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同學,這次的作業是八顆雞蛋,鉛筆素描。下禮拜交。」
「老師,畫八顆一模一樣的嗎?」
「對。畫八顆一模一樣的。」
「老師,那……畫八顆一模一樣的雞蛋有什麼用?」
「媽的,有什麼用?畫就對了。」
這是範例一。我學的是美術,二十年前我在學校接受這樣的填鴨式美術教育。二十年過去了,上個禮拜,我在自己的店裡看到學妹趴在桌上,依舊畫著這些王八蛋。在那一小張八開的紙上複製著沒有靈魂的筆觸,重複塗抹著一樣的黑白層次。沒錯,老師讓學生們速成,讓學生們不要花大腦;這樣的美術基礎教育為這個社會製造了無數畫功一流的匠材,可是,這樣的教育沒有辦法培育出藝術家。

某一天,一個女生問我:「潘,你平常穿衣服,都不看流行雜誌的嗎?」
「噢,我希望不要。」
「喔,是這樣的嗎?我們很多女生都會看流行雜誌耶。」
這是範例二。台灣有一狗票的人在穿著上都必須仰賴著流行雜誌,把日本和韓國的最新的街拍裝扮當成範本,依樣畫葫蘆到自己的身上,如此這般的複製。這其中又發展出一套很奇特夢幻的周邊商機,像是偶像劇、西門町的服飾店、超市裡的流行雜誌。對,你我都深深的知道,LV加阿曼尼只會讓妳變愚蠢,它並不是美;這個城市有那麼多的蘿蔔腿卻穿著蛋糕裙的笑話不斷地在街上循環著。這樣重複性的衣裳沒有獨特的味道和自我的認知。

「嘿,週年慶唷,百貨八折,超市九折。」
「趕快去買,正點。」
「拼了。再不去就來不及了。」
這是範例三。百貨公司寄來那種排列一堆商品特價的DM是醜的,上面標示著斗大的數目字,利用爱佔小便宜的心態進行另一種促銷,大家把信用卡亂刷一通像個爆發戶刺激的同時,人也開始變醜了。「血拼」是個很反諷的翻譯,搶購的現象顯現了我們這個城市的貪婪和一種令人訝異的文化。這有點像299吃到飽,商家宣揚那種吃到撐死的觀念是不美的。台灣有很多人買的起賓士、BMW,可是回到家裡,那種包滷味紅白相間的塑膠袋和保麗龍碗卻堆的到處都是,這絕對不是美的表現。很多人都忽略了美在很多環節上是要內外協調的。

--

畢卡索的畫新台幣四億,我相信有一狗票台灣人有能力買的起也不會手軟,如果在競標的時候,吐檳榔汁的那種氣魄也是所向無敵,但是,美可以不要那麼粗俗。美也不是花了很多錢多蓋幾個巨蛋、美術館就可以解決問題的。如果沒有內外的協調,我們把羅浮宮整個搬移過來還是一樣沒用。美也不是只有美術和音樂而已,當然也不只文學、戲劇或電影,它包含了太多的東西,就在你我的身邊,可能是一片樹葉,或是朋友的一個微笑,或是一段令人感動的往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