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12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倒數,就像男人要射精前和女人要高潮前說「我要來了……我要來了……」一樣。五、四、三、二、一,碰!爆炸開花。一開始,我們就會緊鑼密鼓的想好了哪些要和我們一起徹底時髦的性伴侶,在最關鍵的那個「來了」的時刻左擁右抱,心花怒放。接下來,各式各樣的簡訊過招,齊天大飛。

不過,法克潘二零零五年的第一個願望也算達成,呃……超級早起。好,各位,我要去3p了。掰。二零零五年,哈哈,我也來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個角落擺著一張綠色絨布的沙發特別誇張
寶貝的手墊著臉頰側在筆記本上 睡的甜又香
幾分鐘前她還像個頑皮的孩子在這間房
或許現在忘了數羊 心已經飛到千年之外尋找寶藏
春夏秋冬過了好久 口水流呀流的流在筆記本上

另一個她 靠著斑駁的破牆 用左手的食指在玻璃窗上畫著 傷
木質地板的線條強勢的不像樣 如同一杯潑灑滿地的海洋
對街的高樓大廈和巷道 隔著窗的排行 幾弄幾巷
凝望空氣的另一種光 畫著圈圈的手掌 明顯的不太一樣
她專心聆聽 這冬季折扣夾著盛大演出的時尚
是誰說慾望的形象 令人讚賞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他低著頭專注的那隻手 玩著甩線木偶 當一個自信滿滿的導遊
不管今天是不是週末 在異國的人行道上 舞弄那頑皮的秀
前面白髮斑斑的老頭放慢腳步回過頭 看它滑稽的樣子 顛簸
穿著紅毛衣的小男孩 腳像磁鐵一樣停止了行走 瞪著大大的眼眸 歪著頭
怎麼會有跟自己身高一樣的頭 糾纏又忽高忽低的泰然自若
不管路旁車水馬龍的節奏 擺頭 張口 甩線木偶下一步要做什麼
默默的遨遊 觀眾匆匆的走
只有他知道 這玩意兒該耍的有血有肉 或者著魔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27 Mon 2004 10:51
  • 就寢

那個詭異男人的眼神
從浴室外的門縫裡瞧進來 嘴角往下沉
藍髮的女人 右手戴白色手套 表情受困
冷血的面貌 卻又像是逃又逃不掉的悶
鷹頭人身的鏡子反射出 恐怖訊號的死神
在過期的驚濤駭浪上 掃過幾輪

這是一張貼在牆上的海報 就在西雅圖咖啡傳單的左上角
陰冷色系的調子不起眼也不協調 卻很跳
用手電筒的溫暖照一照 那有光的地方緩緩的繞
圓圈圈在海報上飄呀飄 這個早晨自製的粗製濫造

煙霧瀰漫裡混著steve vai圖騰的三角 和幾米畫的超現實線條
joe satriani的光頭照 瞧一瞧 這些荒謬和不協調
好與不好 看怎麼組合這些注音符號
我只是亂加一些東西 讓它看起來不那麼沉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一】
嗯,大家早安。我們先聊一聊村上春樹。

其實,村上春樹在我的寫作過程裡是一個很重要的代表性人物。從他的第一本小說「聽風的歌」開始,我就喜歡他的那種筆法和調調,而且,對他的文字加以研究、破解;不過,我的意思是說在那個時候。現在的我已經沒有那麼喜歡他了。不過,事隔很多年,我現在還是覺得他很屌,我沒有說他不屌。至少,他只花了三個月又一個禮拜就寫了「挪威森林」這一本他媽的幾十萬字厚厚的小說,光是這一點,我就覺得我沒有這個能耐。

從他的「懷念的一九八零年代」這本書之後,我就再也沒有看他的書了。為什麼?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覺得他已經走火入魔,變成一個暢銷作家,是大量生產的,很難得再有好的小說出現;另一個是覺得他很會牽拖,寫的東西淡淡的,口味已經不適合我,殺傷力沒有以前猛。

對我來說,「老」或是「走下坡」這種事,就像是我看村上春樹一樣。

【之二】
關於偶眠的一些故事。

「偶是學猴的人。」許純美說。
直到最近,真的,直到最近……這操他媽的變成一種甜甜圈流行。而且,你當然知道我說的這兩個活寶是誰。

【之三】
「本人已經超過十八歲,已閱讀並了解本站的安全規則,現同意於本站內嬉戲時遵守這些規則,並保證為本人行為負責。」好。靠!這真是令人啼笑皆非。當然啦,頭腦清醒心智成熟的,都知道這種問題的答案只有一個:「關我屁事?」

