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妹一號在早上十點的時候打電話來。他媽的,早上十點耶,這是我還在睡覺的時間,甜甜妹一號真是太不懂事了。

「潘,我跟你說喔,我的手機呀,昨天在唱KTV的時候摔壞了。我喔……氣死了。」
「喔。好。」我真的好想睡呀,對這種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故事,現在一點興趣也沒有。
「為什麼你知道嗎?」
「……」沉默。
「潘,你還在嗎?」甜甜妹一號提高音量。
「唉。」我把眼睛閉上,現在真的不想知道。我需要……大量的睡眠。
「就是呀,可能昨天晚上我喝瞎了,以前的男朋友打電話來,我一緊張,就開始哭嘛。然後,手機就……啪的一聲,掉在地上了。唉呀,撿起來一看,我的螢幕都不見了啦。」
「嗯,好。甜甜妹一號,妳玩到天亮,都不用睡覺嗎?」
「我喔?要呀。不過,我的手機壞掉了,這……比睡覺還要重要呀。」
唉,我實在沒有辦法在這麼渾沌的時刻去思考那些關於人生的價值觀……那麼多有深度的事。甜甜妹一號的手機壞掉在這個時候關我屁事?對吧?
「甜甜妹一號,妳先去睡,醒來再去修,好嗎?」
「不要。」
「甜甜妹一號,我跟妳說……恭喜妳。因為這樣,妳有換一支新手機的機會,對吧?」
「呃,……我……不要。現在這一支手機很好呀。」
夠了。我覺得我的心情已經到了操他媽的谷底。我的憂鬱、燥鬱、惶恐、不安……會這樣前仆後繼而來的生理反應都是因為我的這些朋友嗎?天生我才……必有用,就是我日以繼夜要去處理這些像是鳥不生蛋的災難嗎?我的腦子現在……很糟。就這樣。
「甜甜妹一號,對不起。我不是像電視冠軍那種可以每天都不用睡覺的怪胎。」我說完,啪的一聲我就把電話給掛了。

好,電話接下來又響了五通。我都沒接。我終於可以繼續睡。差不多幾個小時以後,電話又響了。

「喂。潘,哈哈,我的手機……修好了。」老天,是偉大的甜甜妹一號。
「嗯。」
「我好高興喔。」
「很好。」我確定。
「好,沒事啦。跟你說一聲我的手機修好了而已。」
「好。那……妳……都沒睡嗎?」我問。
「對呀,我都沒睡,去修手機呀。不過,我現在要睡了。」
「喔。」
「潘,你……能不能,呃,能不能……七點叫我起床?」
不會吧?我的老天爺呀,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甜甜妹一號,妳千萬要小心了,要是我現在在妳旁邊,保證把妳全身剝光光,強暴妳;然後,把妳從晚幹到早,讓妳虛脫而死。讓妳……哼。睡都別想睡。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