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皇帝朝,有個天才叫李白,字太白,西川錦洲人。李白他老媽在懷他的時候,夢到長庚星,因為長庚星又名太白星,所以李白的字就叫太白,並不是白爛的意思。李白十歲的時候便精通書史,出口成章。他的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又有人說他是神仙降生,因為這樣,所以又叫李謫仙。

李白自稱青蓮居士,一生爱喝酒,不求仕進。志在遨遊四海,看盡天下名山,嚐遍天下美酒。有人說湖州的烏程酒超讚,李白不遠千里而往,旁若無人的開懷暢飲,大聲狂歌。這個時候有迦葉司馬經過,問其何人?李白隨口答詩四句:
《青蓮居士謫仙人,酒肆逃名三十春;湖州司馬何須問,金栗如來是後身。》

迦葉司馬大吃一驚,問:「莫非你就是李白?聞名已久矣。」之後就邀請相見,留飲十日。臨別之前,問:「李白呀,你超屌,以你這樣的天才,怎麼不去長安考試一下,當個官試試?」
李白說:「今天的朝政亂七八糟,公道全無,巴結關說的、貪污賄選的人都登高位,我還是喝酒寫詩比較悠哉,以免受盲試官的氣。」
迦葉司馬道:「你說的雖然沒有錯,但是你的名字有誰不知?一到了長安,必定有人推薦提拔。」
李白就聽了迦葉司馬的話,遊長安。

一日,李白到紫極宮遊玩,遇到了翰林學士賀知章,兩人通姓報名,彼此看的順眼,於是就開始狂喝到天亮,這一喝倒有點茫了,賀知章希望李白住下來再說,而且也順便可以結為拜把。隔一天,李白就把行李搬到賀知章他家,每天談詩打屁喝酒,賓主盡歡甚是相得。這樣又茫又掛的喝了一天過了一天,不知不覺的考試的日期就要到了。賀知章說:「今春南省的考試官,正好是楊貴妃的哥哥楊國忠太師,監考的是太尉高力士;這兩個人都是愛錢的人,你如果沒有錢事先買通他們,即使你有沖天的學問,也見不到天子。不過,這兩個人我都認識,我這就寫一封信去,預先囑託,就看我的面子如何。」

李白雖然才大氣高,遇到了這樣的狀況,也不好意思拒絕。賀知章寫好柬帖,就寄給了楊國忠和高力士。這兩人把信拆開,看了,冷笑道:「呵呵,賀知章收了李白的金銀,卻寫了一封信來我們這裡討白人情;他媽的,我們卻連個銀子兒都沒把到。哼!到了考試那天,如果有李白的考卷,不問好歹,即時批落,連上都不給上。」

時間到了三月三日考試那天,天下才人,盡呈卷子。李白才力有餘,隨便寫寫,第一個交卷。楊國忠看見考卷上有李白的名字,也不看文字,亂筆塗抹道:「這樣的書生,只能幫我磨墨。」高力士道:「哈,磨墨不算什麼,只能幫我穿襪子脫鞋子。」之後喝令:「李白,滾出去!」

李白被這兩個考試官屈辱的批了考卷,怨氣沖天,回到賀知章家中,開酒喝了一口發誓:「以後如果我得志了,一定叫楊國忠幫我磨墨,高力士幫我脫鞋,才爽。」
賀知章勸道:「老弟,你就先別鬱卒了吧,等三年之後再考,到時要是換了別的考試官,你一定沒問題的。」於是每天兩人飲酒賦詩,日月往來,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年。

突然有一天,有番邦的番使拿著國書到朝廷要給唐玄宗。因為天色已暗,朝廷的差使就下令賀知章先陪番使在大使館住一晚,隔天再說。次日,唐玄宗叫賀知章拆開番書,賀知章一打開番書,竟然看不懂半個字,於是回報:「這個番書乃是鳥獸之述,臣等學識淺短,不識一字。」唐玄宗看了,就叫楊國忠太師來開讀。楊國忠看了,兩個眼珠都快脫窗了,也看不出個什麼所以然來。唐玄宗這回問了滿朝廷內的文武百官,也沒有一個人瞭,不知道這番書上面有些什麼吉凶言語的亂七八糟。這下子可好,唐玄宗不爽了,龍顏大怒,喝罵朝臣:「幹!枉費我有這麼多文武百官,竟然沒有一個飽學之士,與朕分憂。這番書沒有人看的懂,我們將如何回答番使?豈不是被番邦取笑?從現在開始,三日內如果無人識此番書,一概停俸;六日無人,一概停職;九日無人,一概定罪;全部換人。」聖旨一出,諸官默默無言,唐玄宗天子也開始煩惱了起來。

