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9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米開朗雞婆幫我算命。好像是塔羅牌那種的,除了塔羅牌以外,她還會一點姓名學、面相、風水。你知道的,人在優柔寡斷的時候就喜歡算一下,尤其像我老是覺得自己倒了八輩子楣的鳥運還沒有開,我的人生也突然找不到方式可以回頭、繞道、超越,無論我有多努力的嘗試。

士可殺不可辱。於是,我打算賦予米開朗雞婆一個傲慢自大的表情,和一整套她可能沒有的興趣和態度。但是,我的心又冷了半截,對米開朗雞婆這種心有靈犀一點通的人,我平常的神氣活現好像一蹶不振。還好,周圍沒有水晶球,也沒有魔毯、紫色夢幻怪光之類的。我還挺的住。

「好,你抽一張。」米開朗雞婆說。
「抽一張?」
「對,抽一張牌。」
好。於是我抽了一張,好像不賴……紅心八。
「嗯,你要問什麼?」米開朗雞婆問我。
「喔……這個嘛,我問事業好了,我想問……我的0.3……呃……做的起來嗎?」
米開朗雞婆看了我抽的紅心八,然後說:「這個嘛,0.3如果做不起來你要打屁股。」
太好了,拍拍手加鼓鼓掌,事業搞定了。那接下來,我要問感情。
「呃……請問米開朗雞婆,我什麼時候會有女朋友?」
「好,你再抽一張。」
於是,我又抽了一張,像抽衛生紙一樣。
米開朗雞婆看了一看,說:「這個嘛,……其實,你長得很醜,可是還蠻有女人緣的。」
「呃……,米開朗雞婆,我是問……我什麼時候會有女朋友?」
「女朋友?……你的桃花很多呀,每次帶的都不一樣,不是嗎?唉呀,這種事不急、不急。」
不急?媽的,我急的快要跳牆了。
「好,這麼說好了,米開朗雞婆,我什麼時候會……結婚?」
「結婚?你喔,……會……出乎意料之外。」米開朗雞婆說。
「出乎意料之外?」
米開朗雞婆點點頭。

老實說,我覺得「出乎意料之外」這種答案不是叫人開心就是叫人沮喪。但是,我怎麼冥冥之中有一種將要未婚生子的感覺?唔……算命真是一項娛樂,如果不去理會它,日子就像間奏一樣,一下子就過去了,不是嗎?其實,這樣的人生也蠻刺激的。但是,我又想到,如果未婚生子加上又是……跟恐龍妹未婚生子,幹!那我不就死定了。不過,也還好啦,反正最後每個人不是都一樣要上太空。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天爺它媽的,我用盡了不計其數的NBA姿勢,還是失眠的一敗塗地,……怎麼老是覺得自己除了感情的麻煩以外,也好像一輩子都在懊惱失眠的問題?真是糟糕透了。可是,我前晚有夢到小玲呀,艷福不淺……成人那種的。嗯,你知道的,小玲……就是……林志玲。不要笑。只要關心一點點時尚,誰不知道林志玲,對吧?我在夢裡就是叫她小玲,猛吧?好像很熟的樣子。好了,安靜……閉嘴,這一點都不好笑。

喔,我起來了。坐在電腦前面,打開奇摩交友,開始亂點,簽大便、簽蘋果、送手機、咖啡、禮物……,總之,就是打發……天還沒有大放光明的時間。差不多是這麼回事。奇怪的很,很多美女很快的就在第一時間回簽給我。我們來看有幾種可能性:
1.美女都很早起或……不睡覺。
2.住美國。
3.美女的電腦有長眼睛。
4.恐龍反應慢。
5.我太無聊了。

老實說,我愛死大家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傍晚,瘋狗來電。
「潘,你在店裡嗎?我想去參觀0.3的練團室。」
「好,當然可以,歡迎歡迎。我都在。」我剛睡起來,被死老外的saxophone吵醒之後,嗯,我有很多……空檔時間。

