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道士手上拿了一個小罐子,在路邊行乞,向來來往往街上的人大聲說:「各位,我這裡有個長生不死的方法,要是今天有人肯施錢滿罐,我就把這個獨門秘方傳授給他。」
路上來往的人都不相信,卻都圍過來,爭相的把零錢投到罐子裡,但,小罐子始終都不滿,街上的人都覺得真是他媽的……珍妮佛太神奇了。

這時,有一個僧人推著一輛裝滿錢的車子從東平路來,跟這道士說:「我這車上的錢有成千上萬,你那個小罐子裡也能裝的下囉?」
道士笑說:「當然;連車子都裝的下,何況是錢?」
那僧頗不以為然,說:「這罐子的嘴口有多大呀,能裝的下這輛車?你這明明是在唬爛。」
道士說:「只怕你不肯佈施,若你願意的話,我就讓這車子裝進我的小罐子裡。」

不知不覺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誰會相信?旁邊的人都不禁嘀咕,開始鼓譟。那僧人也知道天底下不可能有這種事,便說:「看你本領,我有何不肯?」
於是,道士便蹲下,拿著小罐子側著,將罐口向著車子,離了差不多有三步之遠,對僧人說:「你敢說三聲『來』嗎?」
僧人連叫三聲:「來,來,來。」說也奇怪,每叫了一聲「來」,那車子便更近一步。到第三個「來」,車子就像罐子內有強力吸鐵般,咻的一下被吸入罐內了。
眾人一個個目瞪口呆,不見了車子,發聲齊驚嘆:「哇!真是太屌!」並都圍過來看那罐口,卻什麼都沒有,裡面只是黑漆漆的一片。
僧人這時不明白,有點急了,問:「你這……是阿拉神燈,還是大衛魔術?」
道士說:「非神亦非仙,非術亦非幻。」
那僧人懷疑這是個妖術,拿起手機想報警,說:「媽的,我要告你這擺路邊攤的。」
這道士說:「噢,你不捨得這車子的錢財嗎?那麼,還你就是了。」然後拿了紙筆,寫了一道符,投入罐內,大聲說:「出,出!」
眾人千百隻眼睛,看著罐口,結果真是出人意料;哈,並無動靜。
這道士又說:「這罐子貪財,不肯送出來,等一下貧道自然會去討來還給你。」說時遲,那時快,就往罐口裡一跳,就在一陣乾冰、爆破的特效之後,人也不見了。

此時,僧人更急了,連呼:「道人出來!道人……快出來!」這個時候,罐子裡並沒動靜。
僧人這下可抓狂了,拿起這個小罐子,往地下用力一扔,把這個罐子打得粉碎,也不見道士,更不見車子,連先前眾人佈施的錢也都不見了。此刻,只見有一張紙飄在地上,僧人於是拿起來看,這紙上題了四句詩,是這樣寫的:
《尋真要識真,見真渾未悟。一笑再相逢,驅車東平路。》

眾人正在傳觀,只見字跡漸滅,沒過多久,連這幅白紙也不見了。於是,人群一哄而散。只剩那僧人失去了一車子的錢財,心情沮喪到了極點。忽然想到詩中那「一笑再相逢,驅車東平路」的幾個字,急急忙忙行趕到東平路上,竟然看到自己的錢車就在那裡,錢物分毫不少。

那道士就站在車子的旁邊,笑著說:「我等你有一陣子了,錢和車都在這裡,你可以自己拿回去了。」說完,隨即又歎息了一聲,說:「連出家的人都這麼愛錢,那更有什麼人不愛錢的呢?普天下沒有一個人可度,可憐哉!可痛哉!」說完了,騰雲而去。

那僧人驚呆了好一陣子,去看那車輪上,每邊各有一個口字,二口成呂,才知道剛剛那道士那原來就是呂洞賓。於是,懊悔無及。這正是:天上神仙容易遇,世間難得捨財人。

--

呂洞賓,名塚,號洞賓,岳州河東人氏。大唐咸通中應進士舉,游長安酒肆,遇正陽子鐘離先生,點破了黃粱夢,知宦途不足戀,遂求度世之術。鐘離先生恐他立志未堅,十遍試過,知其可度,欲授以黃白秘方,使之點石成金,濟世利物,然後三千功滿,八百行圓。洞賓修煉丹成,發誓必須度盡天下眾生,方可上升。從此混跡塵途,自稱為回道人。回字也是二口,暗藏著呂字。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