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沒有陽光,陰冷又潮濕的天氣,我又開始焦慮。應該要有陽光才對,那的確會讓人心情好很多。我想,那些在冰天雪地的人,他們的鬥志是從哪裡來?

有了一個想法,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又有了一個想法,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像這樣一直循環;好像墳墓很早就看到似的。

搞抽象就要有幾個唬人的資歷,因為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看不懂在畫啥小,所以,只能從資歷去聞一下那種很屌的感覺。

然後,另外,前面人家已經走了好幾世紀的路就不要再走了,藝術不是科學。

很多風格,只要有一個人就夠了。

想畫得像誰一樣,那鐵定完蛋!除非你有把握能夠超越他。

雖然我發現了自己的符號,但總覺得不夠,永遠都不夠的。我還很弱。

「畫你想畫的啊!」幹!這句話說起來很簡單。

 

因為像這樣,天冷之下的焦慮就更多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