我到7-11買了一瓶紅酒,準備迎接瘋狗的來臨;我喜歡瘋狗眼神裡流露的那種殺氣……一種對音樂有著極度熱情的光芒,跟這種人聊音樂,很純,也很爆。

「潘,你這邊可以錄音耶,還不錯呀。」瘋狗看了看環境說。
「錄音?你在開玩笑嗎?不行啦,這邊的設備很遜,差專業的錄音室很多。」
「媽的,幹,有地方就可以錄音了,一台破錄音機也可以錄音,對吧?重要的是把聲音紀錄下來,把當下的那種情境和感覺保留住,有些屌的器材還不一定能做得到,錄的出那種氣氛呢。」
說的也是。
「你有創作吧?」
「嗯,有。不過……很少。」我說。
「那就趕快錄起來呀,還等什麼。你有唱嗎?」瘋狗問我。
「我?」
「嗯,你呀,你有唱嗎?」
「沒有,我們都做……演奏曲。」
「好。聽起來很棒。那你還不趕快錄下來?練團的時候就可以錄呀,執著不是停在原地不動。」
真要命的一記直拳……「執著不是停在原地」。然後,我想一想,我真他媽的在這一點上面「停在原地」太久了,像是好幾個世紀。
瘋狗喝了一口酒,又繼續說:「我的這張專輯現在已經做好了;接下來,還有一張現場的專輯要弄,幾乎只有一把木吉他,我在各地方表演時的收音,很快,這……一下子就好了,再接下來,我就要開始寫一些國語歌,做一張國語歌的專輯。」
嗯,如此這般,瘋狗做音樂的衝勁沒完沒了。
「嗯,那麼……你的樂手呢?都沒問題嗎?」我問。
「有些,我想找年輕的,」瘋狗喝了一口酒又繼續說:「不過,年輕的有很多問題。」
哈哈……這,當然是。不是每個人都這樣想嗎?
「就像彈吉他一樣,現在的年輕人,很多都只會……放;放出去很屌,幹,但是……就收不回來了,那種空白的地方不見了。另外,很多鼓手也是,打的跟錄音室一樣保守,輕飄飄的沒吃飽嗎?那種……碰……的力量就都不見了。」瘋狗右手握拳,啪的一聲打在左手的手掌心,「有些東西不一定要像節拍器那麼準嘛,幹,那麼準,我全部都去用電腦就好了。潘,你知道的,鼓和bass,有時候往後移一點點位置,反而就會有那種律動感,生命就來了。」

我又倒了半杯紅酒給瘋狗,自己也倒了一些。唔,我敢打賭,瘋狗現在非常清醒。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在休息室的沙發上睡的正爽,隔壁教室死老外吹喇叭的聲音把我吵醒,……哦……說錯了,是saxophone才對;那些音階真是再接再厲的帶勁。老天爺,為什麼在我剛好要做個白日美夢的時候,死老外又進來練習天旋地轉的吹saxophone呢?老實說,saxophone的穿透力實在是太可惡了……萬里長城和再高檔的吸音棉都擋不住。反正就是這樣,我睡覺的時候必須不被打擾,但是,現在顯然是個悲劇。

我從沙發上坐起來,穿上鞋子,走到外面的櫃檯。小毛來了,喔,我親愛的乾女兒。
「乾爹,你睡起來囉?」
「嗯……對呀,死老外沒事吹什麼喇叭嘛,幹!」
「好啦,乾爹……別生氣囉,我送你一個禮物。」小毛像變魔術一樣的,秀出三個包裝好的火柴盒,「你看……。」
「喔?」我現在的清醒指數只有百分之二十,好,我看……哇,我的眼球突然變大了。
「乾爹,怎麼樣?」小毛笑著。
「哇靠……上面是……李--小--龍。」每個人都應該知道的,Bruce Lee耶,酷斃了。
「喜歡嗎?」
「哈哈,喜歡喜歡。哼!我可不是……東亞病夫。我就說嘛……死老外,幹!」然後,我知道所有的運氣又將會好起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剛剛,突然想喝咖啡,結果……沒有熱水,嗯,這我……嗯……我……不會煮。好,不要笑。我真的不會煮熱水。幹,而且這一點都不好笑。於是,我滾回房間,拿起木吉他,彈了一個「河流」的和絃和「龍貓」的和絃,算是今天的發明。

