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老爸跌倒住院開刀,在台大;因為排病床的一些原因,所以昨天中午我跟台大的工作人員吵了一架,後來有旁邊的人勸架,叫我火氣不要這麼大,我跟勸架的人說:「謝謝你。不過,我必須要搞清楚爲什麼會這樣。」

我跟工作人員說:「當初醫生說有單人病房,因為這樣,我們才會想住進來,而且護士也登記在電腦裡了;現在卻又說是醫生排的三人房,這到底在搞什麼?嗯,也許不是妳們的錯,但是我覺得我要知道是醫生呼嚨我,還是你們就是這樣亂排病床?」

工作人員好像知道我是正義鬥士的化身,不是東亞病夫,接著就在住院登記的表格上又加蓋了一個「病患要求單人房」的章,接著說:「潘先生,這樣就可以了;您等一下到護理站,她們會幫你安排。」

這個時候,周圍圍了一堆人在看戲。

我很痛恨這種皮球踢來踢去的狗屎藉口,還有跟我打一堆官腔,我不喜歡這樣。我想,要是我們的狗屁官員住院就一定會有頂級單人房,還有院長在門口迎接打恭作揖。對,問題就是出在這:一堆病患或家屬如果遇到這種工作人員扯濫污的問題都摸摸鼻子就算了;呃……你知道的,我法克潘不會這樣就算了。所以,我又說:「妳們做事不能這樣。我的意思是……妳們這個排病床的程序是不對的,亂搞;所以是醫生當初說的跟現在妳們排的不一樣,是嗎?」
工作人員說:「呃……。是的。」
我說:「所以問題出在誰?」
工作人員說:「呃……?」

好,這種像推理小說的羅生門至少他媽的有兩個答案,一個是王八蛋醫生當初亂說,一個就是王八蛋工作人員亂搞。

--

現在,我爸住在單人病房。我在想,這些王八蛋一定覺得我很難搞。不過,「有理走遍天下」就是這回事。我他媽的管你頭上會不會發光!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晚上,把這次「墾丁春天吶喊」要展的畫整理、然後簽名,在明天早上裱框之前深怕遺漏了些什麼。這次會展出四幅我的作品,尺寸都是對開以上。看原作真的比在電腦螢幕裡看要爽一百倍。
也整理了這次要用的中英文自介,用我的「學生型戰鬥機」列印出來。
希望我的畫,都能夠……平安。
呼,到目前為止都還順利。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戴了好幾年的、求來的、加持過的、猛的、屌的手環,竟然不見了。
啊......我超難受的煩呀!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Mar 23 Thu 2006 04:20
  • 砰!

貼一下以前寫的。


--


我坐在電腦前面,把word打開,開始寫這篇文章。沒錯,其實這種文章再寫一百篇也沒屁用,這些教育問題瞎子用屁眼都看的清楚。這就好像台灣六年級粗糙的數學教科書,還和五十年前一樣,用小明、大華做題目一樣沒救。而我也相信這種狗屎到我掛掉的那一天都還不會解決。

對我而言,物理化學已經對我沒有意義,我從小就知道自己不會去當科學家,換句話說,我對那些狗屎一點興趣也沒有。數學,我只要到加減乘除和會背出九九乘法的小學程度就夠用了,我永遠想不通除了考試以外這輩子我再也用不到他媽的三角函數爲什麼還要被逼著去學?我老是不明白我上課爲什麼不能喝水?我也不明白爲什麼不能坐著回答問題?我也不明白襪子黑或白爲什麼會比腦袋重要?我覺得老師講的很爛爲什麼不能睡覺?

體育課總是會被換成英文數學課?老師說學習數學和理化是為了練習邏輯思維能力的方法。我認為老師是一個唬爛鼻子變長的小木偶,去吸他爺爺的老二吧。看許多偵探小說或懸疑小說更能練習邏輯思維的能力,或是來一套柯南的漫畫也很好。怎麼不開一門看偵探小說和看漫畫的課程?不開就算了,怎麼還會阻止人家看呢?

