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8 (3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對一個靠愛情維生,整本書都是講愛情,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她--作家,我是可以理解的。原來,我還蠻喜歡她的文字書寫,可是後來,我卻痛恨她連續的哀怨,彷彿連吃飯都要搭配眼淚,大小便都在哭。

難道這世界上自憐矯情和做作都那麼輕而易舉?一對男女在一起……分了,因為他們彼此都深信不疑最後會分手,只剩骨灰而已;而不去嘗試,這就是絕對。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媽媽在廁所裡擺了一個菸灰缸,然後跟我說:「潘學觀……你知道嗎?新聞上面說有一個人把煙蒂丟在馬桶裡,結果因為煙蒂和馬桶裡的藥水產生化學變化……爆炸了,所以,你以後不要把煙蒂往馬桶裡丟,我在馬桶旁邊幫你放了一個菸灰缸。」

當我想到屁股被炸的開花的畫面就覺得嘆為觀止,我知道這是「世界上最倒楣男」的排行第一名,其他的前幾名現在我也想不出來。然後我開始懷疑媽媽是不是唬爛我,媽媽真的有當小說家的天份……用隱喻來教育。

小時後媽媽也跟我說過一些類似的,像是睡覺的時候如果姿勢不好,就會有很多螞蟻在耳朵旁邊爬……,媽媽總是慢條斯理的「打個比方說」;我認為,嗯,我認為……媽媽把這些童話故事編的還可以。

站著小便……老二就會爆炸,和屁股一瞬之間開花一樣,真是慘不忍睹。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更多相片在相簿】
昨天下午颱風在家閒著,緯緯打電話來借kb,因為晚上the wall 有表演。於是我到0.3等他,搬了kb,緯緯和阿吉一起來,接著我們就到了the wall。

昨晚是「遲來的愛--關懷七二災民公益演唱會」,所得的門票錢都捐出來給不知道什麼團體的,表演團一共有三個:搖滾二隊、董事長、Taiwan Blue【台灣音協--朱劍輝﹝伍百的bass手﹞、蕭福德、董事長阿吉、刺客緯緯、四分衛峰昇】

Taiwan Blue 在彩排的時候阿吉問我要不要上去玩一下,於是我就上去「玩一下」。真是他媽的太爽呆,舞台會讓人上癮果然不是唬爛。Taiwan Blue之前一共練過九次,我從他們要表演的第四首歌後就開始跑了一次其他的歌,視譜加硬掰,在最短的彩排時間內我要和他們打成一片,而且拿的是阿吉的電吉他,老天……阿吉的吉他背帶超低。

像這樣,我就變成臨時的「特別來賓」,超爽的。後來正式表演的時候,我跟小豪借他的電吉他彈,背帶也是很低,我真佩服吉他背很低還能彈的人,我就不行,我彈的東西如果吉他背很低就會覺得很愚蠢。Kevin昨天生日,在安可曲之前我們臨時加彈了生日快樂歌,全場開始燃燒,但不至於抓狂。Kevin 因為慶生所以喝了很多,酒精在身體內部優遊自得,Kevin 是一個夠朋友又夠義氣的人,雖然他看起來像是黑道大哥。

小毛也有來看我,真是風雨無阻的乾女兒,了不起。在喝酒的時候,我介紹小徐給小毛認識,請我的朋友以後看到都要挺一下乾女兒,我看到小毛在the wall 的幾次都好害羞,一點也不像在0.3的時候成竹在胸的樣子。

喝了蠻多又不夠多,我和緯緯、阿吉和一些人分乘兩輛車跑到八德路附近的路邊攤吃宵夜,緯緯和我先坐一輛把kb拿回0.3放,沿路我和緯緯有很多話聊,從緯緯說要先拿kb回0.3放再去喝酒吃宵夜開始,我就覺得這個人真是他媽的夠朋友和夠意思到無庸置疑,做事情有始有終夠負責任;一直到四點左右才到家,傳了一通簡訊給小婷,然後就睡了。

整個晚上的睡眠品質粗製濫造,一直到早上看到美麗在線上,聊了一下,美麗傳給我他去旅行的照片給我看,真是讓我哈到死;我覺得,美麗一直是懂得過生活和做很多事都能持之以恆的屌人,有時候會讓我覺得自己真是活的昏昏沉沉,我還把「茉莉花」傳給他聽,問他的意見。美麗是有靈魂的朋友。

早上十點左右,小婷上線,我就被唸去睡。睡到下午兩點,換好衣服就到0.3,看到小茜、筱晨、芸佩、麥基、邱龜、江爆、玫潁、戴欣嬅、阿義、江大、庭緯、寶大、307……,颱風天很多天,感覺很久沒有看到很多人,我真是太愛大家。傍晚,小廖來找我,在西雅圖聊了一聊。今天沒練團,因為阿婆颱風過後要重整家園,我以為我會看到范,結果他今天沒課。

