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跟打全場的籃球一樣爽的感覺,呃……你知道的,跟三對三的鬥牛不一樣。

這幾張照片是三月二十四號在THE WALL,糖果酒、緯緯和我﹝Nikii 拍的﹞。然後,我們最後胡搞瞎搞的一首搖滾名曲:smoke on the water,簡稱水中煙,哈哈。Fire in the sky……空中火,哇哈哈。

我常想那些在台上會發光的人,他們如何控制全場的狀況和每一個細節,這當然是個學問。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好久沒跟文字喝咖啡了,呃……你知道的,這就是把文字擬人化的意思哩。而且呀,文字也會發牢騷的:「嘿,潘,你最近都在畫圖,不寫東西囉,這樣很不公平呀。」然後,我就說唉呀唉呀,真是不好意思喔。這樣。

糖果酒3/24在the wall 的表演成功,很爽呆。昨晚董事長發片人也爆多。就是在the wall,連續喝了兩天的酒,呼……頭到現在都是昏的。想好好的想一些事情都沒有辦法,全身上下沒力量。

這幾天發現自己的手機頗爛,會當機;胡亂設定一通之後,連來電紀錄都無法顯示。只要我沒接到的電話,就不知道是誰打給我。真是他媽的糟糕。

眼睛還是很痛,不太能夠長時間在電腦前面畫圖,寫寫東西倒還可以。

喝酒的時候,一個朋友說我像天蠍,不像射手。喔喔喔,我說我就是射手呀,怎麼會讓人家有天蠍的感覺呢?還有,講冷笑話的時候,我也說了兩個,呃……其實都是舊的,我也還沒發明新的冷笑話。其中一個是這樣的:教官問學生:「有沒有應到未到?」學生說:「報告教官,沒有聞到。」

幹!不是很好笑。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畫完了要交的稿子。呃……拖稿了;最近太忙,這也沒辦法。
吃了二十粒的葯,加兩匙藥粉,分四次吞完。該睡。
我沒有辦法春天吶喊了。
「台灣不錄」的表演是三月十七,不是十五;之前記錯。
牙痛、脚痛、胸口鬱悶。
醫生說我的眼壓過高要小心,還有不要熬夜。
超忙。
憂鬱勞碌被迫害妄想症又重新復發。
我很想好好的打一個手槍:寫文字、畫圖、攝影、彈吉他……,這是一種自我療傷的方式。
「A式委員秘密倫理道德熱戀光景消逝體肉模糊研究片」,簡稱A片。
很多時候,並不想把事情搞大。否則,很多東西會是花的。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八點,牙痛為主,頭痛脚痛為輔,於是起床吃藥,中西合併。也試了自己發明的一些秘方。刷牙洗臉之後,腦筋一片混亂寒冷,糟糕慘痛的人生。

嗯,前一陣子冷酷的好像連棉被裡都有冰塊,今天的溫度就好多了,這才是像適合人的氣溫嘛。

晚上我在the wall有表演,Taiwan blue,應該算是義演。阿吉說六點發譜練團,然後直接上。我覺得這樣很酷。

聽vai 的新專輯,我要買兩張。

24號和糖果酒、亥兒、C大調在the wall也還有一場。

好想睡。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