所以,我的數學爛爆了,不及格……負分。但是我知道沒關係。數學一百分不是我想要的。

學校應該要讓人自動自發的「想去」,而不是「非得不去」,不是嗎?讓人覺得有趣、有意思、好玩,它就將會是成功的,我相信世界上有這種地方;而不是到一個墳墓,躺在棺材裡,讓別人灌爆一堆沒用的系統和垃圾;這就跟一台爛電腦和一個爛工作一樣。我想學的是性愛技巧大全和談戀愛的樂趣;我想學的是畫漫畫和當畫家;我想學的是電吉他和搖滾樂;我希望多知道一些像是「生活智慧王」或是「電視冠軍」的這些內容,我知道這些東西將會啟發我不同的靈感、創意、態度和精神。

請試著想像一下自己最感興趣的東西,然後有一個學校會教你這些東西;對,你想學什麼就學什麼,就只學你想要的,你想要整天挖墳墓或是研究打手槍的一萬種方法都可以。我想,你不用鬧鐘叫你起床就會巴不得趕快到學校,或是乾脆住在學校算了。因為這對你來說,實在真是他媽的太棒屌了。﹝如果你告訴我你還是喜歡「英數理化」,那我也祝你成功,我並不會介意你自己選擇的人生。﹞

而之前那些種種吸老二教育體系的問題在哪裡?問題在哪?笨蛋!問題就在你自己。我認為,這樣,就會有天才出現。我就是。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大家早安。
我換了一首好歌。希望大家心情可以變好。
歌詞也很屌,符合現在的亂世。不喜歡的人可以關掉。
--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首歌剛開始聽到確實很爆笑。
可是,我在今天這樣的早晨又反覆的聽了幾次歌詞,真的是那個遙遠年代的「愛國歌曲」。一堆畫面在腦海裡互相衝擊之後,我竟然很無力的掉下眼淚。
不當它是玩笑的聽完後,就好像歌詞裡的最後說的「大家要互相勉勵」,還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1 Tue 2006 16:50
  • 無聊

我討厭這種方式……街頭遊行。就是某些人突然決定所有支持它們的黨派或啥狗屁勞什子的老百姓都得共襄盛舉,每個候選人都突然冒出頭引起注意,好像這是所有政客的責任非得要去他媽的解決這些鳥事情。

台灣這個小島的命運並非得依靠這些在總統府附近遊行集會的王八蛋對台下的老百姓說這些大便廢話,然後這些愚民將會說他們之後會他媽的高度關注這些議題,或是能改變他媽的狗屎生活環境。

假如這些笨蛋們過去從未關注過這議題的話,他們或許當場慷慨激昂,會關注個半小時。不過,我敢跟你打賭將會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觀眾在遊行結束之後的回家路上,會他媽的在車陣中不守交通規則、超車、闖紅燈、不走斑馬線。但他們並不曉得這樣鑽來鑽去在某方面來說就是加重了亂七八糟問題。然後回家倒頭一睡,隔天起床。

我認為更有效的解決方案,是把台灣的這些王八蛋通通換掉,或是來幾顆炸彈摧毀剷平,然後重新開始比較實在。壞蛋就是壞蛋,不是嗎?像邱義仁有豪宅,不是嗎?還有吳淑珍有一堆股票,不是嗎?但卻讓這些老百姓……他的子民們依然活在貧窮中無法翻身。

把這些魁儡們通通換掉,宰了,這是解決這些狗屎問題的方法之一。我的意思是假如那些發起遊行的王八蛋們真的想要協助整個台灣的話,我就會希望這樣子去做。我不相信哪個在台上或對著螢幕上說「這就是愛台灣,對不對?」的屁話會對整個台灣有幫助,除了他自己這麼認為。

還有那些媒體在大談什麼關懷台灣弱勢的問題,當這群混蛋們掛勾財團搞一些騙錢的活動,對這些弱勢階級的人們唬爛一堆啥窮人問題,當這些王八蛋的兒子們還開著頂級跑車泡馬子時。

每個人發一把槍比較實在。很酷,真是幹他媽的很酷。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走呀,我們一起革命去!」像這樣的話聽起來真是太爽;在今天早上,我所有的爛牙都不會痛了,這好像我所有的銀行帳單都繳清了,屋外的陽光也開始充滿了快樂、希望,總統換成我朋友做,高速公路也免費了。但是,當我還在享受「我們一起革命去」的這個高潮的時候,就馬上又聽到:「你先!」於是,這個關鍵字讓我就像是被「砰!」的補了紮實的一槍,接著無力。虛脫。

