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9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晚上三點,這個城市已經呼呼大睡,打砲的人也都差不多掛了。旁邊的路燈壞了很久還是沒修好,幾個月了,這裡永遠都像是停電的樣子,一片漆黑又滿是窟窿的道路,大家都這麼愛台灣。法克潘的車子以二十左右的速度開進停車場,媽的,一台隨時會拋錨的二手爛車,車燈破了一個。這個時候下起大雨。突然像瀑布一樣的大雨打在擋風玻璃上,看不到前面的路。車子的雨刷失靈,壞了。幹!

「左邊的車窗也壞掉,關不起來。媽的。」法克潘嘀咕著;雨水嘩啦啦的從駕駛座旁敞開的窗戶打進來。他鬆掉安全帶,抽根煙,但是煙全部被雨水淋濕了,連打火機也是濕答答。沒有用,大雨沒有要停下來的樣子。法克潘的破車只適合陽光普照,現在就好像是一台漏水的潛水艇。

坐在位置上,法克潘拿起手機,播了一通電話。
「喂,我的車子現在掛了,你可以來救我嗎?現在。」
「對不起,法克潘,今天晚上我很累。」
「喔,狗屎。」
法克潘掛斷了電話,繼續播下一通號碼。

「喂?」
「什麼事,法克潘先生?」
「我被困在停車場,你能不能來幫我忙?」
「發生什麼事了?」
「也沒有很嚴重。」
「現在?」
「對。現在。」
「呃……我是很想幫你,可是……。」
喀。法克潘把電話掛了。

這一天晚上法克潘不知道他的朋友都到哪裡去了,他鬆了一口氣,看著沉睡的城市,他不喜歡這個世界,像現在坐在駕駛座上的這個時刻,法克潘就可以了解這個世界。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沒睡多久我就爬起來了,把原先在牆壁上有人頭的拼貼全部撕掉,撕下來以後,覺得周圍的小人好像少了許多,心裡面也瞬間有了一些踏實的感覺。於是我坐在電腦前開始亂點blog,或是朋友的連結。除了快要露屄的相片讓我心跳一拍變八連音以外,剩下的blog都讓我打哈欠,總是看到一群乏味無趣的人。

以前用筆記本寫文字和小說,我不會用打字機;現在用電腦,比較難打出一些好文字,媽的。這跟喝不喝酒沒有關係,抽不抽煙也沒有關係。坐在電腦前只能看著白花花的螢幕發呆,寫不出來一個好笑或勁爆的故事和寓言。用電腦寫創意的方式也還在研發中。

上班族,早起,穿衣。吃早餐。騎腳踏車坐捷運。要說什麼?被人遙控的無奈?抗爭並不一定有用?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和只為錢?官大學問大?無知。當他上廁所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老樣?他是否有真的朋友?職位高的創意總監,卻受到職位更高的人擺佈。

「人要放在對的位置。」小羊說。
週六的早上就是不應該太早起。
網拍就不會理性。
設計CD封面截止末日。
寫冬天不難。
準備15-20篇文字。
為什麼會失敗?因為不夠強。
大塊面平底質感變化,明信片。
無名有陰謀。
在捷運上看每一張臉,然後想像每一個人像是什麼動物。
人有偷窺的潛能,所以blog可以茁壯。
末代人腦。
當金箍潘遇到法克潘會發生什麼事?

「你有偶像嗎?」
「我如果想偶像的時候就照鏡子。」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熱力陣痛膠布10小片重量包亂貼一通。
不當上班族很久了,一直想寫一篇關於上班族的文字沒去做。
早上十一點左右收到第一封中秋簡訊祝賀。
昨晚在這牆玩燈光。
又翻了幾頁導演功課,想了一些問題。
這裡拜要趕CD封面。
準備整理15-20篇文字給出版社,非常頭痛。
想吃一桶炸雞,辣。

--

媚俗:台灣人有一種瞬間著迷的怪誕,簡單來說就是一窩瘋,這個毛病也可以稱之為盲從。這種時髦的玩意兒是不持久的,換言之,在高潮的左右地帶搞的挺火的,一不小心就早洩了。這好比搭著流行的順風車暗爽一樣,是禁不起時間和歷史考驗的。