接著,我比較喜歡不管怎麼悲壯或再怎麼悽涼也帶有一點喜劇味道的。像我這種胸無大志的人,寫太正經八百的文章會無精打采。呃……我呀,真是與生俱來的賤格。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了。生活就是這樣。這禮拜看完的四本書是「過於敏感」、「少年阿莫的秘密日記」、「常態的瘋狂」、「導演功課」。「少年阿莫的秘密日記」是我第二次再看的。呼,還有很多書還沒有看。
無厘頭也比不過周星馳。這年頭姓周的都乘風破浪,屹立不搖。叫……周學觀,很難聽。呃……潘星馳、潘杰倫也不行。
如果鐵窗的距離再寬一點,貓很容易就會跑進來。
半夜四點,7-11超市買便當吃。店員問我為什麼不去買永和豆漿。
甜甜妹二號跟我說了很多,像是我「應該要往有光的地方去」之類的。
吃過苦中苦,有時候未必會成為人上人。傍晚,寫了一首歌詞,歌名叫「哇勒幹」。書桌更加混亂:譜紙、速寫簿、筆記本、相機、一堆從雜誌上撕下來的資料……,乍看是上進心,其實是自我憎恨的具體表現。
這是我三歲的時候的照片。難道,彈吉他真的是我的天命?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打炮,怎麼打呢?打炮其實是一種哲學和藝術。呃……你知道的,現在是二零零四年,滿城春色,A片一堆,只要跟朋友或同學借,或是網路上隨便的找,您就可以發現白雪公主大戰七矮人,或是草莓牛奶單挑混蛋棒球隊系列。當然,您有力氣的話,還可以練一練直昇機武士旋轉功,讓自己不再只是男上女下的傳統風味。呃……這麼說好了,現在是二零零四年,你知道的。淑女都變浪女的時代了,這樣,世界才會有高潮。對吧?

第一步是接觸。這就跟彈吉他,每一個老師都要你先爬格子熱手練習一樣,懂吧?男女見面以後,如果有性意向,總會有一些接觸。女人喜歡男人輕柔地摸她的小手,在摸手的時候會有些暗示,讓女人春心蕩漾起來,幻想讓男人抱著、吻著的感覺,這就是……功夫。嗯,功夫不只像李小龍或周星馳那種。好,不要笑。如果,在摸女人的手時,緊張得發抖,或神經質的做些小動作,你必須要知道,女人不會喜歡,反而會倒彈。嗯,那麼女人喜歡什麼呢?女人喜歡的方式是男人握著她的手,然後用食指在她們好冷的小手心裡……輕柔地畫著;聽好了,畫著,不是要你在她們的手掌心畫「fuck」,好,我知道,您還不笨。您也可以不時地握緊一下,當然不能讓她覺得痛,不用表現的像大力士一樣。嗯,像這樣,女人就感受到男人想要她,希望抱這個女人,說不定有個外來的力量,會讓女的順勢倒在你懷裏,享受美妙的春天即將來臨。

第二步,看到女人不反抗握手和暗示後,男人應該得寸進尺,進一步摸手臂、肩膀等地方,女人要是受不了,會有輕微的呻吟,這時男人力量應該再大一些,加把勁,把女人一把抱入懷中,動作要像計程車一樣快、要像迅猛龍一樣猛,女人最喜歡男人這麼強烈,然後緊緊的抱著,把身體貼在一起,密不可分,這也是多數女人需要的感覺,很多歌詞都是這樣寫的,不是嗎?一邊愛撫、一邊在耳邊輕聲細語是少不了的,可以問一些較為刺激的話了;好,千萬別討論政治。你應該問的是像「妳的乳房脹嗎?」這種。這個時候,全天下的每一個女人會脹紅了臉,說你很討厭。好,沒關係,你可以呻吟,不用太大聲,這也是一些成熟的女人所渴望的。女人知道你投入了無比的情感,下面已經開始醞釀了。這個時候,你可以把她抱的更緊,然後有意無意地把手碰到她的乳房和神秘三角洲,讓她感覺到你人生的目標。

