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雞巴人多於搖滾人的年代,比魔鬼還要糟糕,媽的。令人驚異的收音機播放著想要大撈一筆的爛歌,在快要世界末日的每一天裡繼續地發聲,大家的眼淚都快要噴出來了,迷失在沙漠。呃……你知道的,這不是把收音機砸到對街的窗戶打中玻璃就可以解決的問題;算了,法克潘關掉收音機,去拉屎。

--

法克潘在認識「刺客」的時候還是遙遠的八零,卡式錄音帶一不小心就會葛屁的那個年代,從老二勃起胡搞瞎搞一直到現在,將近二十年了……。
「幹!那個死肥婆說我們已經過氣了。」老布說。
「小意思,她的嘴只會吸老二,這樣說已經算客氣了。 」法克潘點燃一根煙,抽了一口。
「客氣個屁,她是一隻有口臭的大象。」
「我知道;但誰會在乎?」
「操,那馬子不容易高潮。」老布又說。
「你可不可以幫我簽名?」
「媽的,少來這套。我們都變老了。」

嗯,幾十年過去了,刺客還是刺客,獨特的偏執是欠揍的,有勁道和能量的;他們不會滿足所有人的期待,這是姿態。硬漢就是硬漢,我們都要忍受一些事情,沒什麼大不了,沒有什麼是永遠佔上風的,真是幹他媽的好!

--

法克潘拉完屎,從馬桶上站起來,看了鏡子上的自己,刮鬍子?噢,不了。他走出廁所,打了一通電話給老布。
「老布,晚上出來喝一杯。」
「雞巴啦,什麼喝一杯?是……喝到醉!你喝的過我嗎?哈哈哈。」
「巴假的!我渾身是膽。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ffpan 的頭像
ruffpan

潘學觀的部落格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