--

整個教育和社會不喜歡我們想東想西,它們比較期待的是「大家都沒種」的乖乖牌和保守派。聽著,你跟著別人的腳步走,才會「美」,也比較保險。我們的整個社會不太容許有藝術家的存在,也不斷地壓抑著藝術家的生存空間。

--

昨晚在這牆玩燈光,這種了不得的玩意兒通常並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只要不要讓觀眾以為停電就沒事,我覺得有趣極了。當然,我還是個學習者,不會排斥任何東西。之前,做了一些功課,猛看PAT METHENY LIVE的DVD,從裡面學到了許多,PAT METHENY的現場演奏會燈光打的真是他媽的很不簡單。

我亂按各種按鈕,試試每一個可能的效果,有些東西動了一下,或有微弱的閃光特效,也有些鈕壞了,怎麼動都沒有用。沒關係。我不會在吉他SOLO的時候把燈光打在餐桌上。這點我還頗有自信,我尊重樂團,也尊重觀眾。

--

接下來,明天要錄音。還有一張合輯的封面設計要趕著做。總之,目前不太有閒;先這樣。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我把日向小姐叫成海浪,在夢裡。「嘿,海浪小姐妳好唷,請妳好好照顧一下糖果酒樂隊,因為我已經得了重病,沒有體力了……。」像是這樣的方式,寫了一封不算短的e-mail給日向小姐,故意錯誤的稱呼也不太清楚是為了什麼,裡面還有很多白爛的,像我經常會做的事情一樣。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忘的差不多了。

身體上貼了好幾塊「熱力陣痛膠布」,昨晚不好睡,腦筋裡面想了太多的東西,像是如何發財我就可以想他媽的一狗票,不過都是要有本的,我連本都還沒有,所以根本沒有。接著就為自己想出來的許多異想天開覺得有某些人生上的意義。

計程車變成坦克車會有很多人想坐。
蓋一間音樂廟給很多人來拜。
給狗的墓地,像是狗的金寶山。

如果我再繼續想像去全世界都會變成我的;這些也無關太多生或死的問題,卻有另外一個「應該」或「自以為」上的問題。很多時候,人都會覺得自己想的或是說的是對的,是沒有錯的,是有把握的,是自信滿滿的。可是你看看,為什麼這世界上有那麼多的失敗?

於是,小灰塵和大宇宙的關係一直存在,也不斷的有周邊商品或是事物的連貫。所以,我這種胡亂噴出式的寫法﹝我的寫法叫噴出式是JASON發明的﹞也就不足為奇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以儒家為中心的文化思想,形成了我中華民族無比智障的精神力量。然而,幾千年來的儒家文化思想雖然是排行榜上的主流,卻沒有積極的啟發出科學的潮流,反而複製出許多腦袋裡面變成漿糊或是考試高分的書呆子。

公孫龍,戰國時的趙國人,詳細的生歿與身世,已經無從查考,yahoo奇摩交友裡也找不到。此人側身在儒、墨這兩大學派之間,獨樹一格,成一家之言,造成互相對峙的局面,這傢伙頭腦清楚,敢吐嘈孔子,使百家困惑,眾口辭窮,是名家中代表人物。

公孫龍最有名的是「白馬非馬」學說,在戰國時代,確實打進了論辯排行榜前三名。公孫龍的學說不得不令人驚訝。他有很多很屌的詭辯,像是「雞有三隻腳」就是。請各位親朋好友融會貫通以後在日常生活中自行發揮、創造。以下:

--

說雞有三隻腳,是當說「雞的腳」的時候,已經說了一個腳,這個腳,是「名稱」;當數腳的時候,實際上有兩隻腳,這兩隻腳,是「事實」;所以,合起來成為三隻腳。

另外一種解釋,是說雞用兩隻腳走動,但走的是腳,使腳走的,則是神經中樞在控制;所以,雞事實上雖然有兩隻腳,但另外還有一隻,使腳走動的,神經中樞的腳,所以說有三隻腳。