我不會那麼輕易放棄我想要做一件事的……信念。於是,我準備重新出發,拿了書桌上的零錢、家裡的鑰匙,衝到巷口的便利商店買了兩罐罐裝咖啡。好的很,遠親不如近鄰。

緊接著,我微笑的又想到一個發誓的笑話:「我發誓,如果我騙妳,全家死光光。」好,全家死光光。全家……就是你家。冷。還有昨天的笑話:「潘,你是什麼堂的堂主?」答案:「資生堂和任天堂。」更冷。

我非常亢奮我的日記逐漸轉型成像是小說一樣的可看性,而且,我將要開始虛構一些劇情和故事,加到日記裡面。因為這個樣子的關係,我躺在床上,心開始自強不息,因為,有那麼多的角色將會陸陸續續的粉墨登場。對我來說,我突然覺得生命變的亂有活力快感一把的。為什麼不?這將會很好玩,不是嗎?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傍晚跟小羊到「灰狗螞蟻」看表演,寥寥無幾的人,表演爛的像五馬分屍,還有可能因為下雨也有關係。
「幹,女主唱沒胸部。」小羊說。
我點點頭:「說的也是,但是……沒胸部不是最重要的吧?我覺得她的音準大有問題。」
「喔……音準?勤能補拙。沒胸部,跟她說話就好像……她背對著我。幹!胸部當然很重要。」
「說實話,我不是很介意。」我說,其實剛好就好,不是嗎?
你知道的,像這樣的創作樂團台灣最少超過兩三百個以上,很多都只是隨便玩玩而已,嗯,隨便玩玩就是……不知道在搞什麼飛機。
一、團名比較酷,跟做的音樂完全沒有關係。
二、抄抄抄,國外樂團的大翻版。
三、對樂團本身和自己的定位不清不楚。
四、技術爛,愛耍帥。
五、不尊重表演和觀眾。不過,說真的,手機響叮噹這樣的情形一點也不出乎意料之外。

算了,了無生趣的晚上,所以我們看完這個團唱完了「哭海」後就散人了。當然對,我是該早一點散的,我不是花錢來看一堆莫名其妙。

「潘,那個吉他手以前是做場的,你知道嗎?」小羊在車上問我。
「我知道呀。」
「那……你覺得喔,做場的人跑來玩創作團,這樣子……好不好?」
「當然好。」我說「當然好」以後,一把火就又從心中冒起:「那些做場的人,樂器的技術都不是問題,可是卻在做拔辣場騙錢,騙錢……它媽的就有問題。幹!你有不錯的技術為什麼不去好好的做音樂?多創作一點東西?每天像吸血鬼一樣接場子做就是他媽的……良心有問題。」

總之,我就是搞不懂。然後,小羊靜靜的開車沒有說話,載我到巷口就放我下車。這是怎麼一回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聽Queen的Bohemian Rhapsody讓自己的心情快樂一些,在潛意識裡,刻意拉開自己和人群的距離。沒錯。嗯……你知道的,台妹只知道We will rock you這首歌而已,甚至不知道Queen是一個歷史悠久、從七零年代就開始發騷的合唱團。老天爺……這個合唱團至少可以在搖滾樂裡排行前十名呀;所以,嗯,……至少,像這樣,我慶幸自己還可以排列出最喜歡前十名的……搖滾樂團,好險。老實說,很多人連前十名的「搖滾樂團」都說不出來。

星期六傍晚的時候,范挑了一張Pink Floyd的Wish You Were Here的專輯,然後我們在教室裡跳著歌序聽,討論第二首的演奏曲。我心目中排行前五名的專輯之一……Wish You Were Here,他媽的火燒人的封面。Dave Gilmour彈的音真是適可而止。你知道,要我彈成像他那樣膾炙人口真是?沒錯。超級難;我是表達出敬意的,對他的品味。然後,我想到,如果有一天我站在舞台上彈成那樣的演奏曲……一群人在台下痛哭流涕的那種排山倒海的壯觀畫面,迴光返照。

我告訴范,說這不太可能,我還要想一想該怎麼彈。而且,我愛極了……愛極了Pink Floyd這個團。這……的確有點困難,那麼多的現代流行音樂裡,有很多人想破頭去尋找一點復古,試圖想要來點「不一樣」的彈法,無論如何,這一點也不時髦。就創作而言……自作自受。

我永遠不可能彈的像他;更何況,我連自己都還搞不清楚自己呢。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沒有笑話。金剛跟我說:「要是你的胃壞掉了,就什麼都完了。」完了?天呀……完了耶,我什麼都完了……那是什麼感覺?一個躺在床上的廢人?……比陽萎還要難過呀,令人捧腹,從此不能搖滾的人生,是多麼的讓人沮喪?我才不要變成那樣,對吧?誰想要變成那樣呢?

