一大瓶冰的麥飯石礦泉水,想利用冰水來達到冰敷的效果,但是,我的老天呀,都沒有用的,哇嗚……現在已經晚上十一點,我去哪裡買葯?只好在家裡的急救箱吃了一顆……普拿疼。好一個「普拿疼」,一點也沒有……「拿疼」的效果嘛。唉,牙齒為什麼要有神經呢?唉,我夜裡的南丁格爾在哪裡呀……。

「你看吧,你就是晚上不睡覺,火氣大,才會牙疼。」爸爸走過來說了一些風涼話。
呃,我其實……剛睡起來。牙痛的快要葛屁了,也根本沒有力氣頂嘴。你知道的,牙痛的時候,很自然就會閉嘴。我搖搖頭,露出絕望的眼神。
「你吃了……拿破崙沒?」
好。爸爸果然老了。我的老天。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