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軟弱無力,不是因為昨天晚上喝酒宿醉。我的左手前幾天彈吉他的時候扭到了,噢,黃金左手,曾經百萬的吉他手;手腕關節的地方現在筋肉酸痛,無法用力。我也腰酸,也背痛,零件已經快要散了。更不用說我的左腳,飛身灌籃已經離我越來越遠,媽的。我躺在床上,不管是怎麼翻身都沒有辦法睡好。現在,如果跟任何人幹架一定慘敗。我的運氣在這個時候好像已經快要用完了。我的腦袋裡現在除了哀怨,什麼都不是;好像唯一的強項的是非人類的抗壓性和一種逆流而上的生命力。嗯,就只剩這樣了。我現在不是硬漢,是一條軟蟲。狗屎。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