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JASON跟我說:「你的BLOG 冷很久了……。」
啊啊啊……我實在沒有辦法每天都在BLOG上神來一筆;頂多只是在MSN的狀態上耍耍白爛而已,像這幾天的「Even game win,even so whole」,許多朋友都搞不清楚這句英文是什麼意思,也以為他們的英文變爛了,我的英文變強了,哈哈哈,沒有!我的英文一點也沒變強,還是很瞎;好,其實這句讓大家看不懂的英文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這種東西對我來說很簡單,我可以想一票,就像「need and same in your joyce」,就是「0.3音樂教室」。

--

無憂無慮的過下一個冬天好像變成一種奢侈。我坐在電腦前,聽著像是舞台劇的配樂,音樂裡面有一些手風琴和小喇叭,節奏上也不會很快的速度。今天早上比平常晚起了些,「噢,氣溫下降了哩。」

情緒還是在低潮中。昨天又把房間的擺設移了一些位置,還是頗亂。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春吶」展出的那幾幅畫一直拖到今天才拿回來,猛?畫框外的壓克力有些磨損,不知道是展出單位當初的搬運問題,還是展覽的時候被那些喝掛的王八蛋破壞?沒差,反正事情都過那麼久了;你知道的,什麼事搞到最後都怪「阿扁下台」,這也不是辦法。呃……以後展覽我就會更有經驗,至少在畫框之外我還要請裱畫店幫我加個像是紙盒子之類的保護。

畫搬回家之後,就把掛鈎拿出來,在房間內用我犀利的雙眼目測,大致上量了一下位置,暫時掛上去,還好我在釘的時候鐵鎚沒有掉下來打到頭。

接下來,就是要粉刷牆壁的部分了。對於房間的牆壁顏色和調子,現在心裡面已經有了一個底……。總之,慢慢來。雖然房間現在還很亂很醜,嗯。這是我躺在床上看到畫掛上去之後目前的樣子: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畫不好,很煩。這就類似像我彈吉他的時候明明知道一個音階或是手法很簡單,可是就是彈不好一樣。

最近都在畫水彩…,和憂鬱,和極度的低潮。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啊,超久不見,我彷彿過了好幾個春夏秋冬沒來,真是不好意思。除了搬家之外,也因為電腦到今天才復活,總之,我手賤才讓電腦葛屁的,這也沒有辦法怪誰,之後就一直擱著沒去處理,好像跟世界斷了線。

搬來的這裡採光非常棒、燦爛到不行,早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照進房間讓我逐漸變成「陽光男孩」。很優,真是暖呼呼又不錯的新氣象。這是我的房間,白天不用開燈就這樣:




先整理房間對我來說好像比較重要;不過,一直到現在,都還沒佈置好,主題不明確,色調也不統一;這是要傷腦筋再花點時間的事。

媽的,之前舊家的光線和空氣都有夠爛,簡直像是個鬼屋。但是,現在住的這裡就好多了,「氣」整個就順了起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記者:「大家好,我們今天很榮幸為大家邀請到台灣之光……王建民在百忙之中接受我們的特別採訪;本來,建仔是不接受台灣媒體訪問的,不過,我們電視台的熱情攻勢一定不會漏氣,也不會讓大家失望,把麥克風堵到他的嘴巴他就沒辦法了吧?哈哈哈。呃……,王建民,請您跟觀眾朋友們打個招呼。」
王:「大家好,我是王建民。」
記者:「嗯。不過,我想問一下他的感覺。我們記者最喜歡問人家感覺了。好,建仔,請問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王:「?」
記者:「哈,大家看看,我們建仔果然是可愛,看起來氣色不錯,快要升天了。」
王:﹝笑。﹞
記者:「建仔,可不可以請您為我們示範您最拿手的秘密武器?」
王:「秘密武器?」
記者:「啊,就是伸卡球呀。請問,它的握法是怎樣的呢?可不可以教一下?」
王:「喔?嗯。就是……食指靠球的縫線,中指的指尖放在縫線上,大拇指放在球中心偏左的位置上,同時手掌不要碰到球。像這樣……。」
記者:「那……請問,中指要像摳屄的時候那樣嗎?」
王:「?」
記者:「喔,沒關係,開個玩笑而已。」
王:「?」
記者:「那麼……,接下來,可不可以為我們示範一下您投球的連續動作?」
王:「嗯。」
記者:「好好好,拍拍手。建仔,你真是帥呆了。」
王:﹝笑﹞
記者:「那,可不可以再為我們示範一些?」
王:「嗯。」
記者:「你可以帶球上籃嗎?」
王:「(*&#@!@#@!!@#%&(_)...???」
記者:「啊,對不起。那……那……來個三分球給大家瞧瞧。」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