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每天都在放假,所以,有沒有什麼「颱風假」,對我來說並不特別,更沒什麼賺不賺到的地方。只要一放假,就他媽的恨死了我住的地方充滿了,呃……充滿了&#!@@~#$#%...

 

昨天下午一點多,通常是我準備睡午覺的時候,就聽到鄰居開始「用鋸子鋸東西」。幹!才一躺上床,想要好好睡個午覺的偉大計畫即將被摧毀。這些他媽的平常都在努力工作的上班族,難道就是會利用這種放假時間做一些吵死人的事嗎?如果從「特力屋」剛買了一個新鋸子,一定非得現在試試它的威力不可嗎?你難道不知道放假的下午全世界都應該要補眠嗎?為什麼不去寫寫書法呀?為什麼不打坐冥想啊阿啊?

 

我躺在床上開始焦慮,聽著這令人憤怒的頻率不斷地干擾原本該是寧靜的下午。真是他媽的鋸了很久很久,又很久很久,這個鋸子差不多鋸了有一個書櫃那麼多的木頭了吧?完了,我美好的下午真的完了。呃……,我可能損失了一個充滿激情的春夢。媽的。

 

一開始「用鋸子鋸東西」的時候我就知道沒救了,我的下午徹底的被毀了,只要用點大腦就知道,事情並不會簡單結束,接下來還會有電鑽……,電鑽完了之後……,還要釘東西。幹!還有鐵鎚釘木頭!我的老天!

 

不要逼我!﹝握拳﹞不要逼我再去買電吉他!!!我的喇叭一定會瞄準你的窗口。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發現以前在文章標題前記上日期是對的。
至少在重新置頂或開放文章閱讀之後,我還能知道這篇文章最早是什麼時候寫的。
嗯,很早就起床了。
看自己以前寫的一些東西,順便反省。
貼一些以前寫的,後來又鎖起來的舊文。
以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妳知不知道電車痴漢?」
「不知道。」甜甜妹六號說,「我只知道成吉思汗。」
「喔,那……人間廢業呢?」
「不知道。」
「顏面射擊呢?」
「不知道。」
「啊,妳什麼都不知道,」我搖搖頭,「連顏面射擊都不知道?」
「對呀,我不知道呀。」
「呃,那……爆漿呢?」
「什麼是爆漿?」
「爆漿是早餐的一種。」
「早餐?」甜甜妹六號的臉上露出求知的慾望,「好吃嗎?」
「不算很好,但是還可以。」
「喔。那麼,你會煮嗎?」
「煮?」
「嗯,你會煮嗎?」
「不會。我連荷包蛋都不會煮。」
「口味呢?」
「要看個人體質。」
「我想吃吃看。」
「妳想吃吃看?」
「對。我想試試。」
「你看到那邊那個老阿伯沒有?」
「看到了。」
「好;現在,妳應該知道怎麼做。妳走過去,跟他說妳迫不及待想要吃爆漿。」

我閉上眼睛,微笑。甜甜妹六號應該去嚐試一下這個世界是個什麼鳥樣子。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下午到郵局,我領了號碼牌之後就坐在座位上等。

一個老伯伯坐在我的左前方,旁邊有一個穿著郵局制服的小姐蹲在旁邊跟他說話。

「老伯伯,你可以不要領那麼多嗎?」郵局小姐說。

老伯伯眼睛看著小姐,沒有說話。

「老伯伯,你領二十萬太多了,很危險,你一個人來嗎?」

「嗯。」老伯伯點點頭。

「老伯伯,你領這麼多錢要幹麻?」郵局小姐問。

「我……我等一下要去醫院看病。」

「唉呀,你要去醫院看病也不用領到二十萬呀。」

「喔?」

「老伯伯,你領一萬出來就夠了,好不好?」郵局小姐很善良的跟老伯伯解釋,意思就是現在詐騙集團很多之類的道理,老伯伯如果一下子領二十萬走在路上會很危險。

「好。」老伯伯點點頭。

「嗯,那叫旁邊這個男生幫你重填一張單子好不好?」郵局小姐說完之後,就跟我說「弟弟,你幫這位老伯伯重填一下單子好不好?」

弟弟?靠北!我變弟弟了耶。幹!我瞬間年輕幾十歲。喔耶!

