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克潘坐在電腦前面,想了很多很多打砲的畫面,對,他有一堆關於打砲的故事。他的日記就是要搞得像末日,或說建築一個A片工業,那才是天堂;他不寫那些只有玩親親的。法克潘也還是一樣每天酗酒、抽煙、打砲,他也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好,才是他的味道。那些作家,呃……如果可以稱之為作家的話,他們從來沒有餓過一頓,或甚至喝掛、牙痛過。媽的。

「很多人喜歡你的文字。」
「我知道。」
「但是,我個人並不喜歡你的文字。」
「我知道。」

一個靈魂出賣者是一個以靈魂換取金錢的人。於是,若將自己降到這個等級,他的眼界已經被遺棄了。他只需要麵包,不會去嘗試新的風格,他也開始有了經濟人幫他拉皮條。一個有商機的風格就是拉皮條的想要看到的風格。

法克潘回到床上。沒人感興趣。他自己都不感興趣。媽的。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