「潘,你在這個領域真是polo!」
「polo?」
「對,polo。很屌的意思。」
「喂,你搞錯了。是『普羅』……professional!」我說。
「對對對,『普羅』。你真是『普羅』。」
就像這樣濫情,幹!於是,我又開始他媽的無力。虛脫。脫水。脫肛。脫腸。脫光光。脫衣舞。脫拉庫。啊,這對我來說,本來是一個愉快的早晨,我應該要充滿快樂、希望的。

「你可以出書了。」
「嗯。」我說。
「出一本畫冊。」
「嗯。」
「好啦好啦,你出一本像幾米那樣的。」
「嗯。」
「會賺翻。」
「嗯。」
「書名想好了嗎?」
「向下爬,向上搞。」
「筆名呢?」
「幾碗、幾條,或是雞巴。」
「潘,你真是與生俱來的『普羅』。」
「嗯。」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有些東西「相加」和「相減」之後,會變得有趣;或是搞不好每一個人的「評分標準」都是這樣也說不定,你或許可以接受或無法接受。想像一下你周圍認識的人,就會發現,很多關於品味的問題,其實是很矛盾和衝突的。

如果有一天,像下面這些人對你這樣說他的喜好:

音樂喜歡vai﹝內行人,加分﹞、開保時捷﹝有對味了,加分﹞、喜歡的作家是吳淡如﹝我的老天!整個遜掉﹞。
音樂喜歡巴哈﹝有品味,加分﹞、文學喜歡米蘭昆德拉﹝有品味,加分﹞、穿西裝褲很短然後露出長長一截的白襪子﹝整個大扣分……會讓人想哭﹞。
陳水扁迷﹝真是他媽的有狗屎獨到的品味﹞、文學偏好台灣文學﹝好,勉強還他媽的可以﹞、輓聯寫錯字﹝去死吧﹞。
喜歡畢卡索﹝沒話說的品味﹞、文學莎士比亞﹝沒話說的品味﹞、偶像是5566﹝完了﹞。

嗯,像這樣更多的「相加」和「相減」之後,對你我而言,就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了。所以,你在別人的眼裡,或許只是一個狗屎的許純美而已。嗯,加分、加分或減分、減分之後,你就會發現,啥都瞭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一直會想一些所謂「亂七八糟」和「奇怪」的問題,這樣的行為在日常生活裡好像也變成一種習慣。如果寫成文字,就會變成「噴出式」的文章;這些問題什麼時候會突然冒出來自己也不知道,就像作夢一樣,有時候不知道爲什麼就是不知道爲什麼。

昨天就夢見我會飛。在夢裡面沒有長翅膀的飛來飛去對很多人來說都算正常,也經常發生,但是夢見自己會飛以外,我還夢見一群大象,這就有點兒不太正常。一群比恐龍還要大的大象,叫……大大象。

總之,飛來飛去的我和看見很多東西,現在也記不太起來了。嗯,好,我也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剛剛肚子餓,從床上爬起來找東西吃,然後寫了這些寫西。

還有昨晚想到一個關於「大於」和「小於」的問題,這之後慢慢再說。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的夢想就是要有一座自己的博物館或是美術館;朋友聽到我這樣說的時候都快要笑死了,連小白也一直笑,她鎮定了幾秒鐘之後問:「像朱銘那樣喔?」我說不用不用,我的美術館不用那麼大,可以掛我的很多畫和資料就可以了。說完,我開始幻想著自己的博物館能夠像「宮崎駿美術館」或「手塚治虫美術館」的那個樣子。於是,我又說:「KRUGER也有自己的博物館呀。」

小白尷尬的笑著,吃了一口麵包。

「你不覺得有一座法克潘肖像漫畫博物館很酷嗎?」我說。
「白痴!」小白說。

哎呀,我覺得「法克潘肖像漫畫博物館」變成一個景點酷斃了!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著不同的夢想,有些被我達到目標了,有些沒有。現在,想美術館或博物館的這些事,真的太遠,玩太大。反正,呃......好玩就好;夢想越誇張越有幹勁,也還真的不賴,對吧?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畫圖的手感已經漸漸出來,越來越好。畫畫這種東西跟打球要球感一樣,那種感覺抓到一切就會很流暢。對於顏料的特性也越來越能夠掌握。這算是已經上手。爽。開車要車感?打炮要炮感?

