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1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個道理就跟朋友來家裡有些人會泡咖啡一樣。「嗯,寶貝或親愛的,來個四五杯吧。」於是,就有了那種煮咖啡聞香的樂趣。這是那個過程,慢慢的哩。「嗯,那麼,熱騰騰的咖啡來個一百五十杯吧。順便,卡片來個兩百張吧」靠!這時候,好幾個西雅圖咖啡的乾妹妹也不夠用呀。喔喔喔,手也會畫到斷掉。

以前,會自己做卡片,在紙上面畫呀畫的,灑個金粉或是雪花飄飄之類的,增加一點逢年過節的氣氛。要好的朋友四五個就畫個四五張。裝在信封裡,貼上郵票,寫上住址,咚咚咚的投到信箱裡,表示「嗯,我也來了唷,總算對節日和朋友有個交代了」像這樣「噗」的吐一吐口水,把貼歪了的郵票的位置挪一挪;連那個動作都還很有趣呢。哈哈。

現在,不一樣了。有e-mail 很方便,卡片也有現成的;上網選一下,連想的時候都不必太花腦筋。滑鼠按右鍵、複製、貼上。隨隨便便的名單就有一百封以上。這些「表示自己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方式無孔不入的改變了你和我:mp3、msn、e-mail……,全部都是些現代化的命名。比易開罐還要快速而且冰冷喔?大量生產又乾淨俐落。

呼,年就要到了;連「年」這樣的怪獸也都不知不覺的虛擬了起來。嗯,那麼,看完這篇文字以後,你也閉上眼睛想想那些老朋友現在過的好不好?他們的笑容是什麼樣子的呢?其實,你也不用尷尬的打個電話問候之類的。

好吧。msn 很快速,滑鼠移過去就會自己探頭出來了,連「咻」的一聲都沒有哩。大多數人的心情都會寫在上面,意思到了就夠了,你只需要看一下朋友的近況就好了,不是嗎?哈哈哈。人嘛。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口白﹞
嗯,好啦。實際上,我也不知道在這邊有什麼該說或不該說的知道或不知道。
嗯,管他。你瞭的,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對,他媽的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

﹝歌詞﹞
1.
你把我剝開就能看見血,是陰或是陽。
拿命在玩這類漢子的胸膛,一生,消耗在那一把看不見的鑰匙上。
好極了呀,在那些末日的早晨,再糟能有多糟?

「即使,後來的人紛紛讓路。風也不會為你流下眼淚吧?」在夢裡塑膠人是這樣挖苦我的。
你說,我們難免依賴著風中的明天,那個血肉糢糊的童年。
新的輪迴,新的十八般武藝,我們安安靜靜的被溶解。
雖然如此,我還是要向忽隱忽現的滄桑致意。
「萬歲!」

「你想你會老實的回答嗎?」忘了是誰這麼說。
沒有關係的唷,反正天空總是太高太藍。

2.
裸露著身軀的台上,沒有一個時刻比現在還要嚴肅。
寶貝妳說我是飛得最久的那一雙翅膀,在天空放電。
「你不會迷路嗎?」
天命總是會亡於好功夫的,這才是刺客哪。

3.
黑,有哀愁,也有心中最豪情的嚷嚷。
不信你看,你把心劃開就能看見我的風霜。
不要問為什麼千百年來讓我哭笑不得。
你知道的,那好像在說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兒,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兒的釋放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呀的比方。

4.
殺進這轟轟烈烈的歷史,讓這些和那些的事件含含糊糊。唉,管他。
我終於明白美好的事物只能想像哩。
那一片被天空割斷的原鄉,總是說來話長。
灰燼中提煉出的一種冷焰,是絕對。
刺客,是手臂上赤色的禪;是命定。

5.
東方的寶藏,在我們四週閃爍。
「這怎麼可能?」上帝笑了。
好極了呀,即使這城市淪為廢墟,也不會顛覆這個夢的符號,成長。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睡過頭;而且,昏睡了一整天。
手機沒電了,再醒來時,未接的訊息有五則。
今天是周五,朋友要找我出去現在也來不及了。

V在msn上問我「潘,星星為什麼會在天上?」
是呀,星星為什麼會在天上?我說我不知道我還要想一想,因為剛睡起來清醒指數只有百分之十,先等我洗個澡再說吧。

好,是這個樣子的:「很久以前,每一個小孩都會有一些星星,在他們小的時後,也不一定幾歲前就是了。」我這樣說,「只要每次一哭,一不爽,就會丟一顆到天上。」
嗯,所以天上就都是星星囉?V問我。
對呀。於是我又說:「是在他們睡覺的時候丟的唷,大人都不知道也不會在意吧,所以,天上的星星就越來越多了。」
哈哈哈,V說我的故事很白色、很童話哩。我說是呀是呀我是呀。
接著:「每一個星星就是一個夢。所以,當妳抬頭看看天上的星星時,也要想一想,妳小時候丟掉的那些星星在哪裡喔。」