然後,從金剛跟我說「完了」的那一刻開始,我真的覺得我好像……快要完了……所有的努力都變成前功盡棄的那種空白。你知道的,「完了」這兩個字對我來說有一針見血的殺傷力……那就像是比賽結束了,沒得玩了的意思。這真是萬念俱灰的世界末日,它有一些「看你以後還能怎麼辦」的好戲成分在裡面。我可是從來沒有想過我的人生就這樣的萎靡不振……瞬間自我了斷。

以上。其實,我知道我自己好的很……我不是蠢蛋。而且,在這種時候,我反彈的力量是很可怕的那種……驚世駭俗的陽光。嘿嘿……笑一個吧,雖然我老是看起來很不爽。

音樂:Wish You Were Here by Pink Floyd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下午,朋友來0.3找我,說他音樂的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沒有錢了……很窮,接著是快活不下去。這種鳥事總是一言難盡,他把一些心事向我說,然後就好過一些了。其實,對於像這樣的事,我也好不到哪裡去……我把當初獨資0.3的那個生日前一天晚上在辦公室裡哭得唏哩花啦的慘狀跟他說。不堪回首的過去讓我的心臟現在變得更強。

有很多老師的確活得很辛苦,因為他們只有教樂器,而沒有常態性的表演……收入非常有限;在這個一直是很糟糕的音樂環境裡,很多人就想要沉淪……做芭辣場是一條路。很多的「料」就毀在這個流行場子的大海裡。

有多少人能夠僥倖的上岸?有多少人揮霍著瞬間的快感而不自覺?有多少人虛度光陰的日復一日?這個五味雜陳的圈子,遍地風流的墮落是不費吹灰之力的……那是個包著糖衣的沼澤。然後,就有很多人跳下去;最後的結果是很多年以後……他們變得更慘。

舞台和掌聲,最炫亮奪目,卻也最讓人迷失。任何一個白痴都知道玩的時候是安全的,但是,卻很少人知道背後那個危險的劊子手正在悄悄著腐蝕靈魂。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范說我最近的一些行為就像是自殘……像是喝酒吐血之類的,我也覺得這些日子好像是難堪糟糕到極點。而我應該讓自己走陽光男孩的路線才對。好,對……不要那麼……幼稚。在車上,范說這個時候應該聽一些QUEEN 的歌,於是,車裡面連續播放了好多首QUEEN 的經典歌曲。這樣的團聽起來就像VAN HALEN 一樣,讓人心曠神怡。於是,我在雨中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前晚在THE WALL 幫TAIWAN BLUE 彈了「最後一杯酒」,我SOLO的時候,完全聽不到自己在彈什麼……音量沒有出來,也不知道是哪裡出的問題,但是不重要,感覺很爽就好了;沒什麼,就是超爽。能跟一群認識的朋友在台上可歌可泣的玩音樂是最快樂的事之一。

反正,前晚的人很多,新舊朋友都有,也沒出乎意料之外,因為卡斯還不賴。小毛和一些朋友都以為我喝醉了,其實沒有……喝醉的人怎麼會說自己醉了,對吧?我沒醉,而且我知道自己在借酒裝瘋……那樣的感覺很無賴,而且覺得全世界都是我的。然後,金剛跟我說他和他在一起四年的女朋友分手了,所以他在台上唱歌的時候會更有感覺。怡玲和小育都陪我聊一些,那麼多的悲歡離合讓我心裡面很難過到一百分。

最後,一票人喝酒的後段,緯緯、國國、小楊、童子軍因為意見不合差一點大打出手,戰火不斷蔓延……混亂不堪,我加入力挽狂瀾的勸架行列。可想而知……這種狀況不令人喜歡。喝酒應該是要喜劇收場的,不是嗎?