第三步是吻。呃……這不是像電視裏那樣,一抱就吻,性慾強的女人不喜歡太早。吻要熱、要軟、要長、要深、要活,我敢打賭這將會很棒,好,你表現的很好,女人的下面已經不可思議的口沫橫飛了。你的舌頭應該在女人嘴裏不斷地碰她的舌頭,時快時慢,有時要用唇熱吻一陣子,有時要轉動頭部,讓吻變換角度,女人這時多數會站不住了,男人就可以抱著軟綿綿的女人坐下來,最好是在床上,呃,其實,其實任何地方也可以。好,不要停,千萬不要停!你的吻應該要繼續,一直吻到女人不由自主的小手伸向你的那話兒,身體滾熱發燙,緊貼男人,這證明女人的性慾在這個節骨眼上已經很強烈了。男人!你這個時候就要趁女人沒有反抗力時,開始脫女人的衣服,動作要輕柔,一樣,不要停。更不要去評價女人的衣著,白痴都知道這個時候不要做任何評論。嗯,脫得差不多快要精光了,男人可以讓女人用手環繞著自己,開始脫衣脫褲,只剩下內褲,讓那突出又偉大的的那話兒給女人感覺到,只差沒有在上面簽名留念而已。這個時候,女人是最情深的,你可以輕輕地拿起女人的小手,讓她愛撫你的偉大,告訴她,它有八百年的飢渴了,非常需要女人的手來安慰,不然就會凋謝枯萎的。好的,成熟的女人多半會動情的摸著那話兒,隔著內褲去拯救它,男人,這個時候你要放開手,讓女人用力一搏,一邊呻吟一邊親吻褲內的突出物。

第四步,好吧,讓女人衝刺一下。男人這個時候不用猴急的脫褲子,你憋尿太久了嗎?還是你想要嚇死人?嗯,我知道,你的那話兒現在已經快要爆炸了,但是,世界還沒有末日。你可以一邊用嘴去找女人濕濕的嘴,一邊開始用雙手去摸奶頭,嗯,這種感覺不是每個女人都有的,只有那些非常懂得性的女人才知道奶頭的作用。你慢慢的摸索,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對,奶頭。如果不是波霸,呃,你應該抓的住,好,用你的嘴去含一個,另一隻手不用打拍子,另一隻手去摸另外一個,交替進行,記得,要輕輕的……拉、揉、提、含、吐。好,這個時候,女人的下面都感動的哭了,你知道的,丁字褲也應該濕透了,對吧?好,你要裝做不知道,唔……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那樣,不過這時候,你如果不介意那話兒斷掉的話,也可以讓她坐在你的腿上,感受一下這種濕的程度。這個嘛……來點音樂好了,不要黑死金屬的。開放的女人這個時候快要像野獸了,會去拉你的那話兒。好,你還是要當做……不知道,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讓女人去玩弄你那膨脹的寶貝吧。這個時候,有些女人會低下頭去,幫你口交,你的手最好不要離開奶頭,一直看到奶頭變色為止,還要誇讚她的色彩好氣質佳,性感,這樣女人的奶會更脹更豐滿的。

第五步,男人開始向女人最神聖的三角地帶進行,如果女人喜歡口交,就讓女人的手依舊還是能摸到偉大的那話兒,要知道男歡女愛翻雲覆雨的時候,女人的手和嘴不能都空著的,否則她會很不爽。幹的好,你的偉大進入了她的麻辣,超刺激了吧?高潮迭起,飄飄欲仙,這時候,誰都不用管誰了,去他媽的狗屎世界吧。好,時間要夠長,呻吟的哀嚎也要夠大,等到女人有了幾次高潮之後,男人的子彈應該開始準備射擊了。

呃……最後一步,爆漿。這是女人最嚮往的時候,也是女人幸福「死了」或是「上天堂」的關鍵時刻。爆漿有很多種,你可以叫著她的暱稱,讓她感覺你的那話兒沒救了,在這個時候,女人會很高興你那麼的沒用。好,你千萬不要約束自己,可以開放一點、刺激一些,呃……好像是,歇斯底里,對吧?把平常對人世間的不滿、上班的不爽……都在此時此刻釋放出來吧。你的爆漿可以射的很遠,很準,像是滿分全壘打。酷斃了,女人這個時候如果可以說話,就叫男人暱稱之類的,千萬別叫小叮噹。好,叫大聲一點。如果女人沒有力氣說話,就呻吟喘氣也好,這個時候,你他媽的千萬不要打手機掃興。

