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我老公說我長得像蕭薔,而我也覺得他是劉德華的化身。」她說。
「噗!」這一句話讓早餐從法克潘的嘴裡噴了出來,一大口的火腿蛋三明治。
「喂,法克潘,你笑屁呀!」她說完,叉腰、撩頭髮。
旁邊的幾個娘兒們連著說話,「是呀,我也覺得妳老公好帥。」「是呀,妳的眼睛比蕭薔還要迷人呢。」「沒有沒有,蕭薔的身材哪能跟妳比……。」

這時候,法克潘沒有勇氣,他是弱勢。坐在椅子上懊惱著真實世界的虛無。辦公室裡,他的職位不高、資歷不深,遇到多數的積非成是,變得懦弱。法克潘的話變少了,壓抑著他原本樂觀直爽的個性,逐漸孤僻。

隔了幾天,法克潘從家裡帶來了他買的那台「謠言製造機」。他小心翼翼的把「謠言製造機」放在抽屜裡,打開開關,開始讓這台機器製造謠言,於是,謠言滿天飛。法克潘開始得意,因為平日的不滿在有了這台「謠言製造機」的幫忙後得到了宣洩,「嗯,是個好東西呀。」法克潘心裡想。

「哇,法克潘,聽說你要高升啦?變成我們的主管囉,真是恭喜恭喜!」她們問。
法克潘笑著沒有回答,而且覺得自己快要變成劉德華的化身了。

【之二】
朱拔毛在一個重要的日子送了法克潘一台「謠言製造機」。法克潘並不喜歡這個禮物,只有笑笑的說:「謝謝你的好意,朱拔毛!」心裡面卻唸著「我操你個擔擔麵!」

法克潘對「謠言製造機」自有一套辦法:就把它看成一塊石頭;更多的時候,看成是坨屎。而且他最近話變得少,行動也變得神秘,這意味著要「謠言製造機」減少一些製造謠言的機會。法克潘這樣的舉動其實太過天真,「謠言製造機」是一台不間斷生產謠言的機器。

於是,法克潘偷偷的打電話給他的朋友,訴說他的心事和近況。可惜,法克潘並沒有什麼朋友,另一個角度來看,法克潘有太多朋友。「謠言製造機」能夠捕捉法克潘最近的一舉一動,就像狗仔隊般。

「謠言製造機」似乎對法克潘的八卦很感興趣,何況他曾經是發燒人物;能夠說出法克潘的八卦對「謠言製造機」來說,更增加了它的市場競爭力和存在的價值。

法克潘談笑用兵,自有對策。於是,他在某天的早晨靈機一動,上了EBAY網站,買了一台「謠言製造機第二代」。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