賀知章傍晚下班了以後回家,把這件事告訴了李白。李白微微的冷笑,道:「可惜我李某人去年考試槓龜,所以今天也沒辦法與天子分擔憂愁了。」賀知章大驚,道:「想必你博學多能,可以辨識番書,我應該跟唐太宗說的。」次日,賀知章入朝,奏道:「臣啟奏陛下,臣家有一個秀才,姓李名白,博學多能,若要辨識番書,非此人不可。」唐玄宗准奏,馬上請大使到賀知章家中宣取李白。李白告訴大使:「我乃是遠方布衣,無才無識。今天朝廷之中有許多官僚,都是飽學之儒,何必問我這個草莽?我可不敢去,我要是去了恐怕會得罪了朝貴。」李白說這句得罪於朝貴,隱隱的諷刺著楊國忠、高力士二人。

大使回來秉告唐玄宗此事,唐玄宗便問賀知章:「李白不肯來,到底原因為何?」
賀知章說:「李白這傢伙文才蓋世,學問驚人,只是因為去年在試場中,被試官屈批了考卷,羞辱出門。今天您叫他白衣入朝,他有愧於心;希望您賜以恩典,派一位大臣前往就可以了。」
唐玄宗一聽,道:「好,聽你的。那欽賜李白進士及第,並紫袍金帶、紗帽。來見我。就有勞你搞定此事,李白這回可不能再拒絕了。」賀知章領著聖旨回家,請李白開讀,也大概的述說了唐玄宗的求賢之意。於是,李白就換上御賜的袍服,騎馬隨賀知章入朝。

唐玄宗坐在大位上親自接待李白,一見到李白,如貧得富,如暗得燈,如飢得食,如旱得雲,於是開金口:「今有番書,無人能曉,今天特別請你來,為朕分憂。」李白一鞠躬,道:「我因為才疏學淺,被楊太師批考卷不中,被高監考官轟出去,今天有這封番書,怎麼不叫他們回答呢?又這樣讓番邦的番使在這裡等那麼久;我只是個遜秀才,都不能稱考試官的意了,又怎麼能稱皇上之意?」唐玄宗聽後哈哈一笑,道:「我自然是知道你的那些鳥事,你呀,就不要再推辭了。」於是就命令侍臣把番書拿給李白看了一遍。李白在看過之後,馬上翻譯出來,宣讀如流。番書是這樣說的:

《渤海國大可毒寫給唐朝官家:自你佔了高麗,與我國逼近,邊兵屢屢侵占吾界;想出自官家之意。我如今不可耐者,差官來講;可將高麗一百七十六城,讓給我國。我有好物事相送。太白山之菟,南海之昆布,柵城之鼓,扶魚之鹿,鄭頡之家,率賓之馬,沃州之綿,湄沱何之鯽,九都之李,樂遊之梨;你官家都有分。若還不肯,我起兵來廝殺,且看哪家勝負?》

眾官聽完李白讀完這番書,不覺失驚,面面相覷,盡稱難得。唐玄宗聽了這嗆聲的番書,自覺龍顏不悅,思考了一下,問旁邊的兩班文武:「今後番國要搶佔高麗,有什麼對策可以應付?」在旁邊的兩班文武突然好像泥塑木雕,沒有人敢回應。這時,賀知章說了:「自從唐太宗皇帝三次攻打高麗,不知道殺了多少生靈,不能取勝,府庫也為之虛耗。今天如果我們發動了戰爭,也難保必勝,兵連禍結,不知何時而止。希望皇上能夠三思。」
唐玄宗道:「呃……那麼,我們要如何回答那群番邦?」
「皇上可以試一試問問李白。」賀知章說。
於是唐玄宗問了李白,李白道:「這件事情皇上不用太多慮,改天你叫番使來,我當面回答番書,跟他一樣的字跡,書中言語,羞辱番國,讓他們拱手投降。」
「那麼,這……可毒,是什麼人呢?」唐太宗問。
李白道:「渤海國的國王叫做可毒;這就好比回纥稱可汗,吐番稱普贊,六詔稱詔,訶陵稱悉莫威,都是相同的道理。」
唐太宗一聽李白的應對不窮,超級爽快,龍心大悅,當天就拜李白為翰林學士。之後設宴於金鑾殿,大吃大喝,嬪妃進酒,彩女傳杯,還下了一道旨:「李白可以開懷暢飲,不必拘束禮法。」李白當晚就喝瞎了,掛到不醒人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