好了,炮打完了。結束以後,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就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女人都希望男人抱著她睡,或是哄著也行。而,第二天醒來的女人一定非常美麗,男人也精神煥發。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唔……好一個剩蛋平安夜,大家都出去狂歡了,誰都知道,現在外面一定大塞車,然後,很多人會把自己打扮的跟聖誕樹一樣,紅配綠。嗯,好吧,那法克潘今天晚上,就來聊一聊把馬子好了。俗話說的好:「蒼蠅不叮沒有縫的雞蛋」,對吧?男人把馬子天經地義,不把反而不正常。要嘛,就是地位太低,把不上或是不會把,要嘛,就是有病,需要補腎或上醫院。把馬子呢,也有初中高級之分。根據馬子的不同,就可以判斷一個男人愚蠢的程度、水準、級數和境界,大致上有以下幾種。

第一種就是把小姐。在這裡呢,我所謂的小姐就是特種營業的母雞。這種是級別最低的,現在的夜店裡,從業人員很多,市場不景氣,競爭也激烈,生意不好做。母雞呢,是巴不得有人去把的,不但一把就來,而且,遇到不把小姐的男人,她們也會努力拉客,爭取被把,就跟百貨公司的週年慶一樣。因此,這其實只是一種消費,有錢就行了,不需要多少高難度的技巧,更不需要什麼魅力。呃……你知道的,這跟坐捷運和計程車一樣,給錢就上。所以,把小姐並不代表你的技術好。

第二種是把小妹妹。把一個十幾二十歲的高中或大學小妹妹,這種水準和技術略高一點。不過,也不難。呃……現在的新新新……人類,思想解放、乾脆徹底,看了「在巴黎的屋頂下」以後,春心蕩漾、想入非非;然後又看了「進去、出來、結束」以後百無禁忌、敢作敢為。管他媽的,我只要高興就好。雖然外表美麗,但是內心空洞,沒有多少思想,輕飄飄的,沒有重量,隨風飄蕩,整天生活在浪漫的幻想之中。如果遇上了經過包裝的「帥哥」、「酷哥」,或是「才子」、「成熟男人」,就難免把持不住;貪幕虛榮的小妹妹遇到看起來有錢的「成功男人」,那就完蛋了。所以,把小妹妹的條件也並不苛刻,手法也並不高深,只需要在外表、氣質和地位三方面下點功夫就行了。

第三種是把老妹妹。就是離過婚的單身女子,年齡一般在30到40歲左右的,嚴格一點說,我們叫她們「熟女」。年齡再大,就不能稱為妹妹了,呃,你也知道,不會有人對老阿媽感興趣,對吧?這個嘛,其實也不難。嗯,照理說,這個年齡的女人會有一定的閱歷,對人世間的百態也有一些見識,不是那麽輕易被把到的。不過,現在的社會現實殘酷,「離婚的男人是塊寶,離婚的女人像根草」,這個年齡層的男女比例嚴重失調,在婚姻市場上女性嚴重的供大於求,所以女人就只好來個跳樓大減價,虧本大處理了。不笨的話,能把熟女弄到到人財兩空。

第四種是把現代未婚女性,年齡在25~30歲的。好,這個年齡層的呢,法克潘倒是認識不少,哈哈,這些妹妹有有品位、腦筋還沒有壞死、喜歡打扮自己、吸引男人注意,同時,也由於在很多鬼地方工作了漫長的時間,有了一定的閱歷,對男人可以說是很瞭解的,她們需要的是找一個可以過生活的配偶,並不一定想搞一夜情,一但她們敏銳的發現你只是想玩玩的話,你就永遠葛屁了。

第五種是把別人的老婆或女朋友。這種難度較大,成功率也比以上幾種低一些。嗯,對於名花有主的女人而言,雖然內心深處難免有時想入非非,甚至像重金屬那樣狂野,但是,在關鍵時候丁字褲還是很難脫下來的。如果人家老公優秀出色、子女聰明乖巧、家庭和睦幸福、夫妻恩愛、老婆對老公沒有什麼不滿,那我勸您就就趁早閃人,別浪費寶貴的青春。好,有機可乘的通常有三種情況∶一是女人很優秀,老公卻並不出色,像是「高女人與矮丈夫」;這些女人心裡面幹的要死,只是嘴巴上說不在乎而已。第二種是老公不舉、遲鈍麻木、不解風情、不懂憐香惜玉,讓老婆失落、空虛、寂寞;第三種是老公花心,有外遇,老婆想報復,才可能存在潛意識的報復心理,甚至連自己也沒有意識到。

第六種境界,是把自己的老婆。哇哈哈,這是把馬子的最高境界,要有像法克潘一樣過人的天賦。天底下男人能達到這種境界的,恐怕只有百分之一。原因有三個∶一是沒意識到自己的老婆需要把。二是不知道把自己老婆的樂趣。三是對自己的老婆不知道如何去把。所以,大多數的人把心思都花到把小姐、把小妹妹、把熟女或者是把別人的老婆上面去了。其實,自己的老婆就是龐德女郎,不是嗎?

