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應該保持在那種曖昧的狀態,才不要什麼獨立或不獨立的,在太平洋的位置本來就是應該這樣嘛。幹妳娘咧,現在台灣島沒了,都怪政治的原因啦,這就跟鐵達尼號沉到海裡是一樣的。」阿爽說,「還好我很會游泳,逃到這裡。」阿爽又說。

這是一個沒有人的島,像蠻荒時代的景色。自從台灣在世界上消失了以後,原來島上的兩千五百萬人都死的差不多了,阿爽是僅存活下來的幾個之一,島上有阿爽種的一些檳榔樹和他可以自給自足的糧物。

「我想起來了,就跟小時後讀南海血書的情形差不多囉?」我問。
「我沒讀過什麼書不書啦,那關我屁事,我只是覺得不能簽牌生活很無趣,幹妳娘咧。」阿爽說。

「這也沒有辦法怪誰吧?你還會懷念嗎?」我問。
「幹妳娘咧,都是黃種人打黃種人,有什麼好懷念,要是跟外星人對幹,我還比較爽。」
「人類無法停止戰爭呀,只是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和手段。」我說。
「好了好了,不聽你說教了,我要去游泳,順便看一下海龍王,他今天生日。」阿爽說完,啪的一聲就跳到海浬,黝黑的背影像是在什麼地方我曾經見過。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