我很大聲的說好,然後站起來走到老伯伯旁邊,跟他拿舊的提款單。

「老伯伯,這位弟弟看起來不像壞人,他會幫你填一張新的單子。」郵局小姐說。

之後就是我幫這位老伯伯填好新的單子,很簡單的動作;現在,郵局裡的很多人都在看我,要是誰敢阻止我這麼做,法克潘我就會出手扁他。我把新填好的單子拿給老伯伯,順便問:「老伯伯,你的號碼牌領了嗎?」

「嗯嗯,領了,領了。謝謝喔。」老伯伯點點頭,微笑的看著我。

「嗯,不客氣。」我笑一笑,自己的手續也都辦完了,坐下來,靜靜的看著老伯伯把錢提好,放進自己的袋子裡,都安妥了。我才走出郵局。

 

外頭好熱呀,路上的行人也都來來去去,走得匆忙,是的,沒有人會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大多數的人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在想:這就是台灣嗎?那麼,我愛台灣嗎?我真他媽的不知道。法克潘我根本不愛台灣,我恨死台灣了!法克潘根本不會在乎什麼愛不愛台灣的狗屎問題,但是,法克潘倒是很清楚的知道多關懷身邊的人會比你愛不愛台灣還要來的重要一百倍。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王二麻子從六歲起開始當乞丐,就像一般人對乞丐的刻板印象一樣,王二麻子落魄潦倒,灰頭土臉。鎮上的人都稱呼王二麻子叫「王老二」。「王老二」變成了他的綽號。如果是老外就會叫他「老二王」。

那一天,王老二依照慣例坐在鎮上行乞。

就在這個時候,捕快來了。捕快就是我們現在說的條子,捕快是混血兒。
捕快說:老二王,你違規了。
老二王說:我違規?
捕快說:對。因為你違規設攤。你看,你坐在紅線上。該罰。
老二王說:那,旁邊那水果攤你為何不罰?

就在這個互相爭辯不止的當下,轟的一聲巨響。
天空上掉下一隻米老鼠。米老鼠就掉在老二王旁邊,嚇了大家一跳。
老二王吃了一驚說:你是什麼東西?
捕快也說:啊,你是什麼東西?
米老鼠說:我是米老鼠。
老二王和捕快互相看了一眼,齊聲說:米老鼠?
米老鼠說:沒事。我就像回到未來一樣。時空搞錯了。拍謝。

在這個時候,又是轟的一聲巨響。這個巨響比剛剛那個巨響還要巨響。堪稱史上最大巨響。
「轟!」的一聲把大家都炸成灰。全部不見了。
原來是日本鬼子丟了一顆原子彈。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沒去畫泳裝趴,也沒去華納新光三越畫。
因為身體不舒服,四肢像海綿一樣軟弱無力。
我雖然很想畫,可是力不從心。
剛剛在紙上練習了一下線條。
還有準備了一下自己該做的功課。
現在眼睛有點酸。
明天我也不會去新光三越畫,打算要在家好好休息。
--
去外面畫了幾次,每一次的經驗都讓我收穫很多。
從裝備、畫材,到畫風,都在試驗如何能夠做到最好的效果。
幾次下來,配備每次都不太一樣。
畫材方面,我試過粉彩、蠟筆、鉛筆、色鉛、麥克筆,還有水彩。
紙,也試了幾種。
現在,我還沒有百分之百確定之後會用什麼。
--
一直非常感激曾經讓我畫過的每一位客人。
因為我目前的展板秀出來的是比較誇張和變形的style。
總覺得,這些讓我畫的客人選擇讓我畫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
而且,他們還要付我錢。
雖然,每一次畫這些陌生人之前我都很想哭,可是還好都保持的很鎮定。
而且,我現在可以越來越冷靜。
慢慢抓到理想和商業的平衡點。
--
要畫那些客人很喜歡的東西,技術上對我來說,一點兒也不難。
可是我一再的告訴自己,不能那樣做。
如果妥協了,我的靈魂就失去了。也失去了大老遠跑去畫畫的意義。
我要提升「live caricature」在台灣的層次,還有群眾的藝術素養。
我相信,只要熱情和執著都持續著,我一定可以做到!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前晚喝了absinth,喝太多,到現在,兩天了,還是渾身無力。
absinth 的後勁實在是太強了,雖然頭不會痛,也不會吐。

