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克潘畫了好幾個晚上,他最近畫的主題是「喔耶,這個世界沒有希望」。好幾支筆都畫壞了。過期的顏料味道很難聞;跟他過氣的生命一樣,臭死了。法克潘沒有工作,工作讓他操勞。五年來銀行沒有半毛存款,喔,八零年代的偉大搖滾吉他巨星,目前沒有工作,沒有救濟金。好吧,法克潘一直以為政府會解決問題。

他的畫架旁邊有幾瓶威士忌的空瓶,幾天前就已經一滴不剩了。有一些瓶子的玻璃碎片在地板上。法克潘設法閃過那些玻璃碎片,脫掉他的衣服、褲子,走到床邊,倒在床上。沒多久,他就睡著了。法克潘自己會解決問題。

法克潘躺在床上,就在快要睡著的時候,電話響了。他翻了個身,很吃力的拿起話筒。法克潘不喜歡電話。法克潘討厭愛迪生。法克潘痛恨聲音;他希望自己是個聾子。電話是暴力……種種的暴力……催繳帳單、找你幫忙、受到迫害。好吧,法克潘一直以為政府會解決問題。

是詐騙集團打來的。
「喂,你小孩在我手上。」
「喔?」
「你不問我是誰嗎?」
「不用。把他打死好了。」
法克潘掛斷電話。繼續睡。

電話又響。
「喂,你老婆……。」
「幹死她吧。」
法克潘又掛斷。又繼續睡。

這下子,法克潘睡的很好了。閉上眼睛,黑暗之中,他不用擔心別人。嗯,他自己會解決問題。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