從上帝創造亞當和夏娃開始,男人和女人就是這個世界的主角。女人對男人的要求很高,男人對女人的要求更高。大致上說起來,就是生活的需要、心理的需要和生理的需要三個方面。呃……所以說,女人希望有三個男人∶老公、知己、情人。男人呢,則是老婆、淑女、蕩婦。明瞭了這些道理,自己的老婆也需要把的原因就不用多說了。只是,法克潘提醒叮嚀一下,你自己的老婆不去把,說不定就有人幫你把,呃……到時候,搞一頂綠帽子來戴那可就不太舒服了。對吧?最後,祝大家剩蛋快樂,戴紅帽不戴綠帽。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有時覺得自己天才的很瑣碎,有時又覺得不是。像是圖像,看了kruger的插畫以後,我的懊惱就開始以天來計算了。於是,我又不誠實的抽了很多菸,非常沉重的份量。接著慌張,又……然後,用文字和圖像當做我的出口。
連續性的緊張、不安,和被迫害妄想症的在這幾天裡又再度重演。
傍晚,在捷運上的小孩子很沒禮貌,高中生很吵。我開始想殺人,但是沒有攻擊力。換句話說,我希望全世界都死。到誠品買了一本笨書。看不太懂,於是我叫它笨書。書裡面都是些廣告性文字,我……我又開始敏感、害怕了起來。
音樂。就讓它反覆播放同一首歌。沒有關係。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剛從醫院回來,一夜沒睡。
六點半左右,媽就醒了;然後,我到醫院的樓下幫媽媽買了一碗稀飯。
接著,我把髒衣服帶回家洗。覺得自己孝順很多倍。
我也不想聽到「潘,祝你媽早日康復」或是「你媽現在怎麼了?」的這種話,因為我會覺得很煩。
我快累死了,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爆炸。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恐龍妹並沒有罪。她們只是好笑而已,令人覺得快樂。而且,你可以想像一下恐龍妹打哈欠的樣子,呃……不敢想。嗯,好吧。下午,有兩個恐龍妹來0.3報名,全身上下叮叮噹噹,超過一百五十公斤,粉紅螢光綠視覺系。報名?嗯,她們想學電吉他。

「呃……妳好,我們想學電吉他。你們有嗎?」兩隻恐龍妹望著櫃檯問。
「有,」哈利波霸停止了手上的工作,「我們什麼都有。」嗯,漂亮的回答。
「那,妳可以幫我們介紹一下嗎?」
「當然可以。妳們都聽什麼音樂呢?或是,妳們想彈什麼類型的?」
「我們喔?」恐龍妹互看了一下,聳聳肩,「我們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定位。」
「定位?」
「對呀,定位。呵呵呵,我們呀,就是……該走什麼路線,自己也不太清楚耶。」
「唔?好吧。那妳們兩個過來看一下我們的網站,裡面有一些老師的照片和簡單的資料。」哈利波霸一邊打開0.3的網站,一邊也拿起旁邊兩張A4大小的師資簡介說:「嗯,還有,這裡也有詳細一點的。妳們可以慢慢看。」

時光飛逝三分鐘。

「呃,你們的老師裡……有帥的嗎?」
「帥的?哈哈,我們的老師一個比一個帥。」
「不會呀,妳看,像那一個就不帥。」恐龍妹指著網站裡的一張照片說。
「唉呀,別的,別的。妳們指的那一個老師,呃……他不教,呃,他不教……初級班。」你看,哈利波霸在0.3服務已經滿兩年了,她……見過一些場面。恐龍妹指的那一張照片是我。幹!我現在是作者,妳們兩隻恐龍給我滾出去。幹!妳們難道不知道,在這個音樂的殿堂,帥哥都早洩嗎?
「喔?」
「嗯,而且他也不教女生。」哈利波霸,謝謝。幹的好,對吧?好一個哈利波霸,我應該除了要加她薪水之外再加一頂皇冠。對。我是不教……醜的女生。
「唉呀,討厭啦。我們如果選太帥的也不行。」兩個恐龍妹用手摀住笑得合不攏嘴的大門牙。
「我們的老師都教得很好的。」
「呵呵呵,……妳看,那一個好帥喔。」恐龍妹又指著網站上另一張老師的照片說。
「這個嗎?」
「對對對。」
「妳們放心,他有女朋友了。」哈利波霸笑著說。
「好。好。好帥呀。我決定要跟他學。」然後,恐龍妹笑的真是三八得意。
「來,不急,那麼,妳們先填一下基本資料。」
「呵呵呵。那,可以麻煩妳把這個老師的照片,呃……幫我們列印出來嗎?」
「列印出來?」
「對呀,我們要帶回去給媽媽看。不然,會有危險。」
「喔,不好意思,我們的印表機壞掉了。」不出所料,哈利波霸的反應一流。至於危險不危險的那回事,你知道的,這要看站在哪一個位置。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唉,算了。bobo,一點也不可愛。這隻痛恨音樂的老狗,過了叛逆期以後,現在變得非常油條。通常,我帶它出去的時候是不綁繩子的。它年輕的時候,還會聽些話,叫它往東就往東,往西就往西,可是呢,今非昔比,現在它竟然給我去吃大便,幹!