後來,V就說她要去洗澡了,跟我說話太無聊了吧?洗好幾個小時都沒有回來。我就一個人跑到馬桶上讀詩去。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造化賦形,支體必雙,神理為用,事不孤立。【文心雕龍--劉勰】

大家早安。以下,二分法基本練習:
人分賤和不賤兩種
男人分行和不行兩種
女人分會吹和不會吹兩種
男女的戀情分全裸和半裸兩種
狗分鳥你和不鳥你兩種
愛情分你死和我活兩種
奶分超現實和超寫實兩種
工作分快要抓狂了和已經抓狂了兩種
哭分憋住怎麼會這樣和憋不住怎麼會這樣兩種
音樂分爽和不爽兩種
考試分阿密佛陀和嗚呼哀哉兩種
政治分操他媽和操你媽兩種
演藝圈分你不知道嗎牛b和妳搞屁呀傻屄兩種
好的攝影分頂和推兩種
恐龍分印象派強暴和野獸派輪暴兩種

法克潘只有超級欠揍這一種。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注意幹很久了
它一直黑白配男生女生呸
幹!
好一個吹口香糖的泡泡

超市裡面隨便找一個彪型大漢
跟他說:你怎麼不去死一死?
又冷又下雨的是怎樣?
北極都不北極了

小心月台間隙
大塊雞排
放屁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搬弄一下這些老人家。

卡爾維諾﹝1923﹞出生的隔一年,卡夫卡﹝1924﹞就掛了。
蘇東坡﹝1037﹞大我829歲;真猛。那時候牛頓都還沒發現地心引力呢,甚至連出生都還沒。
畢卡索﹝1881﹞大我85歲。
JIMI HENDRIX﹝1942﹞大我24歲。
我應該叫畢卡索爺爺,叫JIMI HENDRIX伯伯或叔叔。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明月孤照 往事難追 思念之情未消減
今日他為求死來 荊軻雖已去 生復何歡
烏雲染不黑天邊月 狂風吹不落滿天星
歲月流不盡英雄血 刀刃掩不住丹心輝

酒酣耳熱之際 對天地高唱壯士行
漂浮半生 如海上一葉扁舟無人聞問
絕世武功 滔滔天下 知我者誰
茫茫亂世 把酒杯歌 何其有幸
一琴一歌一知己 任風去來 不也瀟灑
一滴一聲一嘆息 知己何所在 長空孤月明

鳥鳴啁啾 雨滴淅瀝 心是江河日月 噓氣成雲
蒹葭蒼蒼 白露為霜 所謂伊人 在水一方
江河濤濤 道阻且長 溯游從之 宛在水中央

水兮流兮大江去兮 風兮浪兮天涯去兮
人兮己兮萬煙滅兮 天兮星兮日月照兮
風蕭蕭兮易水寒 壯士一去不復還
生復何歡 死又何懼 生死不過轉瞬間而已

(相片為刺客合唱團緯緯)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們有太多的亂象都不知道卻只是裝作笑笑的樣子
反正明天一大早醒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們都日復一日在這個不安的事實裡過了下半輩子
也在這個城市裡扮演好一顆用不完的電池

你應該慶幸比那些無家可歸的孩子還多了一碗飯吃
也還有一點尊嚴在這個不斷道歉的城市

在靜下來的那一秒鐘開始想想是不是學會了禮義廉恥
在msn 上打一個笑臉到底有多少虛實

快畫一個繼續呼吸的價值
趁你的夢裡還有那一張紙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這是我很久以前做的一個黑的聯想練習:

硯台墨汁。電腦當機後的螢幕。病。仙草冰。人的心。勢力。燒焦的火柴。醬油。關燈。重金屬。性虐待。帶墨鏡不笑的黑人。垃圾袋。電影院未開場時。烏鴉。喪禮禮車。墨魚。鋼琴黑鍵。我的肺。反攻大陸鞋。巫婆。老鼠屎。膠盤唱片。指甲的污垢。棺材。魔術師。卓別林。思想。狗鼻子。

