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尼不是一個很好的吉他手和主唱。不過他在地下樂團裡小有名氣,受到很多女生喜愛,他有一票馬子。東尼經常在各地的小場子表演,從來沒有彈過大型的演唱會。他唱歌的音準常常跑掉,都是自己寫的歌。他的穿著嘻哈,彈吉他的動作看起來很有力量,在台上會拋媚眼,我想他就是靠這個讓很多馬子的心都要飛了。但是如果你瞭解一些音樂,就知道他每一首歌永遠都是那四個和絃進行,然後把音箱開的很大聲。

但是瑪莉就像其他迷妹一樣,很容易被傻瓜吸引,堅持要看東尼的表演。那是一個潮濕下雨的周五晚上,在THE WALL。門票很便宜,不貴。有賣他們樂團的CD。表演完後還有簽名、合照。東尼的表演很有噱頭,通常是跟音樂沒有什麼關係的,像是踢腿。東尼在簽CD的時候還會寫一些話,例如:「所有的愛都是我們的。我們只需要開始。我們永遠會在一起。」
東尼真是太聰明了。他知道如何讓那些馬子心花怒放。

樂團的人在台上都就定位了。東尼慢慢地走到舞台正中央,身上揹著吉他,對著麥克風微笑的說:「大家好。我們是……『眉頭你卡』樂團。我們……隨傳隨到。」東尼向台下揮揮手。
「喔……耶。」台下歡聲雷動,馬子全部都濕了。
我在台下喝著啤酒。
「看!」瑪莉說,手指著東尼,「潘,你看他,好帥喔。」
「是呀,」我說,「他沒有鬍子。」
東尼的確有一張討女孩子喜歡的臉,跟大多數地下樂團的人比較起來算是討喜了。他非常有活力,所以也吸引有活力的年輕女孩子,這些馬子都不超過三十歲,她們有無數的狂歡派對,她們不會便秘。我不會有機會跟她們待在同一個房間。法克潘的醜陋、陰暗對她們來說是害蟲。

東尼開始了。台下的觀眾很激情。東尼唱完第一首歌,我旁邊有個馬子說:「噢,我的天呀,好帥喔。」這個馬子隨著東尼的動作而跳躍、擺臀,她的眼睛睜的很大,閃爍著光芒,沒有恐懼和疑惑。她接納了東尼,也釋放了東尼。

東尼還是繼續唱,沒完沒了,一首接著一首,女孩們都愛死了,數位相機和手機都不用底片,一張接著一張。我繼續大口大口的喝著啤酒。
「喂,」瑪莉說,「潘,少喝一點。你不能克制一下嗎?」
「有什麼關係?」我說,「我好高興。」
「喔?」
「幹,我好高興。大家都瘋了。」

目前東尼認為他是個大明星。但是我覺得他的吉他彈的很爛,這種狗屎再兩百年都沒有辦法進到搖滾名人堂。他對台下的微笑是虛假的,他的吉他只是個裝飾,膨脹,然後會射精。

「謝謝。謝謝大家今天的捧場。我們是『眉頭你卡』樂團。我們……隨傳隨到。」東尼說。
噢,終於唱完了。掌聲非常響亮。觀眾總是會鼓掌。東尼沉醉在他的榮耀之中,輕輕的向台下揮揮手說掰掰。然後一大群愚蠢的動物瘋狂的尖叫,在某個情人節。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