我的老天,我實在是無法忍受bobo不服從我的這種事,狗不像狗。雖然,我不需要它跳火圈、吞火;但是,最起碼的紀律也應該有,對吧?可惜,bobo就是沒有。媽的,一點教養都沒有的亡命之徒。它只是用它那雙無辜眼神博取我的同情,然後耍無賴。耍無賴。老油條式的耍無賴。

我不笨。但是,剛剛帶bobo出去的時候,它在巷口跟我對峙,就是不肯回家。幹!我覺得我自己就像是一個被狗耍的大笨蛋。唉,我怎麼會在一大清早被一隻狗搞的元氣大傷呢?我的老天呀,當初,我為什麼那麼異想天開的帶了一隻流浪狗回家呢?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雜種。

好,現在它又慢慢地走進我的房間,坐在我的書桌旁,對我賊賊的笑,那個樣子好像在對我說:「我敢打賭你一定恨死我了。是的,我敢打賭。我保證你現在一定在寫我的壞話,然後抽一跟菸。」幹!你說,這隻狗是不是壞透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辭海:【怕】pah﹝動﹞心裏畏懼

下地獄
呃……法克潘的建議是:「不用怕。」你不會被地獄之火焚身,因為有人提出地獄並不存在。好,就算它存在,又會是什麼樣子的呢?可能很爽吧?你知道的,有很多人寧願下地獄,這比跟聖彼得那一掛人一起聽豎琴規行矩步好太多了,對吧?當你回想起自己其實只是個小好小壞的普通角色,離大奸大惡之徒還遠的很,你就不會怕了。

世界末日
全人類陪著你死,怕屁?

被職業殺手追殺
機會是二百五十萬分之一。

全人類都討厭我?
你大可放心,全世界對你的存在簡直漠不關心,除非:
一、你站在行人電梯中間。
二、你三個月不洗澡,滿面鬍子扮藝術家。
三、你說話太大聲,欠揍。
四、你痴肥。
五、你逆向行駛。
六、你大熱天時穿皮褲。
七、你自以為是吳宇森裡的主角,超慢動作在夜市行走,擋人去路。

那話兒不夠長
興奮時,東方人那話兒的平均長度是12公分。平時的尺寸就真的是人人不同。難道,你那話兒想像嬰兒的手臂般那麼粗大嗎?哇哈哈。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半夜兩點半起來,我又失眠。好吧,這個清醒之神佔領的夜晚,有一段超級漫長的旅程。這些失眠的時間加起來,我足以看完一場steve vai和joe satriani的演唱會了。不夠,再看一次「搖滾教室」外加一場「太陽馬戲團」。還有,如果這時候我有個馬子睡在旁邊,或許可以踢一踢、親一親、摸一摸,或打一炮之類的,事實上,非常可惜,算了。我並沒有。幹!你大概以為我娘娘腔?錯!我也不是。我有一根……硬老二。

傻瓜。笨蛋。我寧遠自己現在是。而事實是,我現在也真的像一個傻瓜加笨蛋。躺在床上東想西想一些膚淺的問題,所以睡不著。也因為這些問題都是弱智狀態下的東想西想,所以一個跳過一個,有他媽的幾千個、幾萬個、幾億個。在床上的時候,我不會把問題想的很深入,對吧?大多都只是人事物的表面和雛型而已,沒有人會在床上思考著深入的問題。深入?呃……打炮的時候例外。

我爬起來,坐在電腦前掃毒。是的,掃毒。天呀,掃毒……這是全世界上最無聊的事,你知道的,只有等。然後,還是等。時間不會變快。接著,我開始想,為什麼我要關心這地球上那麼多的事情?或者換句話說,這個地球上的那麼多事情為什麼需要我來關心?

