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五點左右,朝廷的升旗典禮完畢,文武百官朝見天子的儀式也結束。李白這個時候還賴在床上呼呼大睡,唐玄宗於是詔李白上殿,看他兩眼無神,一臉宿醉的樣子,於是馬上吩咐內侍:「叫御廚做一碗醒酒的好料來。」沒過多久,內侍用金盤捧著一碗熱呼呼的魚羹前來,唐玄宗覺得太燙,就用筷子在碗裡攪拌幾下,讓魚羹涼一些,然後拿給李白喝,李白跪而食之,沒兩三下子就嗑光了,爽呆。文武百官這時看到皇上如此的恩幸李白,且驚且喜。驚的人,怪其破格;喜的人,喜其得人。此時,在旁邊的楊國忠和高力士這兩個人的臉就像大便一樣。

聖旨傳喚番邦的番使進入朝廷;這時,李白站在左側的大龍柱下,穿著紫衣戴著紗帽,風一吹加上宿醉,果真有飄飄然神仙凌雲的架式,他手捧番書,大聲的唸出,一字無差。番使聽完大吃一驚。李白說:「你們番國這回真是失禮,還好皇上寬宏大量,不計較;不過,有問題皇上就會回答,你等一下可要仔細的聽好了。」番使戰戰兢兢,跪於階下。

唐玄宗的寶座旁設了個臨時的書桌,上面早已經擺好了白玉硯、兔毫筆、龍香墨、金花箋,整整齊齊漂漂亮亮的排列在桌上。唐玄宗的手緩緩一揮,邀請李白就座。
李白說:「噢,我的鞋子不乾淨,會髒了前席,希望皇上開恩,勞煩請個人幫我脫掉鞋子。」
玄宗說:「啊,是愛迪達嗎?」
李白說:「不。」
玄宗說:「可。JUST DO IT!」於是,唐玄宗命令一個小內侍幫李白脫鞋。
李白又說話了:「臣有一言,希望皇上不要介意,我才敢說。」
玄宗說:「你可以亂說。」
李白說:「我不敢亂說。」
玄宗說:「你要說不說?」
李白說:「說。」
玄宗說:「幹!這不是連續劇。你快說!」
李白說:「噢,那……我這就說。就是,我之前考試,被楊國忠太師批落,被高力士太尉轟出去。今天我看到他們兩個人正好也在這裡,我的神氣自然就旺不起來。希望皇上親自吩咐楊國忠幫我捧硯磨墨,高力士幫我脫鞋。因為這樣,我才有辦法臭屁起來,拿筆寫字,口代天言,亦不會辜負您的期望。」
唐玄宗聽了以後點點頭,傳旨,叫楊國忠捧硯,高力士脫靴。這兩個人心裡面幹死了,萬萬沒有想到在考場中輕薄了李白這樣的書生,會有這樣的今天。李白得到皇上的寵幸,任誰也沒輒。出於無奈,這兩人不敢違背聖旨,正是敢怒而不敢言。

李白這個時候爽歪歪,脫了鞋,上了座。楊國忠的墨……磨的還算頗濃,捧著硯台站在旁邊。這,說起來他們兩個的爵位不同,怎麼卻讓李白坐著,而楊國忠像在罰站呢?因為李白代替天言,天子是要有禮儀規矩的,沒說坐就不可以坐,楊國忠奉命磨墨,沒說可以坐,所以這時只能站著。

李白用左手將鬍鬚一拂,右手拿起毛筆,在金花箋上,不停揮舞。沒多久,勢若風旋,字畫有如神助,亦無錯落。寫完後,唐玄宗看了大吃一驚,都是照樣番書,一個字都不認得;傳給文武百官看,每一個人都目瞪口呆。唐玄宗就叫李白唸出來給他聽。於是,李白朗誦了一遍:(要是嫌以下文言文生硬難讀,儘管跳過。)

《大唐開元皇帝,詔諭渤海可毒:自昔石卵不敵,蛇龍不鬥。本朝應運開天,撫有四海,將勇卒精,甲堅兵銳。頡利背盟而被擒,普贊譸張而納誓;新羅奉織錦之頌,天竺致能言之鳥;波斯獻捕鼠之蛇,拂菻進曳馬之狗;白鸚鵡來自訶陵,夜光珠貢於林邑。骨利幹有名馬之納;泥婆羅有良酢之獻;無非畏威懷德,買靜求安。高麗拒命,天討再加,傳世九百,一朝殄滅;豈非逆天之咎徵,叛上之名鑒與?況爾海外小邦,高麗附國;比之中國,不過一郡。士馬芻糧,萬分不及。若螳怒是逞,鴟張不遜,天兵一下,千里流血;君同頡利之俘,國為高麗之續。方今聖度汪洋,恕爾狂悖,急宜悔禍,勤修歲事;毋取誅謬,為四夷笑。爾其三思哉!故諭。》

唐玄宗聽完大喜,叫李白對著番使再說一遍,於是,李白又叫高力士太衛幫他穿鞋,然後才下殿,並對著番使重新讀過。李白的聲音鏗鏘,番使不敢做聲,面如土色,接著拿著李白寫的番書叩拜皇上然後告辭。

賀知章送番使出都門。番使私下問賀知章:「剛剛讀詔書的那個人是誰?」
賀知章說:「姓李名白,官拜翰林學士。」
番使問:「他是多大的官?能夠讓太師捧硯,太尉脫靴。」
賀知章說:「太師和太尉,都只不過是人間之極貴;那個李白是天上的神仙下降,贊助天朝的,沒有人可以那麼神的。」
「嗯,也對。」於是番使點頭而別。

幾天之後,番使回國,跟國王報告整個過程。國王看了國書之後大為驚訝,說:「天國有神仙贊助,他奶奶的,我們怎麼可能打的過呀?」於是,只好寫了投降表,願年年進貢,歲歲來朝。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