現在,我又反覆的聽JOE SATRIANI的LOVE THING。好像一種很久、很久的畫面那樣的空間感……這首演奏曲像是靜靜的說一個故事般內斂。離人群很遙遠。

晚上和S妹聊了一下電話,她說她要刺青了,傳給我看一個圖文並茂的圖騰,意義聽起來還蠻不賴的。喔,對了,今天下午在0.3的時候我修好了一個「消防避難」的燈,這種事……以前我打死都搞不懂的。事實是……它真的很簡單。非常好笑,說真的,對我來說……非常好笑。

外面下雨,現在是半夜,不知道為什麼,JOE SATRIANI的LOVE THING這首歌反覆在電腦前一次又一次播放的時候,我會突然想起Kevin這個夠意思、在喝酒的時候話也不多的朋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應該要哭就哭、要笑就笑,大聲做自己。
如果沒有悲劇,你就是英雄了。
跟你不熟的人,只能描繪,以為你想太多而亂了方寸。
你要讓你的學生感受到你的熱情。
你不能讓愛你的人傷心。
最難過的……是看到照片裡笑得那麼開心。
有一種人,在臨死之前穿最美的衣裳。在某一天的早上,我將穿上最亮麗的紅。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晚餐吃了炸醬麵,在筆記本寫下好幾頁密密麻麻的文字,然後就離開0.3,坐捷運回家;我發現當時如果我再待在0.3裡會崩潰,我想逃回我的房間。剛洗澡的時候,覺得好冷呀。是今天水溫或氣溫比較低?不知道。

幹!所有的人都以為我要死了。我真是認識太多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朋友……從她媽的到她奶奶的都問我差不多的難言之隱。一些平常沒出現的人也冒出來,還有人問我需不需要大麻來四大皆空一下。媽的……有點破壞氣氛。

因為這樣,在我的理想世界裡,很多事變得更髒一點而已……我痛的更痛了。今天的日記,我不寫出任何關心我的朋友的名字……這些妙方和他們都在我心中。

音樂:LOVE THING by JOE SATRIANI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心情真他媽的遭透,收到中國信託的帳單……錢好像幾輩子都還不完。我從「錢」的這個角度去看自己,發現自己變得很沒有力量,很多東西也沒有辦法勾勾手就來。0.3的電腦壞了,要花一萬多塊,我強忍住氣急敗壞。

我現在三十八歲了,對吧?連自己的摩托車停在哪都忘了,說真的,從疤離島回來我就忘了我的摩托車停在什麼鳥地方,剛剛出捷運車站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就開始海底撈車……沒有就是沒有。算了,總是有很多壞消息,誰也不知道以後會變成什麼鬼樣子。

傍晚,jason下班後來找我,拿了一堆以前我在公司畫的畫給我,嗯……蠻熱血的,以前的我。然後,我們在西雅圖吃飯喝咖啡,乾妹已經沒在西雅圖做了,所以我對西雅圖的印象變糟糕……了無生趣。跟jason聊了一些,不出所料,聯想超多,這就是跟有創意和有腦袋的人聊天不容易葛屁的好處。我確定。

唉,想太多總是不好,有時候反而希望自己是個白痴或廢人。而且,對的很……我現在極度不安。陸續有人關心起我吐血的事情,我的許多狀況還沒有到回天乏術的地步,吐血這種事就好像紅色的廣告顏料灑到馬桶裡一樣,沒什麼大不了。

這無關魚尾紋,而是……雜亂無章的不安感。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晚和羅哲明去阿翔﹝亂彈﹞家。阿翔還是住老地方,跟幾年前去他家的室內裝潢變得不一樣,現在,他把陽台打掉了,室內也多了木頭地板和家具,像是椅子、桌子等,都是DIY的;我覺得他很猛。

阿翔的手藝不錯,牛刀小試而已就煮了兩盤魚和一盤肉,接著我們喝了兩瓶紅酒,邊聊著許多音樂的事,我很高興他的眼神和音樂態度還是跟我幾年前認識的一樣執著……這種人少之又少。

