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她站在前面,不完全是賣弄她的身材,況且,她沒有身材可言;一個沒有腰身和胸部的女人。她像擺著權威似的姿態,只是想要一些肯定和答案,對她在最近所做的事情多一些讚美。另一方面,利用這些加諸於她身上口頭的安慰,來掩飾心裡的不安、恐懼、憂慮,這是姿態上的偽裝。

「你說,昨天是誰打電話來的?」多麼強勢的語氣,像審問般的咄咄逼人;可是沒有用。這只是再一次曝露了她缺乏的自信。

法克潘根本懶得理她,腦筋裡只想著電風扇壞掉的原因和電影的情節該如何發展。這時候,他點了一跟煙,想藉由抽煙的行為拖延一點時間。法克潘的表情並沒有顯現出不耐煩,想著該用什麼方法擺脫這個令人厭煩和難纏的女人,也同時想著用什麼樣的話術。

這個時候,擺在桌上的手機響了,冷光從手機的螢幕上由灰變藍。法克潘在這短短的幾秒鬆一口氣,正當他站起來拿起手機的同時。

「你說,這又是誰打來的?」她說。

【二】
她在電話那頭像是苦苦哀求一般,可是法克潘知道事實並非如此,在很久以前,法克潘上過同樣的當,一個女人假裝的溫柔。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希望我怎麼做?」她說。

法克潘猜測著為什麼有那麼多的疑問句,又為什麼擺出那樣的低姿態?這時,心裡面有一小塊憐憫的同情心漸漸增強,雄性動物強勢的那一面瞬間退縮,兩邊互相的交戰。

法克潘這個時候又想到了拖延戰術,他選擇了不說話代表一切回應。

【三】
兩個女人夾殺法克潘,他現在的處境艱難。法克潘這個時候閉上眼睛,吐了一口氣。他的腦筋想到了第三個女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ffpan 的頭像
ruffpan

潘學觀的部落格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