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擁有一些五花八門的名字
嚴格說起來 是故鄉
起風的時候 煽動 是景物
這些將改名 誰能準確分辨
任人擺佈 的卒

你自己都認不出
人們用未知和怨嘆介入
讓你見證的繁榮和親疏
也有可能分擔每個人的憤怒
或 歡呼

我們坐下 把手放在心上
想想 在春天裡被分解的 故鄉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