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派對之後,法克潘坐在床邊低著頭抽煙,房間裡的男男女女全都像死了一樣,躺在床上和地上。幾乎無聲的安靜。法克潘以為世界被消音了。突然,聽見旁邊有了說話聲音:

「就是寫一個爵子故事的那個人嘛,」可樂人又說,「像一付什麼牌呀,然後每一篇都死掉一個人的故事。」可樂人坐在椅子上高談闊論。

「爵子?」法克潘想著自己所看過的每一本書,有什麼是和爵子有一點點連結關係的;臉上的表情充滿疑惑,低著頭。

「什麼塔羅的呀,唉呀!你們應該看他的書才對。」可樂人說;他的話語裡,像是對來參加性派對的人有所不滿,一種自視甚高的宣示。

法克潘轉過頭去,看見可樂人的長相,其瘦無比,整個臉蛋就跟罐裝可樂一樣大,眼睛和鼻子也都小,因為長的太像可樂,所以才名符其實。「這個人長得真像外星人,怎麼會出現在現實生活裡呢?」法克潘想不通。

「喂,那個叫什麼法克潘的,聽說你喜歡寫作是嗎?像你這種三四流的作家更應該多看一些書。」可樂人用手指著法克潘,他在說話的時候,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

「喔,你是說『伊塔羅•卡爾維諾』嗎?這裡的很多人都看過了。」法克潘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ffpan 的頭像
ruffpan

潘學觀的部落格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