小婷加班後,下班來找我,在辦公室內幫我挖耳朵,我真是前所未有的爽和快噴淚;她還說我今天全身都是菸味,我又被唸,我真是心存感激。晚上到家後又輕而易舉的睡一下,發現小婷今天煩的很不尋常,而我慢慢學習到輕話重聽的人生大道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晚在The wall ,從阿吉、小朱等人跟我乾了那一杯whisky 後,頭昏腦脹正式開始;之前和小毛、庭緯和她弟弟喝的啤酒已經算小意思。The wall 一堆迷妹,因為是年輕的帥哥團,唱得真她媽的難聽要命。我最討厭那種五音不全、音高不準的主唱裝high耍帥,卻被我遇到。然後一堆智障妹要簽名、拍照,現在的年輕人的問題是……沒有。開個玩笑而已。

花了幾十塊錢和小毛、庭緯她們玩投籃和扭蛋,我差一點爬到籃框上面,還有用右腳喪心病狂的踹扭蛋的機器好幾下,在The wall 我幼稚的傾向可想而知。不過,平心而論我痛恨吃錢的扭蛋機器,我的正義感一瞬間不費吹灰之力的爆發。

喝的全身痛,答應小婷要十二點多回家,我真是個乖寶寶,覺得自己像是睡美男人,時間一到就噹噹噹。連TIZZY BAC 都沒看到就先從後門落跑。我的自律和潔身自愛A++。

倒頭就睡,但是整夜腳痛根本沒睡好。早上十點起床,用了媽媽新買的沐浴乳和洗髮精洗一個香噴噴的周日晨澡。下午坐捷運到西門町跟小婷和她表妹會合,歡唱KTV,錢櫃裡陶喆的MV已經全部被拿掉,換成像奔波勞碌的旅遊短片,不出所料的古怪。

晚上小婷家族聚餐,一杯就醉,遜。現在她已經呼呼大睡,跟她平常玩的時候精神百倍和笑口常開判若兩人,雖然她是隻猴子,可見得猴子也有累掛的時候。哈哈哈。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狂睡了很多片段還是累,原因不明,清醒指數總是徘徊在百分之三十到五十之間。更可怕的是我離滑板少年的距離真是它奶奶的越來越遙遠。

昨晚……體內懶和不安的元素增強,無力加上左腳又痛;晚餐在0.3嗑掉一碗麵和甜不辣,然後開始週五晚上的例行性不安症。我的腦袋開始想著複雜的事,不出所料的,就像毛線球一樣打結成一團;於是,坐在書桌電腦前,也不知道要寫一些什麼。覺得人生是臭的;今天早上,想了一下最近的自己:
十二星座混合體
週五the wall 趴體人
靠算命預言支撐活的一塌糊塗
有種細胞亂竄
嗜睡目前無藥可救
不安症發展到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下糗大了,大家都應該知道其實也無所謂。老百姓都是哀莫大於心死而已,大家在颱風飆一飆之後垂頭喪氣也不會太久。下面的罵上面,上面的哄拐騙;就像他媽的棒賽這樣一冷一熱又一冷一熱,每一個社會現象也沒有不可思議到那種國步艱難的地步……路難走,還是要卯起來給它走下去。

之前,中華隊輸了,我們就想著「雖敗猶榮」這種安慰和立志。沒用的,這只是熱敷一下全民的自慰狀態和打打手槍,沒過多久就煙消雲散了,像無數豈有此理的地震和颱風一樣而已。總會有更超群絕倫的新流行,讓大家在生活裡有點話題、日標、追求……。大家就又注意到新的事物上了。不是嗎?

政客和媒體總是頭頭是道,驚天地,泣鬼神,駕輕就熟的運作和操弄,它們並沒有真正的關心什麼層出不窮,就像音樂也沒有人關心一樣。一窩瘋的時候,你其實也可以去想想或關心一下你的狗和周圍的人,或是你本來就執著的事。

二軍會打贏一軍才有鬼,二軍若打贏一軍也只是僥倖;你們都當日本人是白痴就對了?真他媽的洋洋大觀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我們即使喜馬拉雅山崩於前也面不改色;現在,我們只要拿著木棒,看到飛過來的東西就k,一定可以訓練出宇宙無敵的打擊能力,於是乎,我們又變成一個雄赳赳氣昂昂的王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團員范君豪、游游、阿婆和我七月七號在河岸留言「0.3音樂教室萬世ok演唱會」的表演。那個時候,我們團還沒有加入kb筱晨。當天的表演還有很多團,有更多的照片在「0.3音樂教室」的官方網站。

這幾張照片,是水密桃妹幫我拍的,跟官方網站上jason拍的不一樣角度。那一天的party超爽、超好玩。好多亡命之徒的朋友都讓我感動,也突然讓我覺得這條路上終究不孤獨。

趁今天颱風天很乖沒有出門,整理一下;以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兩天坐在電腦前面發笨呆卻寫不出東西,芝麻蒜皮的事一堆。想了幾篇像是小說的東西,也還沒開工。

