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了一身雨 我抖一抖
誰在發神經 我嗅一嗅

賴在電線桿旁邊 日光是我的享受
巷子裡的人都熟 我的朋友滿街走
可是 昨晚那個醉漢為什麼要打我 我跟他又沒有仇

我還能夠 到垃圾堆找骨頭 糊我的口
我也不臭 好多年以前 主人都會哄我 摸我的頭

無聊的時候 我吼一吼
昨晚沒有睡 我妥一妥

我沒記錯 主人的臉依舊 看著我
我沒記錯 也不要想太多 為什麼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