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是一個沒有臉的人。超級重刑犯。他在監獄裡被關了二十年,與世隔絕的二十年。跟一般在監獄裡的囚犯不一樣,W住的是一個單獨的密閉空間,就像是一個空箱子,裡面什麼都沒有,連電視也沒有。他唯一的樂趣只有抽煙,典獄長會給他長壽或是新樂園,他也這樣抽了二十年。

W一開始住進監獄時曾經想過要逃獄,可是後來就算了。而且,他也越來越習慣在那個獨立的牢房獨處,他並不覺得孤獨。即使牢裡沒有什麼光線,更不可能有什麼休閒。W經常對著天花板發呆,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當然,外面的世界換了幾個總統或死了幾個王八蛋他也不知道。W不覺得生活好,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他就是吃和拉。然後抽煙。又吃和拉。

有一天W出獄了,他這麼想:「噢,一切都變化的太多了。我還是習慣在牢裡的日子;如果在外面,我還是喜歡二十年前的那些樣子。」可是,當W要出獄的那一天,他反而覺得自由不再是所謂的自由了。

--

這是個再也簡單不過的寓言,我平鋪直敘的寫這個不必用什麼大腦就可以理解的故事而已。就好比這幾天看了幾個朋友的blog之後心裡很難過,卻又無力做些什麼一樣。其實,你我都像W一樣沒有臉,意思就是被這世界磨平了,連任何感官都沒有了。然後,這些的「我」,又存在和意味著什麼?

我們當然可以罵一罵,發一發牢騷,然後慶幸倒楣的事情沒有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不就是這個樣子的嗎?朋友們,你我都還是一樣每天要幹活,看人臉色,像一粒卒子而已。好,如果中了一億樂透,也不能改變些什麼。我們都不可能再畫一面旗子,然後呼喊「兄弟們,我們來革命吧!」那樣。

統一集團介入海洋音樂祭,砸了多少錢在海邊填沙,然後因為颱風來又拆掉舞台,而現在,又要繼續填沙、海洋音樂祭大家將會看到一個全台灣最大的7-11在沙灘上。東森集團將要有九年的巨蛋經營權……。這些,我們中了幾次樂透都不夠玩,你我有一億?別鬧了,這對它們來說只是雞巴毛,連懶叫都沒有。

事實是,我們越來越老。而老到我們有一天再也看不見也聽不到了。對。就是那樣。

--

W進進出出監獄很多次了。
直到有一天,他問典獄長:「我什麼時候會死?」
典獄長抽了一口菸,看看天花板,沒有回答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ffpan 的頭像
ruffpan

潘學觀的部落格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