「跟你們說,現在世界和社會都還不夠亂,所以沒關係,繼續做下去就是了。」阿翔說著。
我和羅哲明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就是要再亂一點,做的東西才有可能……碰!一下就出來。你們看,這就是亂世出英雄的道理。沒錯吧?」阿翔坐懷不亂的說。

呼……,我開始懊惱起來,我怎麼老是認識一些壯士?我很贊同阿翔的許多說法和觀念,但越是這樣,我越是像看到鏡子裡面的自己一樣的難過。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想著阿翔說的一些話;然後,我又突然間想起緯緯……他們兩個其實都是血液裡有著搖滾精神的一條漢子。我坐起來,點了一根煙,三更半夜,風從窗戶外吹進來有點涼。我從床上爬起來,走到廁所,用食指挖著自己的舌根,然後我就在廁所裡噁爛吐血……血比前幾天的顏色還要深一些。

昏沉之中我又開始睡,做了幾個片段的夢,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心是破碎的,爸媽都出門了,bobo 也還在睡,我覺得自己真是他媽的孤獨到了極點。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傍晚在西雅圖咖啡和羅爸爸聊很多關於唱片製作和後段的事,漸漸有了雛型;我三生有幸能在生命中遇到許多貴人,後來,也因為羅爸爸的介紹……認識了一個即將要發片和出書的女主播。0.3將會支援一些練團和器材的相關事宜。

因為伍百演唱會的關係,所以,昨晚THE WALL 趴體人鬼混的人數變少。阿吉和緯緯總是有爭論不完的政治問題,昨晚最後的辯論是李小龍和許不了哪一個才是民族英雄;阿吉說許不了是個rocker,因為,許不了……吸毒和欠很多錢……我覺得「欠很多錢」的這個部分很有笑點。

Sherry妹知道我心情焦慮糟糕,所以跑來陪我喝酒,昨晚因為狀況差勁,我在喝第一杯後就跑到廁所吐血,連我的胃都那麼的難過;你知道的,我的意志力還能承受的拼一點酒,但是大家也不逼我喝太多,這是我發現我跟哪些朋友距離很近的時刻。小毛說要來,但是沒有出現。

忘了幾點回家。米歇爾來電,小聊一下後睡去。中午被爸爸叫醒,吃了半碗的牛肉燴飯,而想……昨晚根本沒有睡好。MSN 上有一堆人留言,而我一個也不想回。從女主播的文字中發現了「妳揮霍著被捧在手心上的樂趣」這句話,覺得真她媽的哭笑不得。沒有其他的壞消息了。聽LENNY KRAVITZ的AGAIN,就這樣。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很早就到0.3了,買了一些頸圈送人,卻忘了帶到0.3;覺得一整天都很煩……酷帥不起來。我真她媽的旅行回來應該喜上眉梢才對,可是為什麼會啞然失笑?我自己也不知道。

很無助時,傳了簡訊給米歇爾,說我好久沒見很想他,問他最近好不好。在休息室裡跟羅爸爸談了一些藝人經濟和製作整合的問題,也問小茜最近的學生和收支狀況;更晚些,看了七月七號那天萬世ok演唱會剪好的DVD,再更晚,和小毛、阿婆、江爆、玫穎、江大、游游、阿義在休息室聊天打屁。更早一點,筱晨說她和范在前幾天把0.3的後面打掃了一下,我真是感動。

十一點左右到家,出了捷運站後恍神……到生活工場買了一個鉛筆盒,回家後發現拉鍊很刁鑽,到冰箱拿了一瓶啤酒喝也還是垂頭喪氣。

太多心事,和有許多沒有做的事,剛回國也很累;壓得我喘不過氣。去疤離島的相片和文字,再慢慢說……現在外強中乾到沒力的狀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練完團回到家已經三點,爆累。晚餐和團員……范、游、阿婆在怡客咖啡一起邊吃邊聊。他媽的雨下得真是非常藍調,搞得大家陰陽怪氣,心情都不太明亮,一種潮濕又灰黑的氣味搭配著昏昏沉沉。今天下雨我還穿牛仔褲算是史上大失誤加智障,也乾脆脫掉襪子換上短褲跑到7-11 買一雙藍白台客式拖鞋穿,然後在0.3內晃來晃去。