嗯,好。錢。錢的事情很簡單。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我現在就是沒有。正確答案。不騙你,這種正確又標準的答案少之又少,而少,又幾乎等於沒有。你看看,我的小說要怎麼寫?我的0.3要怎麼辦?我的吉他要怎麼彈?我的老婆該是什麼樣?我的人生該要怎麼過?

唔,光是這些。光是這些跳躍性的思考和夜夜失眠,我就幹死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甜甜妹四號跟我說她的狗改名字,不叫艾薇兒了。
「呃……潘,因為呀,我叫它艾薇兒它都不理我。」甜甜妹四號這樣對我說著。
也對。看看這隻可憐的公狗,叫艾薇兒的確有點兒悲傷。我必須承認,這隻公狗的智商到目前為止還不賴。至於,狗改成什麼名字,我不會關心,你知道的,這對我來說一點兒也不重要。老天,我只關心我的bobo,就像是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只會關心自己一樣,不是嗎?對吧。我就是。
「潘,狗要吃什麼?」甜甜妹又問了。
「吃屎。」
「潘學觀先生,」甜甜妹四號說:「我的狗不能吃屎。」
「對。狗屎。」
「噢,你這個混蛋。」
實際上,我對狗吃屎這種鳥故事一點興趣都沒有。
「潘--同--學,我們難道,呃……難道不能聊一些有意義的事嗎?」
「所以呢?」
「像是……人生。」
「更大的狗屎!」

然後,經過了無數的沉著忍耐機警勇敢之後,傍晚,甜甜妹五號打電話來。
「潘,你要不要喝咖啡?」
「現在不要。」
「嗯。你在哪?」
「我媽住院了,我剛從醫院回來。」
「喔,對不起。」
「沒關係。」
「嗯,那麼,過一陣子就是聖誕節了,問你喔,你可不可以幫我畫一張卡片?」

我當然不要。隨便一個笨蛋都知道我有多累,我多麼想睡一個好覺和我有多想逃離這個爛世界。就是這樣。這個世界真是有夠爛。我憑什麼要服侍這些蠢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k便利商店裡的那個熱水壺,唔……不夠水深火熱,並且超級難按,我和甜甜妹二號在便利商店裡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心滿意足。然後,我們端著泡好的紅燒牛肉麵,在華納威秀旁邊的ok便利商店前,坐在地上吃起來。老實說,我不常幹這種事。每一對喜上眉梢的男女摟摟抱抱,走過去的時候,都會看我們一下。

「潘,我有點不敢相信。我們這樣子,呃……很特別。」
「我們當然是。」但是,肚子餓了,有什麼辦法?對吧。
「哈哈哈,不像話。」甜甜妹二號聳聳肩說。

我們吃著泡麵,看著一堆矯揉造作的傢伙走來走去,走來走去。好極了。他們看起來都非常時尚。這個地方真是一堆鳥蛋。不過,這個晚上到目前為止都還算很美好。

「慢慢吃。」我說。
「潘!」甜甜妹二號盯著我看,笑的合不攏嘴,「別開玩笑。」
「好吧。」
「拜託,這樣的新鮮感我是第一次。」
「喔,這才是愛情。這才是兩個人一起生活、成長。」
「胡說。你真會打情罵俏,潘,但這是不管用的。」甜甜妹二號搖搖頭,「我想要選擇,我能付出感情的。如果跟你坐在這邊吃泡麵培養感情,你以為這就是愛情?」
「算妳說的沒錯。不過,我盡力而為。」

然後,我知道,甜甜妹二號這麼一講,我又浪擲了三十八年光陰。其實,我也沒有不舒服,也不希望別人拿什麼虛無飄渺來衡量我。我有我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身分,我希望自己不靠別人就能夠活得很有意思。不是這樣的嗎?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大清早,對,今天一大清早。對我來說,九點起床已經算是年度盛事了。趁甜甜妹三號想要開快車出門前的時候用msn小聊了一下。甜甜妹三號耶,我新認識不久的……LEVI’S的平面廣告模特兒。呃……你知道的,像這種臉蛋、腦袋、身材都不賴的女生呀,會讓我對人生的態度更積極一點。不過,唉,不過,我總是認識這麼一些「不屬於我」的女生。

就算我的吉他彈的再好,文字寫的再屌,圖畫的再棒,老二再巨大、做愛技術再一流、智商再高,全身上下充滿了靈魂,我覺得呀,也沒什麼鳥屁用。我的長相就是差了人家那麼一大截,嗯,我的意思是,在這個選項,我沒有辦法跟金城武或是布萊德比特……比一下。呃……我是那種會讓人太驚奇了……「轉過頭」的那種傢伙。

