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在大便,享受人生,不過很無聊,又有點憂鬱,這是消極的大便。一隻蟑螂從我的腳邊走過,我向它吐了一口痰,就像吐阿扁一樣,沒中,它走了,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在籠罩著大便氣味的瓷磚上有一群螞蟻,它們可能在搬運它們的糖,或尋找它們的糖,喔,加班?這些傢伙也許有哀慟悲傷,也許沒有,誰知道?

坐在馬桶上不必說話,不必假裝勇敢,也不必緊張。偶而,看看它是什麼顏色,啊,令人難以置信?沒什麼,還能拉屎就不錯,只是大便與擦掉大便而已。

沒問題,一切都會過去的,早安。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 Nov 24 Fri 2006 09:55
  • 112406

我忘了是哪一次喝醉酒了。摩托車前面被我撞「貓」了一個大洞,變得有點畸型,大燈已經很久不會亮了。腦殘的摩托車上貼了無數的色情廣告貼紙,看的出來我很愛台灣。

坐墊不知道是哪幾個王八蛋用美工刀刮的傷痕累累,露出來的海綿只要下雨天就變得好玩了……吸水、潮濕,坐上去屁股就會變涼,有點像包尿布。現在呢?算了,無所謂,屁股濕了會乾。

--

有錢人去死。有些人一生下來就已經中了樂透,我生下來就好像抽到「銘謝惠顧」。

--

老樣子。沒啥新鮮的。我很久沒寫了。昨晚電腦一直當機,媽的。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後來,中共放棄了「武力犯台」;意思就是說,中共已經不用「飛彈」來對付台灣了。而是改變策略,將研發飛彈的經費用來「蒐集大便」。中共官方下令軍隊蒐集了全中國數十億人口的大便,並同步研發了「裝大便的飛機」,命名為「大便機」。另外,中共軍方也同時成立了數十萬的「大便機軍團」。將這些蒐集來的大便裝在飛機上,在台灣的上空不斷盤旋,並開始「灑下大便」。

於是,台灣開始下起「大便雨」……。台灣的「化糞相關產業」一時興起,但終究抵擋不住數量過多的大便攻擊,各城市鄉鎮都充斥著大便,老百姓在「大便雨」不斷地摧殘之下,自殺的人口瞬間暴增,因為每天二十四小時都下大便雨。最後台灣整個被大便淹沒,因此而滅亡。

另,成語「狂風暴雨」也因此在中國歷史上改變,變成……「狂糞暴便」。
--

幹!每天下雨真是煩死人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Nov 10 Fri 2006 04:17
  • 亂搞

現在想要看A片不難,只要用BT就可以無限下載;但是,法克潘找不到香豔刺激麻辣無敵的超級口味,大多數的A片都太無聊,早就完蛋了。法克潘想要看偷拍總統雜交顏射和第一夫人被狗幹的,可是沒有。

電影也死了。拍了一個合唱團一開始很爛,沒過多久就變超強,上台表演,群眾歡呼,喔,只花了一個電影的時間,畫面描述了幾個月,大家就可以變成神的化身。這就是他媽的狗屎。一群鳥蛋。

幹!這些導演平常書都看太多了嗎?應該是一開始很爛,到電影的最後,他們……還是很爛。而且,世界末日,沒有救星。這才是人生。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房間的佈置還是很不滿意,之後再慢慢來調整,小馬子說我應該拍一下房間的……全部,就是很亂的那種才對。
前天幫曉萍的專訪說了些話,我的部分應該只有幾秒,就是說一說對朋友的感覺那種的,這週日晚上十點TVBSG「流行前線」會播出;反正我也不帥,給大家笑一下也沒關係,本來我應該是很低調的。﹝曉萍的BLOG:http://www.wretch.cc/blog/hsiaobin﹞
傍晚腳又開始痛,拿孫大砲給我的美安葡萄汁喝了一杯。
週六要去評審,下午一直到晚上八點,喔喔喔,有點小久。
我窮到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雞巴人多於搖滾人的年代,比魔鬼還要糟糕,媽的。令人驚異的收音機播放著想要大撈一筆的爛歌,在快要世界末日的每一天裡繼續地發聲,大家的眼淚都快要噴出來了,迷失在沙漠。呃……你知道的,這不是把收音機砸到對街的窗戶打中玻璃就可以解決的問題;算了,法克潘關掉收音機,去拉屎。

--

法克潘在認識「刺客」的時候還是遙遠的八零,卡式錄音帶一不小心就會葛屁的那個年代,從老二勃起胡搞瞎搞一直到現在,將近二十年了……。
「幹!那個死肥婆說我們已經過氣了。」老布說。
「小意思,她的嘴只會吸老二,這樣說已經算客氣了。 」法克潘點燃一根煙,抽了一口。
「客氣個屁,她是一隻有口臭的大象。」
「我知道;但誰會在乎?」
「操,那馬子不容易高潮。」老布又說。
「你可不可以幫我簽名?」
「媽的,少來這套。我們都變老了。」

嗯,幾十年過去了,刺客還是刺客,獨特的偏執是欠揍的,有勁道和能量的;他們不會滿足所有人的期待,這是姿態。硬漢就是硬漢,我們都要忍受一些事情,沒什麼大不了,沒有什麼是永遠佔上風的,真是幹他媽的好!

--

法克潘拉完屎,從馬桶上站起來,看了鏡子上的自己,刮鬍子?噢,不了。他走出廁所,打了一通電話給老布。
「老布,晚上出來喝一杯。」
「雞巴啦,什麼喝一杯?是……喝到醉!你喝的過我嗎?哈哈哈。」
「巴假的!我渾身是膽。哈哈哈。」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