「潘,那黑紙呢?黑紙會讓你聯想到什麼?」她問。
「黑紙呀?」
「嗯,黑紙會讓你聯想到什麼?」
「把這些通通包起來,丟到大海裡。」
「膠盤唱片不能丟唷,我喜歡膠盤唱片。」
「哈哈,小笨蛋。只有用心才能看清楚東西;重要的東西,肉眼是看不到的。」
「笨蛋。這是小王子嘛。」

Msn上面的暱稱變化跟天氣一樣。
「有誰需要影印機嗎?」J 問。
「哈哈。通通包起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種風格。

^___^

餓。K覺得自己是一個強暴犯。他的心裡面充滿了罪惡,而且不知道會不會再犯。

他最喜歡「痴漢列車系列」。每天坐捷運的時候,車箱內有著那麼多不同的機遇;是呀,每天都換不同的陌生人。而且從他家到目的地,可以搞兩個,甚至三個、四個、五個……。

那些素人,當她們脫掉她們的內褲,被幹了以後,那個屄就已經不再是屄了。平常的羞愧、神秘、束縛、姿態,全部都會因為陽具插入的那一秒起開始,不再有著原來的氣味。

星野流宇先是跟女老師在床上愛撫,摸奶、舔屄,然後把屁股翹高,再舔屄,舌頭就那樣忽深忽淺地探索。男人接著進來,手指插入,星野流宇的手開始抓著男人的陽具,徃嘴裡塞。之後,男人開始幹她,求救似的哀嚎,聲音餓和渴,操到男人射精為止,接下來抽咽。

K今晚用牙膏抹在陽具上打手槍,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做,前所未有的刺激,而且一直到射精以前,不會傷感。但是,從射精出來的那一刻起,k開始後悔。他深深感覺他自己關照到了畫面裡的女人,卻忽略掉了現實裡的愛情。

^___^

早安。各位。不好意思。

每天進到辦公室裡跟同事說「早安」的那個時候都是軟趴趴的,嘴角的笑容也都還沒清醒。

「唉呀,我還沒睡飽,真是後悔呢。不過,我今天晚上一定要遵守早睡的原則唷。」那個樣子真像是從腳底拿起自己的皮鞋叩叩叩的敲著腦袋跟自己說,「是呀,不應該再這樣下去了。」

每天都熬夜,也是不太好的。說「早安」應該像是當兵那種「報數!」啪的一聲,很有力量的呀,怎麼會突然變成像棉花糖似的呢?真是奇怪,哪一根筋不對勁了?

^___^

我跟甜甜妹五號說了一個從朋友那裡聽來的冷笑話:「教官問學生『有沒有應到未到?』學生說:『報告教官,沒有聞到。』」甜甜妹五號一聽完,把從麻辣火鍋裡剛吞下去的魚丸吐出來:「哈哈哈,潘—學—觀,你說的這個笑話。真的,真的……很好笑。」
「多謝。我一向熱情奔放,創意無限。」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嗯,關於夢的事。

您看過日本Mr. children樂團的那首MV嗎?讓人的心有一點小小的刺痛唷。幾個中年男人在不安的現實環境裡尋求另一個保護和慰藉,就為了完成年輕時的音樂夢想。是呀,真是感人噢,這個再也簡單不過的概念卻讓你我都熱淚盈眶。

那樣的畫面或鏡頭也許真的輕輕地觸碰到了你的心,靜悄悄唷,是嗎?
「唉呀,那為什麼我不現在就開始去做呢?」溫暖的心是這樣在吶喊著呢。

對呀,「您所有的音樂夢想都將如願以償」不是應該這個樣子的嗎?「音樂從現在開始短期班」即日起開放報名,給還有夢的您。2005年構想結成前日。0.3音樂教室。

【畫面取材自MV:kurumi by Mr. children 】
對了,這裡,盜連一下。呵呵。http://marksboy.myweb.hinet.net/kurumi.wmv關於這個團,因為美麗在日本,所以知道一些他們的近況,也跟我聊過一些關於這個團的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不知道應該如何化解那種尷尬,說真的。再一次遇見她之前,也還沒想好我要說的話,連草稿在心裡面都還沒有一點雛型呢。「不爽,什麼態度嘛!真是的。」那天,她最後是那樣氣呼呼說的。

「開車開到煙當共掉下來還被警察笑」是今天早上我發現比較好笑的MSN 暱稱。這個充滿了自信的聲音、劇情、畫面的暱稱對我來說,特別有喜劇效果。

「潘,你只剩幾個小時可以睡囉,今天還有很多事要辦。」心是這樣慎重的說著哩。
因為心,我想到一片綠油油的草原。對,是草原唷。這個時候,應該放一點Bob James 的鋼琴演奏曲吧?在要辦的很多事之前,聽一點fusion風格的鋼琴演奏曲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雖然聽不懂那些是什麼複雜的和弦進行和轉位,不過,倒是可以從那樣的旋律裡感受到一陣陣青蘋果綠的風從臉龐吹過來哩。