「沒關係,你只是老是看起來很不爽而已。」甜甜妹三號說。
「對不起,我一直有點混蛋,不過,我真的很感激。」
「你的牙痛還好吧?」
「呃,那是一種享受。偶而,會有點難過。」
「喔?好吧。」
「妳的奶……呃,不錯。」我說。
「潘,為什麼你的腦袋裡總是想著這些?」
「喔,這些?妳所謂的……這些……是哪些?」
「就是這些呀,色的。」
「我想的是……美好的新世界。」不賴呀。對吧?
「我是碩士。」
「嗯,很好。有趣。拜託,這根本不會嚇壞我。」
「你呢?」
「我一直覺得我只有國小畢業。」
「喔?國小畢業?」
「嗯。國小畢業,酷嗎?」
「一點都不酷。潘,但我會有文憑,你卻只能彈吉他來餵我的小孩。」
「或許吧,起碼我不會沒創意。」
「唉,潘,你沒救了。」
「哈哈哈,現在喜歡我了吧?」

於是,我打開電腦裡的mp3檔案,反覆的放著Joe satriani 的「Until we say goodbye」。我的老天,在這個早晨,這樣的演奏曲讓我感覺外面他媽的在下雪。這世界真的那麼寬宏大量嗎?我一點都不知道。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Dec 06 Mon 2004 08:09
我的舊文,貼一下;我壓力太大了。

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準時收看「二零零四‧全民開伙」年終歲末特別節目,我是法克潘,今天,要為各為介紹的這道菜是「紅燒萬物之靈啥鍋」。我們光看這個名字就很嗆了,對吧?首先呢,把人頭爆掉,大鍋炒五個小時,然後加一點草莓牛奶,在顏面射擊的時候準度要夠,奶泡也不要打太多,這樣呢,口味才會不一樣。好,現在我示範給各位觀眾看看。

噗吱噗吱噗吱……。嗯,幹的好,萬惡的敵人頭已經被我爆掉了;接下來呢,我們要到廁所裡的垃圾桶找一些不要的土司麵包,這些土司麵包呢,呃……大部分都是草莓口味的,不過沒關係,我們先用忘情水洗一洗,在這裡,千萬要記得噢,用三天前的「海倫掀肚絲」一起攪和,這樣他媽的效果應該更不錯,好,泡沫出來了,對。然後,再把剛剛土司麵包上美麗的翅膀用美工刀去掉,等一下呢,在慢燉的時候才會入味。就像這樣……。

殺殺殺!沒錯,好極了。我就知道觀眾您呢,有天份。這道「紅燒萬物之靈啥鍋」其實很簡單,步驟和手續上,也不會浪費您太多寶貴的青春。咦……瓦斯用完了?喔……那麼,麻煩您等我一下,我先放個屁,加個霹靂火。轟……好,正點。

唔,緊接著,你知道的,沒湯不行。呃……把事先準備好的「巧克力球」和「加藤鷹」拿出來,戴上衛生套,要有顆粒的才會爽,開始……打扁,越扁越好,打到吐血為止。然後,唉,沒有然後了,最後……最後加一些混蛋,記得喔,連蛋殼一起,灑一些菸灰,攪拌,再攪拌。您可要好好看的清楚了,對,看我的動作,攪到手快要斷掉了為止。

酷帥的極品呀。完成了。我敢拍胸脯保證這些五味雜陳可以滋陰補陽,早晚、飯前各十次。您聞到香味了嗎?好了,現在,拿去餵豬。我沒說過這是給人吃的。謝謝您收看今天的特別節目。啦啦啦……進廣告。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颱風天。中午左右自然醒,躺在床上思春也沒有很久,性幻想對象有三四枚。從床上爬起來後,有文字靈感,用簽字筆在紙上寫了一首新詩:「她主要的目的是在演唱會上做什麼呀?」然後,就坐在電腦前,發現msn上的小藍人很多都是「我自己認為就是這樣的怪理論」的暱稱。

上網瞎混,把平常每天該上的網站都上了;也用pixel的點陣做自己和朋友的小人像到廢寢忘食,陷入美術的魔力。最後,和妹妹msn小聊了一下,我的交友又被關版。牙痛時好時壞,但是這一兩天明顯的好很多。唉,也算是糟糕吧,快要年底了,我的心情不太穩定。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