在我目前學習的過程之中跟世界級的比較果然還是有好處。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拍謝,我把它鎖起來了。
實在很怕這種在留言板或BLOG......歌功頌德的事。
拜託,我不是以帥取勝的。我是......大老二。

要是看到那種BLOG說:「哇哇哇,妳的照片真是太美了!」
然後又有下一個回應說:「對呀,好正耶;奶真是大。」

我都會覺得想吐和噁心。
我很怕我的BLOG變成噁心的站。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這幾天畫圖不太順利,也許是工作太久,手腕附近開始疼痛,還有腳痛加腰酸背痛。

「你不要再畫了啦!休息一下。」老布和寶貝都跟我這樣說,然後他們罵我是笨蛋和呆子。
「你真是畫痴。」加菲也這樣說。

可是,我最近畫了很多都失敗,也不滿意。

因為天氣的變化,插畫紙板受潮。插畫紙板竟然有水溝跑出來,我開始懷疑起之前在不同家美術社買的紙是否有「黑心紙」的問題,畢竟插畫紙板凸起一條一條的水溝以前沒見過。

進度很慢。是低潮。不過,我有感覺我在緩緩地進步;還有,眼睛有時候不舒服。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法克潘畫了好幾個晚上,他最近畫的主題是「喔耶,這個世界沒有希望」。好幾支筆都畫壞了。過期的顏料味道很難聞;跟他過氣的生命一樣,臭死了。法克潘沒有工作,工作讓他操勞。五年來銀行沒有半毛存款,喔,八零年代的偉大搖滾吉他巨星,目前沒有工作,沒有救濟金。好吧,法克潘一直以為政府會解決問題。

他的畫架旁邊有幾瓶威士忌的空瓶,幾天前就已經一滴不剩了。有一些瓶子的玻璃碎片在地板上。法克潘設法閃過那些玻璃碎片,脫掉他的衣服、褲子,走到床邊,倒在床上。沒多久,他就睡著了。法克潘自己會解決問題。

法克潘躺在床上,就在快要睡著的時候,電話響了。他翻了個身,很吃力的拿起話筒。法克潘不喜歡電話。法克潘討厭愛迪生。法克潘痛恨聲音;他希望自己是個聾子。電話是暴力……種種的暴力……催繳帳單、找你幫忙、受到迫害。好吧,法克潘一直以為政府會解決問題。

是詐騙集團打來的。
「喂,你小孩在我手上。」
「喔?」
「你不問我是誰嗎?」
「不用。把他打死好了。」
法克潘掛斷電話。繼續睡。

電話又響。
「喂,你老婆……。」
「幹死她吧。」
法克潘又掛斷。又繼續睡。

這下子,法克潘睡的很好了。閉上眼睛,黑暗之中,他不用擔心別人。嗯,他自己會解決問題。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好不容易,到了半夜,BLOG放的音樂才比較順暢。其實,在大家都睡覺、比較沒有人氣的時候就會好一點。平常,我精心挑選的這首音樂,那個鳥……叫聲,聽起來就像是要葛屁,在垂死邊緣掙扎……快要斷氣的樣子。

住在家裡附近的那一堆死大學生造成的網路塞車,媽的,或是一堆變態狂每天上色情網站?幹!所以我說我最討厭大學生了。還有,天殺的,你不懂嗎?這就可以確定是是中華電信ADSL問題了。

這群人在搞什麼?沒有人能做任何事情……演員不會演戲;吉他手不會彈吉他;計程車司機不知道路;理髮師不會理髮;銀行把你搞垮;還有市長、部長、院長、將軍、總統們,這些混球的腦袋都是鼻涕,去吃屎吧!