一天裡面,如果一個小時談一件事情,那麼,把八個小時切割開來的話,也只能談八件事情呀。喔,咖啡也喝了八杯,真是恐怖。因為是這個樣子的原因吧,我開始羨慕起那些一天只需要做好一件事的人。

鈴……。電話聲音響了,是綿羊小姐打來的電話,綿羊小姐穿著一件厚厚的外套噢:潘先生呀,今天取消了吧,不用出去了。因為外面的天氣實在是太冷了呢。

掛上電話以後,我又繼續想著關於那些「幸福女人」的夢和讀者喜歡看的是什麼樣的文字呢?像是經常收到的e-mail 那樣富有哲理性的文章我是怎麼樣也寫不出來的呀。我並沒有說謊。而且,我實在也不知道如何化解這種所謂的尷尬。

我坐的椅子就在房間裡面滑來滑去呀;坦白說,在我心中那一片廣大的草原有太多為什麼了,就像雜草一樣不斷地冒出來。真是傷透了腦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點四十幾分了。P應該睡,可是沒有。他躺在床上,只是用棉被裹著身體,靠著牆的邊緣,讓自己有一點安全感而已。他的腦筋現在想的是下午沒有喝完的第九杯咖啡。
「死很困難,活著也不容易。辦的到都應該值得驕傲。」對,這是p的結論,藍。

「你有沒有遇過MSN上的人全部離開?」
「有。我遇過。」
「連藍色人都是唷?」
「是呀,全部消失了。」

DJ說最近實在是看不下去我寫的文字了,頭很痛。

我想到了我以前的一個學生。忘了他叫什麼名字了;長得憨憨的,身高差不多有一百八十幾公分,理著一個小平頭,如果在隊伍裡面,他應該是排頭的那種,打籃球的話,當中鋒也應該沒有問題的身材。

學了一個禮拜,第三堂課的時候,他跟我說:「老師,我去參加西索米喔,吹喇叭,很好賺耶。」
「呃,你……會吹喇叭嗎?」
「幹!不會呀。當然不會。可是,只要混在隊伍裡面,裝個樣子就行了嘛。」
「混在隊伍裡面?」
「對呀,好玩唷,就是混在隊伍裡面,跟著他們一起走就好了。你要不要一起來?」

我真的很難想像自己:頭上戴著一頂像高中生的大盤帽,手上拿著嗩吶或是什麼的,套著水藍色的西裝,腳上穿著一雙擦得波兒亮的皮鞋,呃……像個代客泊車的,跟著隊伍,在萬華的街道上大步前進。後面跟著濃妝豔抹的熟女們五子哭墓。幹!我是……電--吉--他--老--師。

優越感。

像是這樣的,有一點好笑而已。灰藍的拼貼,如何?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個黑色的膠帶是什麼?」
「喔,那個呀?呃……你只要把它撕下來,貼在牆上,它就會幫你吸收一些不好的。」
「不好的?」
「對呀,不好的,全部吃掉唷。像吸音棉一樣。」
「全部嗎?」
「嗯,全部。看你在哪裡,就貼一張。」
兩個世界的雙重拼合,重複曝光。解釋。不斷的在解釋。

「那邊,整面牆的下面都是哩。」
「嗯。你最好是貼在角落,陰暗一點的地方,才不會被發現。」
「被發現?」
「對呀,黑色膠帶上,會有你的資料。被發現是你貼的,就不好玩了。」

關於那些黑色的,遲早會貼滿整個世界……。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咖啡豆嘩啦啦的掉下來的時候,口水是不是快要流出來了呢?噢,不管是不是熱的唷,那種氣味,透過腦筋傳來訊息就是:「嗯,一切又是一個美好的開始呀。」像是這樣的早晨。

泥巴。那邊不要過去。「你會整個人都沉下去,被淹沒的。」雷公說,「而且,想求救都沒有人會理你,你知道嗎?就算是我,也幫不了你的忙。」雷公是不喜歡和稀泥的。那。種。

電視上本週最佳十大灌籃的人都快要跳出來了呢。不要急呀,這是遲早都會有的互動式設備。而且,如果畫面有巧克力的話,也會潑的你滿臉都是唷。

嗯,他們都是從熱手練習就開始的。總是要一步一步來的,不是嗎?猴子戴上了天使的翅膀說:「唉呀,塞太多東西給你不好啦。那麼,在悲劇發生以前,我願意離開阻止一切。哈哈哈。」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太over了。」美麗說我拍的那幾張照片。
我的壓力就像這樣,我說。

