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下午的公園,法克潘坐在椅子上喝啤酒。看見一群鴿子飛來飛去,起來、又降落、吃東西、掉毛、拉屎、空中拉屎。這裡有好幾對新人在拍婚紗照,他們強忍著悲傷,走過來又走過去,這些傢伙在快要攝氏四十度的烈日下穿著厚厚的舞台裝搖擺;噢,束縛、補土、假腰、假奶、假膚色、打光、鴿糞、狗屎……攝影師的裝備看起來很有派頭,拍出王子和公主的悲劇,新郎可能是同性戀,搖頭派對之後搞錯馬子。

法克潘點了一根煙,又喝了一口啤酒,他看見新娘撩起裙子,露出大腿,接著,露出內褲,幹!臀部又肥又醜陋的馬子,烏魚子形狀的兩片肉;嗯,她的屁眼一定非常難聞。王子在幹這馬子的時候,不用花什麼力氣,三十秒就軟了,剩下的時間都跑去炒股票。這個公園看起來真是他媽的有趣,每個人都幹的有聲有色,不過,也很無聊。法克潘也很無聊。

公園很棒,不用付房租就可以住宿。人類是脆弱的蠢蛋,只有這種動物需要抱著棉被睡覺,旁邊還有牆壁擋風。法克潘的運氣用光了,一覺醒來才發現自己睡在公園,連牆壁都不見了。房租?喔,去他媽的房租。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