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他媽的腳痛,睡不下去了。竟然,奮不顧身爬起來……修理房間的椅子。聯想到The Wall的沙發是一個體貼人心的好設計。然後一群人坐在沙發上喝酒聊天。有時候,喝酒聊天就津津有味了,根本不需要音樂。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地方音樂都太大聲了。

「啊,妳好妳好。」Jimmy拿著酒杯走過來,對著「傑克‧等你喔」的酒銷妹說。
「你好。」笑一笑,酒銷妹說。
「嗯,他是一個很屌的吉他手喔。」我告訴酒銷妹。
「喔,那……有表演嗎?」
「當然有呀。」Jimmy很得意。
「唔……什麼時候呢?」
「明天。就是……明天。」Jimmy加強語氣,很肯定。
「嗯。」
「那麼,明天妳會來嗎?看我表演。」剛開始本來是個玩笑,現在Jimmy看起來顯然已經加強火力。
「明天喔?」酒銷妹聳聳肩,「可是……明天我還要在別地方上班呢。可能不行。」
「好,沒關係。嗯……妳雙眼皮的皺折很漂亮喔。」Jimmy說。
「傑克‧等你喔」的酒銷妹笑得五彩繽紛。哈哈,Jimmy得了一分,這個高明的稱讚其實不會搞砸。
Jimmy呼嚕呼嚕的喝了幾口酒,為他的畫龍點睛得意的點點頭。
「謝謝。」酒銷妹說,「那麼……你平常除了彈吉他,工作是什麼呀?嗯,我的意思是說……你有正常的工作嗎?還是你的工作就是彈吉他?」
「我喔?」Jimmy說。
「嗯?」酒銷妹的臉上是一個大問號的表情。
「唔……小弟我平常從事,嗯……從事……食品業。」
「嗯,聽起來很棒。」酒銷妹的臉上花枝亂顫,像突然撿到一個從天上掉下來的小開。

哇哈哈,我什麼也沒說,也無意中止Jimmy和酒銷妹的談話。但是,說真的,Jimmy真他媽的胡扯瞎掰到老天保佑了,要是酒銷妹知道事實的真相一定也會沮喪,而且到現在酒銷妹也不會發現Jimmy說的有什麼地方不對勁,那個不對勁就是,Jimmy是……賣牛肉麵的。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