--

嗯,昨天畫圖非常不順利;不過還好,畫板還在,顏料還在,牆壁也還在。在最近「可能」會受邀的展覽裡,我想讓我的畫還蠻有看頭的。喔,誰不是呢?不過,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作品搞得出來或搞不出來。

--

兩個A的發現:
一個是電視台那種鬼節目裡,女的說:「老師,有感應了,有感應了。」
一個是養樂多的仿冒牌,那天看到一個叫「露樂多」。

--

0.3的玻璃電動門終於修好了。我現在最希望的就是有人來砸玻璃,然後,叫那個砸的傢伙再賠我一個更新的。嗯,這樣好像還不賴。看!有些事,你們就是不懂。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放音樂會斷斷續續,然後無名和中華電信皮球踢來踢去。
幹他媽的!你們聽聽看!像這樣斷斷續續的音樂能聽嗎?幹!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一覺醒來,還沒回神,我已經是無名的VIP了呀。花了1000新台幣,然後BLOG前面多了一駝像是狗屎的黃色異狀物。仔細的功能慢慢再研究。至少,這個VIP空間放的東西「好像會」比較穩,我比較放心。

理所當然的要趕快放音樂爽一下,雖然對我來說很傷腦筋該放啥。呃……不過請大家放心,我不會放那種((&^$#@@!@!~@@~@!~%的。

喜歡的就聽,不喜歡或不習慣的,可以關掉。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Mar 03 Fri 2006 10:14
  • 0303

法克潘從冰箱裡拿出一瓶酒,走到房間坐下來。隔壁室友的收音機正在播RAP,開的很大聲。唔,每首都一樣。但至少比CALL IN 好。有什麼就聽什麼,要能逆來順受。那是以前的老闆告訴他的。去他媽的老闆。去他媽的廣播電臺。所有的台妹都去死吧。去他媽的雙節棍。

法克潘躺在床上,又是孤獨的一個人,真好。仰臥,往上看,聆聽吸雙節棍老二的嘴唱出來的歌。有人敲門。那是甜甜妹八號。住在隔壁的室友。她新買了澎澎裙,真醜。嘻哈的更醜了。

「法克潘,我想跟你聊一下。」
「ok,不過狗屎,快。我很累。」
「法克潘,如果碰到一個跟你一樣的男生,就是那種調調,該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去死吧。那是他的事。」
「法克潘,你別鬧了。快啦。」
「妳喜歡他嗎?」
「好像喜歡。」
「媽的!少裝可愛。」
「我喜歡他。但是……我會怕呀。」
「嗯。王八蛋對王八蛋。」
「你真是幽默。法克潘,可是,我覺得他不誠實。」
「狗屎!現代一點。這是摩登年代,大家都會偷情。」
「我不知道他到底哪句話是真還是假。」
「去買一個顯微鏡吧。」
「重點是我現在快被吃掉了,可是我不想呀。」
「我們不能忽視很爽的性愛。」
「呃……也對。」
「如果雙方都想打炮,那就太棒了。」
「男人到底都在想啥?好難懂。」
「打炮。」
「喔,你在自尋毀滅。」
「妳腦袋壞了。」
「法克潘,不過,這種人都綁不住吧?」
「喔,我可以強暴妳三個小時,我也想鞭打妳。」
「你不是那種人吧?」
「開開玩笑而已。」
「去你的,去幹你妹妹吧。」
「啥?」
「噢,法克潘,別這樣。還有,我有的時候會睡他那裡。」
「非常好,脫掉妳的內褲或是露宿街頭。」
「我才不要。」
「妳屁股瘀青了嗎?」
「不,這種天氣會冷死。」
「這比掃大便要好。」
「好,那……你最後有什麼建議嗎?」
「我的建議是讓我好好睡一覺。」
「好吧。今天真是謝謝你。」
「不客氣。」
「掰掰。」甜甜妹八號笑著走了出去;嗯,頗有意味。法克潘躺著,聽到門帶上的聲音,還有唱歌,真難聽。然後,甜甜妹八號進了她的房間,換了音樂在唱歌。還是難聽。不過沒關係,無所謂。法克潘能給她們她們想要的,而且,也快要睡著了。就是這麼簡單。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