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克潘快瘋了,從床上一躍而起,起床的剎那,充滿著憤怒和不安。他已經連續做了幾天相同的夢,甚至還有夢中夢。對他來說,這是難以解釋的重複夢境。法克潘從床邊拿起了鎮定劑,吞了幾顆。「真是難受。」他想。

時間是半夜三點,為了緩衝一下情緒,法克潘又起身,走到冰箱拿了咖啡,走回來,坐在書桌前發呆。其實他很想再回到床上多睡一會兒,可是他怕又再做著同樣的夢,所以乾脆坐在書桌前冷靜,減少心裡的恐懼。

該怎麼辦?法克潘並沒有更好點子,只是坐在那裡,任憑時間流去。一直到了天亮,他足足在書桌前坐了三個小時;時間現在是六點。

「為什麼每次都是不同的女主角,但結局都是一樣的分手呢?」法克潘非常不解,心裡的難過和自哀自憐又暴露出來。

法克潘歇斯底里撕掉影劇版的報紙,「我痛恨任何長的比我帥的人!」
法克潘開大音量,彈了吉他。

警察來,抓走。

「幹的好,這才是搖滾精神。我也喜歡搖滾樂。」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