所以,我那兒也不能去了。現在真的沒力。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楊大哥和Houston來新光三越找我,我們聊到了關於「盲人歌手彈吉他」的事。另外,還有一則跟電吉他有關,也很屌的廣告。
兩段影片,之前在blog都貼過,今晚再貼一次;沒看過的人可以看一下,看過的人就再回味一次。都很屌。

盲人歌手:Raul Midón

這是Les Paul,薑是老的辣,這小子不長眼,哈哈: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次的「酒商趴」沒有限制我和阿傑怎麼畫,所以畫的東西可以放的比較開,不過也都還在我的安全範圍之內。拍照和裝袋是阿傑的老婆幫忙的,再次感謝辛苦了!

ok,一開始,先挑個位置把展板放好,我坐左邊,阿傑坐右邊;我這邊暗了些,光線並不是很優,不過沒關係,試試吧,挑戰一下,有趣和好玩比較重要。帽子是廠商拿給我們戴的。



準備要開始了。


先試畫第一個人,我跟阿傑都一起畫。


我畫的。


這是工作人員江小姐,是這一次活動的聯絡窗口。她整個晚上都超忙的呀。


先來畫一個四分之三側面。

好,接下來就開始看一些正妹和帥哥!幾乎每一位正妹都人高馬大,168cm起跳。很猛的!

我把她的手拉長了。


我邊畫她的時候,她在邊玩她手上的相機。光看上半身就知道身高最少超過175。


我用了不同的畫法畫了這位先生,覺得他好像日本人,不過我沒問。


這位amada讓我印象深刻,她可以接受我畫誇張的,她跟另外一個正妹﹝她的好姊妹吧?﹞人都很好,邊跟我聊天打屁,畫完之後還在我旁邊跟我開玩笑。


我沒記錯的話,這就是amanda的好姊妹,她們應該是同一家模特兒公司的吧?阿災。


側面也拍一張。


畫了老外,因為當時現場的光線很黑,根本看不清楚他穿什麼衣服。這是有閃光燈拍出來的照片,我終於知道他穿襯衫了。


好,這三個正妹拍照的時候跑掉一個,可能烙跑去喝酒了。她們三個都很鮮,邊跟我聊天邊畫,蠻high的,我還記得右邊這個是射手座的,左邊這位話比較少,幾乎沒說話。她們三個要我畫在同一張時我有嚇到,一次同時畫很多正妹真是個挑戰。畫完我很怕她們三個會把我殺了。老爺我可是還沒嚐過4p被宰的經驗!


畫了宋小姐和她男友。我在畫之前的正妹時,宋小姐就在我身後旁邊抽煙。


接著,畫了一個年輕的小帥哥。


再來正妹一位!


這是畫的另一個老外,我畫的時候他不太敢動,很好玩。


183俱樂部。


畫之前他說要把畫裱起來。我應該要畫更狠一點的啊啊啊!


ok!這是阿傑畫的183俱樂部。一次幹五個,超屌!阿傑真的很厲害,好功夫。阿傑畫的時候,我在旁邊休息抽煙。哈哈。


在這眼鏡又加上昏暗的燈光下,我根本看不到眼神。不過,我在他們走動的時候已經有瞄到一些。


再來一位老哥,我想把他畫成有點茫的樣子。


再來正妹一位!


再來正妹一位!她看起來很開朗。


辣妹!可能都比我高了。
你看!我沒流鼻血已經修行很高了。



再來正妹一位!


這些模特兒的眼神都會電人,要小心。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我的相簿新增最近畫的兩個活動:
「RMK彩妝新品發表會」和「知名酒商夜店趴」
尤其是「知名酒商夜店趴」,我畫了一堆模特兒正妹,還有藝人!
阿傑畫的從他的相簿裡看就有,我的相簿只貼我畫的。
趕快去看!
細節的部分等我有力氣再補寫,最近太多事情了,累。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左邊是阿傑,右邊是我。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連續的陰晴不定,搞得我很煩。
到目前為止,一共去新光三越﹝華納威秀旁﹞畫了五次。
這五次,嚴格說起來都蠻不順的;裝備或器材上,也有很多要再改進的地方。