還有一種「三段論」的說法,說……沒有雞有一隻腳;一隻雞比沒有雞,多兩隻腳;所以,一隻雞有三隻腳。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小時後畫素描的時候,老師說距離愈近,影子就愈深。應該蠻準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影子。當然,也有陰影。連太陽也會有黑暗面。影子在黑和白的對比下會顯現出來,對比愈強烈就會愈刺激。遇到的人事地物哪一個不刺激?畫影子的時候距離愈近就要描的黑一點。這樣,立體感才會更明顯。

很多東西像一記記的重拳打在心臟。目前,我只有挨打和被屈辱的份。拳來的很快,打在心裡的烙印卻很深也很久。漸漸地,我記不起一些事物的原貌,這樣的陰影應該是快要消失了才對。對我來說,也許是好事一件。剩下來的,只是一堆可以書寫的故事和我行我素。

我可以做一個沒有影子的人嗎?甚至,連靈魂都沒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材料﹞
直徑20cm、高100cm的不銹鋼垃圾筒一支(一般旅館用的就可以,五星級飯店的那種太浪費)。
大號「二踢腳」10個。
電筒用電珠2個(備用1個)。
導線若干米。
1號電池2個(金頂的不錯,手機的鋰電池不行。)
機械鬧鐘一個(時間一到就「叮呤呤」響的那種,KITTY貓的也可以湊合著用)。
鈾10公斤(這東西價錢比記憶體體貴多了,呃……可是人逼急了也得砸鍋賣鐵,對吧?)。
鈽50克。
手槍鑽1支、多頭螺絲起子1支、螺栓若干、寬透明膠帶若干、快乾膠1瓶、工作白棉手套一副、布鞋一雙、工作服一套、太陽帽一頂、醫用口罩一個、潛水眼鏡一副。

好,接下來就開始幹活。先把「鈾」在車床車成兩個直徑20cm各有中空2cm的半球(給師傅一些「雙冬姊妹花檳榔」,手工費不能省)和一根直徑2cm長20cm 的圓柱體;再把「鈽」用氣錘沖成一張直徑2cm的薄片(兩片)。這樣先OK了,工廠裏的工作進度先這樣,剩下的就看你的手藝。

然後,找一個郊區房子(人越少越好,不怕一萬怕萬一),帶上你的材料,穿上你的工作服,戴上潛水眼鏡(主要是保護眼睛)。用手槍鑽在不銹鋼垃圾筒上開四個洞,先將一張「鈽」片用快乾膠貼在垃圾筒的底端中心位置,另一片貼在「鈾」圓柱體的一端。將「鈾」兩個半球分別固定在垃圾筒的底端(中空的空心 正好貼在底端「鈽片」的位置上)和垃圾筒中部。

將「二踢腳」捆紮成圓柱體,引線連接成為一條大「藥燃兒」;將電筒燈珠小心砸開(砸失敗了?沒關係,剛剛之前還有備用的一個),取裏面的燈絲用細電線分別連接兩端,將電線和鬧鐘及電池串聯好;然後將電珠燈絲和「藥燃兒」捆在一起。那根「鈾」的圓柱體被安放在「二踢腳」的最前端,對準兩個「鈾」半球的中空。最後用寬膠帶把這些東西都固定在一起,晃一晃,沒有「框啷框啷」的聲音最佳。

﹝原理﹞
只要定時鬧鐘一到定時,就會使導線通電,通電後電珠絲發熱引燃「藥燃」,然後「二踢腳」點燃,推動「鈾」圓柱體沖進「鈾」的兩個半球中從而使這「核物質」達到所謂的「臨界狀態」,「鈾」圓柱體頂端的「鈽片」和垃圾筒底端的「鈽片」撞擊產生大量中子,中子會讓這垃圾桶裏的東西引爆......。

哇!真是他媽的好大的一朵棉花糖。

﹝注意事項﹞
接鬧鐘那一步千千萬萬要小心,留到最後一步再做!接線前多做幾個深呼吸,接線時盡量不呼吸!鬧鐘的尾部反扣在垃圾筒的頂蓋上,這樣好控制時間。可定時的時候最好把線斷掉。