下午兩點多,叮叮叮,有人按電鈴。
「你好,請問潘先生在嗎?」
「喔喔,我就是。」
「潘先生,您好呀。我是郵差先生。這是朋友託我送給您的禮物,麻煩您簽收。還有,您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出去唷。這樣子,不太好吧?」郵差先生真有禮貌,打扮成維尼熊的樣子。
在他拿給我的牛皮紙袋裡,裝了一隻橘色的大象。

因為這樣的關係,我聞到了柳橙汁的味道噢。
一、二、三、四、五、六、七……,一共有七杯。而這杯柳橙汁呀,是編號第二的。

極細字簽字筆,黃先生一筆劃呀一筆劃的慢慢地畫出蛋捲睡覺的樣子。
在有皺折的義大利水彩紙上畫,筆尖一下子就壞掉了啦。真是笨蛋。

「節日發的餅乾不可以換,你拿到什麼就應該是什麼唷。」阿姨從窗戶旁探出頭來說。
好,然後你們試穿一下那幾件衣服和褲子,上面有跳跳虎和黃色的月亮。
喂,雞年就要來了呀。
黃先生這幾年才學會做另一種角色,像是爸爸。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噓……我拿掉了一個小孩,你別說出去唷。」她的嘴唇微翹,在208號床上這樣跟我說。
不管我怎麼回答,心裡面都會難過起來。

陽光終於出來露露臉了,紅通通的哩。經過樓下的花店,又開了。新的裝潢和光線,新的擺飾跟陳列。我買了20朵玫瑰花。
「你可以寫一首歌了噢。」她說。
「不需要呀。」
「如果我們分手了呢?」
「也許就會了吧。其實,很早以前就想寫一首歌了,關於傻子的。」

縫紉機上貼著大紅色的「囍」。
「你比玻璃還脆弱。」她說。
「嗯。」
「像很薄的氣體。」

快過年了耶,圍巾上的小熊也這麼認為。
「十天後你願意去嗎?」
「我更喜歡待在台北。」
「那麼,來玩捉迷藏的遊戲吧。」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販毒的女孩說:「謝謝。」
我不喜歡冬天。

巧克力蛋糕和刺痛的左腳,讓。我。起。床。
我硬要睡的勤勞,又被打破。

那個男孩攔下飛機。
耳語:「喂,你能告訴我為什麼你要吹口哨嗎?」
頭非常痛呀。

紅色的怪獸帶著冬天的下午來找我麻煩。
「潘先生,我開一個月的葯方給你唷。」
是呀。她也是這樣冷靜的說。
這個症狀,呃……自求多福。或是說,這是每個人都有的。
「而,你必須要離開它。知道嗎?」
呼,額頭不斷地在發燙呢。

那些童話呢?人應該都是都喜歡它們的呀。
把喇叭的音量轉到刻度五。
準備。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才起床沒多久,菸灰缸一下子就滿,太多屍體了。一點也沒有出乎意料之外。
放他奶媽的屁!隔壁又在整修房子,電鑽的聲音像豬叫的高潮。幹!
「可以居」的行書掛在客廳的牆上,儘管它是冷漠的。

溫習一下過去,零散的片段而已。沒什麼。
「g 打了那場棒球之後,七孔流血了,你知道這回事嗎?」
「嗯,我聽說了。」
「那,這上面怎麼都沒有人呢?」
「對不起。」

風很大,而且就要來了哩。
不過,那好像是過去的事了;而且呀,聽說溫度回升了。
聽說。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傍晚,從舊檔案夾裡挖出兩張在bali 拍的照片。
二零零四和零五,我都要感謝緯緯,帶我離開原本我就想要離開的那些。
不要太去管那些氣流是否華麗。我們終究看不見,不是嗎?
「記憶中的形象,一旦在字詞中固定下來,就被抹除了。」馬可波羅說。

然後,我慢慢地起身。在塑膠罐子裡,找看看有沒有不同顏色的糖。
「是呀,冰箱的飲料也沒了耶。」
關上窗,我又咳嗽,繼續的咳;酷斃了的綠中帶點紫。

很灰呀,昨天。
在紙上畫了一隻斑馬,N說斑馬不是這個樣子的啦。
哈哈。哇哈哈。哇哈哈哈。
「好好好,乖。斑馬不是這個樣子的。那麼,妳說,下一個鏡頭要擺在什麼地方呢?」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