昨天跟阿傑去畫「RMK化妝品」的發表會,很好玩。
至少是在室內畫,也不用帶一堆畫具,也不用搬椅子和桌子,輕鬆多了。

颱風好像要來,所以這禮拜不想出門。
順便可以整理一下東西。
沒睡好,實在沒什麼力氣和心情。

訂的筆沒貨,沒出單支的,小不爽。搞屁呀!
先降。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人的外在器官一半以上都是表現工具,外放的。
肢體可以動作舞蹈。
眼睛可以放電。
嘴巴可以唬爛。
鼻子和耳朵就比較弱。
雖然鼻子可以吐氣。
耳朵就只能逆來順受,又長在後面一點,低調的。
所以,有了鼻環、耳環,來表現出它們也可以。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由上至下、由左至右,習慣。
放屁要在人多的地方。
麻辣鍋底。
以為捉弄人了,其實被捉弄。
布考斯基的天空是大便,地上死鳥;
我喜歡那些雲變成大便的樣子。
打飛機。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多事要做還沒有做。
昨晚睡到一半,右腳的小腿抽筋;加上原本左腳就痛,所以整夜幾乎沒睡。
等一下要來補眠。
要做的事等睡起來再說。
我已經洗好澡了,全身香噴噴。

週三我要跟阿傑去畫畫,一個活動,畫現場的。
主辦單位希望我穿黑色襯衫加黑色長褲,可是我很不配合。
我知道我很難搞!
設計師之前溝通時說希望把我們打扮成「宮廷畫家」的樣子。
我聽到都快瘋了,整個火氣上來。

如果是10前或20年前,我可能會配合一下。
可是,現在我更清楚的知道我要的和該堅持的是什麼東西。
我最討厭的事情之一就是別人限制我穿什麼!
這讓我很不自在!

第一次跟阿傑一起去畫,我非常高興期待。
但是一開始就搞這種飛機,對阿傑很不好意思。

我想,週三我會盡力做好。
這些,總是矛盾的。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只想要簡單的畫畫!

可不可以請任何人不要再問我今天畫得怎麼樣、今天畫了幾個......之類的問題。
我快瘋了!我已經煩死了!
難道,我連他媽的很單純畫畫的權利都沒有嗎?

以後我會去新光三越畫的時間就是每周五、六、日的傍晚左右。
有我手機號碼的親朋好友,想來看我的,打電話給我,就知道我當天在不在。
來找我打屁聊天喝飲料都ok!
另外,老爺我下雨是不出門的!

--

喝了absinth,過了就好多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看樣子要下雨。
我今天不一定會去畫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沒關係 = 沒瓜吸
白痴 = 婆吃﹝「婆」要用台語發音﹞
很好 = 賢好﹝「賢」要用台語發音﹞

想到再加。
--
注音其實也蠻重要的。
這讓我想起以前在上班的時候,有一個女同事,她講話台灣國語。
可是上班要打電腦。
打電腦......對她來說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有一次,她要打「永和」。
打了一個多小時,「永和」這兩個字還是沒跑出來。
因為她打.....「ㄩㄣˇ  ㄏㄟˊ」。
會跑出「永和」才有鬼。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蹲馬桶的時候,突然看見毛巾是這樣。
怎麼看都覺得像一張人的臉。
喔耶!這就是......caricature 呀!
趕快拍下來。
我有穿好褲子去拿相機就是了。
只是爸爸看見我從廁所跑進跑出,覺得很奇怪。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去華納威秀旁邊的新光三越旁畫了三次,試試水溫。
去之前,並沒有告訴很多人。
謝謝所有專程來看我的朋友們。
也謝謝讓我畫的許多不認識的客人。
最近,對這樣的「街頭藝術」、「街頭藝人」有許多想法和感觸。

我的推車在第三天的時候就被操壞了,掛!
心情超差!
另外,自己也還有許多類似的問題要解決。

有許多的同行開始注意到我。
甚至來偷偷看我的攤位,或潛水看我的blog,或是幹我的東西。
這些狗屁倒灶對我來說都太低級!

我到三越畫畫,只是畫爽的,和練習、試驗一些畫法的可能性而已。
至於能賺多少錢,我倒是不太在乎那些。
最高興和值得的事,就是在這次去三越畫認識了同好阿傑,也變成了好朋友。

我會繼續努力加油,讓自己每次都更進步、更不一樣。
謝謝。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