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裡,是一條很寬的泥巴路,五輛軍用卡車上裝著空的彈藥箱,開到路中間並排。我和一些弟兄用水桶提著滿滿的水,在離幾公尺外就是軍營的這條路上被堵住。

「唉,又是學長們在玩了。」有一個弟兄對著我說,我點點頭沒說話。一群人提著水,在泥巴路上停下來。
「哎喲,水很重嗎?」學長坐在卡車後的彈藥箱上,翹著腿說著。
我們沒有人說話。

「嗯,試試這個。」學長說完,從卡車上用腳踹了一個彈藥箱下來,剛好打在一個弟兄的頭上,那位弟兄倒在地上,痛的眼淚從眼角流下來。木製的彈藥箱很重呀,壓在人的身上真是受不了;在卡車上面,有幾個學長也看不過去了,拉著那位學長在耳邊說:「喂,給他們點顏色看看就好,不用太過分啦。」

「過分?哪裡過分?哈哈哈。」學長說,然後拿起刺刀,在嘴角旁邊做著剔牙的動作。「喂,你!過來!」學長用刺刀指著我。

我放下水桶,走到離卡車更近的位置,抬頭看著學長。
「爽嗎?」學長問。
我沒有說話。
「我在跟你說話你沒聽到嗎?我問你,爽嗎?」學長又問,然後吐了一口口水,噴到我臉上。
四周的人全部沒有聲音,安靜的像只有空氣在流動一樣。
「學長,別這樣。」我說。
「別怎樣?」他把刺刀含在嘴上。
「我們如果赤手空拳談,你這樣拿著這玩意兒就說不過去了。對吧?」我說。
「哈哈,可是我爽呀,你不高興嗎?」學長說著。
我抬起頭,把學長吐的口水從臉上抹了幾下。
「你!沒種,是吧?」學長說。
「我操你媽的!」說完,我跳起來,搶了學長的刺刀,往他的右眼珠刺下去。血花在短短的幾秒內噴出來,把卡車後面的幾個彈藥箱和車下的水都染成紅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ffpan 的頭像
ruffpan

潘學觀的部落格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