嗯,你的「核武器」算完工了。注意!後果自行負責。

﹝註﹞二踢腳是一種鞭炮,會爆兩次。第一次聲音較小、沉悶,但是會把炮送上空中,到了半空中之 後會再爆第二次,這次就刺激了,是真的爆炸,會響徹雲霄的那種。看到一些案例....像是記者被二踢腳炸傷、警察被塞滿鐵釘的二踢腳炸到頭破血流之類的......。這樣就對了。感謝 KEJ 提供資料。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朋友說很多天沒看到我的文字,就像連續劇突然停播,所以我找了舊文,先墊檔。
--

小的時候,我都會跟同學玩說笑話的遊戲,不管是黃色笑話還是其他自創的種類,都會再改編,改編成第二集、第三集,變成更爆笑,或更具有戲劇張力的,心裡總是想:「屌一點不算什麼,要屌就要屌一兩百倍!」有了這樣的期望,雖然改編後的笑話或故事不一定真的屌一百倍,但也確實跟原來的不一樣了。這樣創意的丟來丟去,到了長大以後,很自然的變成了我聯想的習慣,把它轉換到吉他SOLO的彈奏上。

現在的音樂已經很少有「吉他SOLO」了,「吉他」在音樂裡的角色從配角變到背景,從原來的花瓶變到更後面的灰塵,出現在鏡頭前面的機率少的可憐,我們這些當吉他手都喊慘喊冤、大呼不過癮;古時候的笑話也不好笑了,現在流行「冷」的。

所以,我們應該怎麼辦?應該怎麼樣在吉他上自立自強?如何在無厘頭的思考裡變成一種新的彈奏模式?我們要像現在穿垮褲還是留八零年代JOE SATRIANI 和 VAN HALEN的長髮?我的老天!你可能想破頭……。

好啦,我先不用跳躍式的思考,讓我們再回到「說笑話」這件事上來彈吉他。我們在說笑話的時候,在最好笑的那個「笑點」以前,都會停頓個幾秒,讓聽 笑話的人「更專心一點聽」,或說是「期待」會蹦出什麼,說完的最後,就準備看聽笑話的人把吃的早餐或晚餐吐出來的那回事了,這樣大家都很爽,也證明你所說 的笑話是好笑的、夠冷的。這樣的說笑話也跟彈吉他一樣,即使是只有八小節或十六小節的SOLO,在快要高潮的時候猛幹一下,就皆大歡喜爽歪歪。

我很難比喻怎麼樣會稱做是一個完美的做愛,至少,在我心裡面,這個「完美的做愛」永遠不存在,吉他的SOLO也是。我想,一堆老師或學生都熟練了 什麼調式音階、和絃代理……,這一類的武林秘笈,樂理的書也一定看的比我多一百倍;可惜的是,這些人手上拿了五顏六色的調色盤,而且都是很貴的顏料、畫筆,卻畫不出一幅像樣的畫。我覺得:天呀!這樣的手指練習真是不錯呢,你很難要他們彈「錯」。

我當然會懂得一些。我也當然知道音階中有不同的音程結構;而且,我也知道E Phrygian(E F G A B C)和E Aeolian(E F# G A B C D)調式音階,前者是C大調中第三級的調式,後者是G大調中第六級的調式。我知道這樣的比較,我會瞭解到了它們在結構和音色味道上的不同。

可是,在我很投入的彈吉他時,說真的,我的頭並沒有那麼大,也沒有想那麼深、那麼濃。有的時候,看看跟我合作的夥伴是誰,就這樣可以激勵出多少我在書裡面學不到的東西而已,就是這麼簡單;也有些時候,我覺得如果當場砸掉我的吉他也是一件很酷的事,不是嗎?我屁了那麼多,這一篇,並沒有要求大家怎麼做。因為,你們有你們自己的做法。你是你!我是我。還有,呵呵,笑話嘛,別那麼嚴肅,又不是唱國歌。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們在電影裡不是看到老美所向無敵嗎?他們有超人、蜘蛛人、魔鬼終結者,也有最高科技的任何技術,屌到哭爸,甚至拯救了整個地球,連外星人都要讓美國人好幾分,美國總統可以代表全世界跟外星人嗆聲,坐在空軍一號裡無所不能。就像這樣,全世界的歡呼,喔耶,好萊塢式的從不失敗。英雄、傳奇……美國就是救世主。