Kevin 和阿力表弟打電話來,問11號那天要不要載我到機場,我說不用,然後就非常感動,人間總是還有一點溫暖。晚上十一點五十分打電話給已經睡著了的小婷。

下午買了一些要去旅行的用品,在筆記本上整理了一下該帶哪些東西的細節,也想了有哪些事情該交代,糟糕的是……我還沒真正的整理我的行李。所以囉,就是這樣……明天再說。

太累了,寫不了太多,差不多是這麼回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總覺得很多垂頭喪氣……在床上老是想著買拖鞋、該拍照、第二首演奏曲、旅行必需品;睡到腳痛,或是說腳痛也根本沒睡好,所以下午快五點左右才起來。醒來以後也沒有辦法問心無愧……非常後悔在床上放逐了大半天,於是撥了電話給小婷,單刀直入說晚上一起去吃大餐。

我先到0.3等小婷下班。喔,嗨!!店裡有阿婆、范、戴欣嬅、許浩頤、廖上源、小茜、小紅、楊志強、江大、大麻……;范的一個舊學生拿了一張他們自製的CD 給我。現在的小鬼多才多藝,CD 的封面和內頁搞的還蠻有一回事,不落人後也算是有心,不過我想等我旅行完回來再聽。

和小婷到「黑森林」吃德國豬腳餐,這間餐廳是幾年以前梁介洋﹝前老爹、孫燕姿的吉他手﹞帶我去的,後來我跟朋友也去吃了幾次。德式的道地餐點久別重逢,今晚真是吃的心滿意足。

送小婷去坐車,然後慢慢走回0.3,路上遇到范,他就順道載我回家,在車上我們聊了一些80年代的樂團搞的有聲有色的問題,我也想了一些關於0.3的學生共襄盛舉搖滾歷史講習之類的課程……炙手可熱的講師人選當然是江大。

回家後,跟美麗要了幾首GNR的老國歌聽,就覺得今天還活的差不多;通常……我晚上的時間過的比白天光彩奪目許多。我不介意,GNR還可以。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下午到店裡拿了「法克潘訂做一號電吉他」回來,順便清點了一下教室裡面的電吉他,在休息室裡跟黃牛聊了關於樂團和藝人經濟的相關問題。另,楊志強看起來很累,我跟他說咖啡要少喝一點,體內再油腔滑調不行,像我現在都喝水。唉,太多的音樂人都不懂得愛惜自己的羽毛。

小婷打電話來說晚上要去河岸留言看表演,所以我就先回家小睡,到傍晚出發。因為太早到公館附近,所以心曠神怡的先到台大誠品閒晃,時間不趕……最適合路人來搭訕或是填問卷,可惜我不是帥哥……所以……沒有;誠品總是在時尚雜誌區有最多搖曳生姿的智障女……嗯,其實這也沒有辦法,就像在光華商場有一堆買A片的好色男一樣,我每次都會為那些「紅樓夢」、「西遊記」、「三國演義」……甘拜下風的現象感到傻眼。

小婷在河岸門口等我。之後,我們就看了929和捷進兩個曲風截然不同的團。河岸留言的妹妹果然是現實狗。小婷對付她的辦法很皮……說不點飲料就不點飲料。

更晚到家,小玩了一下史上最強的相機……阿妒屄photoshop,太久沒有練習,所以速度變慢,做圖的時候也沒有辦法速戰速決,生疏很多,把照片搞的遍體鱗傷、一蹋糊塗。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於是下午一點多又昏昏沉沉的爬起來。無聊,上網看了拍賣網站上的車子,都有不知鹿死誰手的感覺。然後就是喜歡的都很貴,很貴的又買不起。

最近習慣喝水,所以在喝任何飲料的時候都覺得太甜或太膩。我皺著眉頭,喝了剛剛從冰箱拿來的蘆筍汁。打開信箱也沒有辦法喜出望外……垃圾信總是再接再厲,偶而有一些事情的聯絡和朋友的留言。

我該彈一彈吉他了,我已經偷懶了好一陣子,家裡甚至連一把電吉他都沒有。嗯……等一下要到店裡拿一把回家天旋地轉的轟爆這個安靜很久的房間。

雨好像一下子有又一下子停。好,我要準備穿衣服去0.3拋頭露面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