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六點。酒有點醒了,嘔吐物和腐爛食物的氣味充斥著整個房間。有一半是吐在床邊的垃圾桶外面,沒瞄準。法克潘的右腳抽筋,媽的。沒兩三下子,他的眼淚又把整張臉給弄糊了,法克潘認識那麼多那麼多的甜甜妹,那他的真命天女呢?會在奇摩交友或是無名網誌裡出現嗎?如果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妹妹呢?靠,那當小妹妹三十歲狼虎之年的時候,法克潘已經五十幾了,那個時候他的老二會開始走下坡,被她搞到斷掉。接著,他開始想起黃任中。

「法克潘,你變了。」
「全世界都變了。」
「你變年輕了,你早就應該剪這個髮型的。」
「好。再來一瓶。」
「你最近如何?」
「還可以。」
「嗯。那麼,你最近都在做什麼?」
「寫東西。」
「寫東西?你寫什麼?」
「呃,老天,我不知道。聽起來很老套:生命……我想。」
「聽起來不老套。包括性愛嗎?」
「生命不包括性愛嗎?」
「我不知道。你讀過馬奎斯嗎?」
「讀過。」
「你讀過村上春樹嗎?」
「每個人都讀過。」

於是,很多人想這樣。
「你……,沒穿內褲。」甜甜妹五號笑了。
「我可以幹到妳的喉嚨裡。」
「哈哈,可是你的弟弟很小。」
「那是現在,它正在冥想。它興奮的時候就會是一根神棒。」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