大部分的美國人也自以為是萬能的,他們驕傲的以為是世界上最優秀的民族。可是錯了,真是他媽的大錯特錯,這群笨蛋至今還活在他們自己的電影世界裡,一個不真實的夢和自我膨脹。然後呢?用這些媒體的力量向全世界展示假象和狗屎。真是他媽的完美和政客的傑作。

美國人像是練了一身肌肉的早洩男,這群大力水手卜派其實是性無能的,外強中乾的,就像在蘋果中的蠕蟲一樣溫暖而笨拙。紐奧良遭卡崔娜颶風席捲之後,這下糗大了,全球首屈一指的強權在世人面前獻醜,只有大便與擦掉大便。

從新聞上我看到的畫面是一個人開著車往水裡衝。喔,我的老天,老美已經天真無知到自己以為是電影世界裡面的奇蹟嗎?布希搭著空軍一號到了紐奧良對災民說:「我馬上就要飛離這裡,但我要你們知道,我不會忘記我看到的。」好,聽著,這呱呱叫真是他媽的讓人高潮,感覺力量升起;親愛的同胞們,這就是混蛋。

接著,我有一個念頭:老美只有一種獨特的姿態:很虛。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Hi!親愛的小護士:
好久不見,近來好嗎?自從上次出院到現在以來,我日以繼夜的想妳,呃……我的老二截肢以後,一直很不能釋懷,也還是一直思念著它;妳知道嗎,我只要每次脫掉內褲,就會想到過去……那截掉的五十公分。捐老二一根,救人一命。小護士,我捐獻的老二,它現在還好嗎?

我現在很努力的活在台北,這裡的人臉孔都長得很像,鼻子嘴巴耳朵表情都差不多……淺淺的湖面上有一層薄薄的冰。聽氣象局說今天和明天有颱風,晚一點的時候,風確實有點大了,垃圾滿天飛,不過沒有閃電;昨天我的飲食還算正常,胃裡有羊肉爐、老虎麵、雞絲飯、豬血糕,都是一些夠狠的傢伙,不過,我還沒吃完十二生肖就拉了六次,現在連屁眼都是痛的,火辣。剛剛,我喝了杯咖啡,吃了一些麵包,然後騎腳踏車衝到龍捲風裡,原本我想在颱風天打羽毛球的,後來,我只好拿著球拍站在雨中,感覺也很不錯。

我的第三本書還是在難產的邊緣,我想讓我的文字爆跳起來,可是很難。我在想,這需要多喝幾瓶酒才會有感覺。而我確實是想寫一些夠勁道的,不是那種清粥小菜和情人節套餐。我想讓自己變成稀有的,儒家的思想腐化我太久了,孔子的論語很爛,是狗屎的暢銷小說。

小護士,妳們開給我的藥顯然不太管用,劑量上可能也出了一點問題,雖然我上次咬了醫師一口,但是我覺得那是我的得意技,妳們也不能因為這樣而報復我。雖然我每天按時服用,不過,還是經常神經衰弱,雙眼茫然,身體無力,心情沮喪。

噢,對了,妳上次的護士服屁股都露出一半了,我覺得如果再短一點會更好,對妳們醫院的病人也許會有很大的幫助。不過,妳吸我老二的時候太用力了,我不是很好受;更嚴重的是妳一個晚上還要八次,這就是妳的不對了。妳知道的,我不是超人。好,良藥苦口,忠言逆耳。最近,也好像沒有什麼好玩和有趣的事,我還要寫信給很多人。先這樣。

祈祝
吃飯先喝湯 不用請藥方

法克潘敬上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