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店的門口外有人在釣魚,有好多人在門口外面鼓掌喊口號,這樣的感覺比起年度聖誕吃喝大會差太多了。「哼,這是禁止的哩,在店內絕對不行這樣,本店是禁止鼓掌喊口號的。」布丁說。

她在咖啡店代班,還可以偷偷上網,聽著吉他是槍聲,歌聲是子彈的音樂;因為養的貓感冒了,所以自己也感冒了。「我得了貓流感?」布丁想著,邊喝著討厭的熱開水。

「佐藤學長,請你跟我交往;然後我們來個鐵腿東京行,好嗎?」布丁問。
「噢,把我的四肢給拆了吧。」佐藤學長感覺到一個不知名的指控壓著他,這是入冬以來第一泡台北雨,「而且,我也是低收入戶呀。」
「走啦,很有趣唷。」
「不行,下學期是最後一次機會了,我要過兩科。」佐藤學長說。
「那是不符合體育精神的功夫哩,呵,美麗的法文。」
「唉,其實,我也不知道要選哪一個。」佐藤學長摸一摸頭,尷尬的回答。
「呵呵,膩了嗎?」布丁笑著,「喔,等一下,魚換我釣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