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不懂相簿裡的那些假假真真。這有點像我寫故事的時候,先想好結局然後徃前推一樣。好,那些在穿幫邊緣的迷你裙,看的大家眼睛都瞎了。留言,我之後再來好好的對付它。環顧四週,都是鬼。人,在哪裡?我的同伴到哪裡去了?我也不是rocker。Rocker是狗屎。現在,我連rocker都不如。我還欠了九幅插畫,兩個文案。這些可以讓我換點酒,和一些朋友。

「屌不屌?」
「屌。真是他媽的太屌了。屌到我都快要哭了。」我想睡;想擺脫一個難熬的夜晚就是睡,或是喝掛。我連搞一個馬子的力氣都沒有。

「潘,你是一個有才華的人,很不錯的。」
「當然。我還算有頭有腦。」
「你有0.3。」
「對某些人來說那只是個屁。」
「你的團呢?」
「沒什麼好說的。」
「那,現在呢?」
「世界炸成碎片後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你不應該虛度生命,我不想要看到你浪費。真的。」
「我會舔屄。」
「我不喜歡這個樣子。我只是要跟你討論文學。我說真的。」
「少廢話。」
「潘,別這樣。」
「狗屎。」
「潘,你身上有沒有錢?」
「他媽的沒有。」
「這就對了。我們連打砲的地方都沒有。」

好。現在我倒轉,把這些對話倒過來看看。

「這就對了。我們連打砲的地方都沒有。」
「他媽的沒有。」
「潘,你身上有沒有錢?」
「狗屎。」
「潘,別這樣。」
「少廢話。」
「我不喜歡這個樣子。我只是要跟你討論文學。我說真的。」
「我會舔屄。」
「你不應該虛度生命,我不想要看到你浪費。真的。」
「世界炸成碎片後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那,現在呢?」
「沒什麼好說的。」
「你的團呢?」
「對某些人來說那只是個屁。」
「你有0.3。」
「當然。我還算有頭有腦。」
「潘,你是一個有才華的人,很不錯的。」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