颱風天,幫舅舅把車從堤防的停車場移出來,到了堤防的時候,有很多記者和鎂光燈,堤防的門正要關起來,它們都準備捕捉那安不忘危的一刻,然後有一個人總指揮,讓車子開出來,堤防的門關起來,所有的精采畫面設計的天衣無縫又平易近人。

每次一到颱風天,就會它奶奶的想起我的泡水車,雖然現在已經送人了,我還是對我那輛破車念念不忘。我在房間裡把音樂開的很大聲,醒著的時候,我幾乎都在聽游游轉好檔傳給我的「茉莉花」。Msn上面的藍人比平常多了一些。對我來說,這不過又是一個共襄盛舉的下雨天而已。

昨天到唱片行買了一張Dire straits 的演唱會DVD,晚上的時候就看完了,沒想到Dire straits 的演唱會有那麼多人,我又從這場live 裡學到一些東西。

好像是前天吧?忘了,忘了是跟誰聊msn的時候,我說「我不能聊了,我要看卡通。」結果半信半疑的被取笑。後來,更晚的時候,左手中指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刮到,腫起來,小痛。

大約清晨四五點,在msn上看到緯緯上線,小聊了一下;緯偉說他很煩睡不著所以爬起來,我說我也是,而且我根本還沒睡。緯緯下個月想去疤離島。

剛剛,到7-11買了一些零嘴吃,然後,我又躲回自己的房間,耍廢。不然勒?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晚在the wall 跟小徐和艾力克斯聊了很久,關於帶樂團的事;覺得自己要做的事還有很多,當然牽涉到很多機密。

我不喜歡別人介紹我的時候說我是「教學界」的某某某,聽起來會葛屁;而且我會的武藝不只十八般。有太多時候,我只是想坐在角落跟朋友喝喝小酒而已;我不擅長聊一些不著邊際和訓練反應的唯妙唯肖;於是,我很慶幸自己的靈魂還在。

今天早上,聽了Sunday 的自製CD五首歌。跟jason聊天的時候他說「不要進主流就不要出唱片呀,去場子玩玩就好了」這句話,讓我想了一整個下午有什麼可以讓唱片工業別開生面的辦法。

孫志群打電話來說邱瑞國死了,暴斃吧?我想。然後我到0.3的地下室跟國揚確認一下,嗯,他確實是死了,上禮拜一的事。然後,邱瑞國的好朋友要賣吉他了,不知道是不是要替他辦喪事之類的。我上次見到這個邱瑞國好像是幾個月以前,那時候他還好好的。

後來,我坐在辦公室裡悶悶的,有點小難過。六點左右,我跟小金和小毛交代了一些事就先閃了。我坐捷運,亂坐,隨便找了一站下車,然後開始在街上慢慢閒晃;我的腳又開始痛了起來。一堆事讓我的心情糟糕透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八點起床,洗了一個舒服澡,澎澎香浴乳的味道真是好聞。昨晚睡的無憂無慮,所以今天也很早就起來。

前天晚上和范、阿婆、筱晨到駱駝的bass工作室玩,也遇到炯如﹝前kb手﹞。我很喜歡他們工作室佈置的氣味,他們是三個愛好bass的老師開的,以bass為主的工作室;牆壁的顏色和陳列像陽光下的黃色和綠色檸檬。我要是搬出去住,也會想把自己住的地方弄成像那樣的別出心裁。然後,我們放著Pat metheny 的DVD ,Pat metheny 的神乎其技名副其實,幾個人邊打屁邊看完。

房子的空間不大,有一樓和二樓,一樓是客廳、二樓是教室;有點像是樓中樓的感覺;聽駱駝說這原本是一家服飾店,後來服飾店撤了,他們就搬進來,有些牆壁粉刷之類的好像也不用再改。這個商業的空間被他們佈置的品味有點像單身男子的居家房子,很雅痞的溫暖,調子不冷。

昨天下午四點練團,范和游游去買了麥克風來錄音,我們錄了「茉莉花」。我彈的第一個音就慘不忍聽,沒有那種悱惻纏綿和想入非非的優,錄了兩次,覺得自己彈的鳥東西渾渾噩噩加混水摸魚。筱晨在練團的時候心情不好,問她也不知道答案,我講的笑話也不夠冷,無法雪中送炭;我很怕在練團的時候女生一哭二鬧三上吊,以前在和小魔女練團的時代小魔女就哭過一次。

一開始練的前幾分鐘,阿婆快要被節奏的問題搞的抓狂。我覺得阿婆超認真也超猛,每次練團都搬一大堆東西,重裝備首當其衝。大家的狀況在今天都沒有很好,我自己也是。我除了在練團時的問題,腦袋理想的還有很多,像是0.3的一堆險象環生。

七點以後,我的臉上才開始有了笑容。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早上五點,左腳爆痛史上最強,我有一種要變成廢物人的感覺,廢物人就是比植物人還要更糟兩顆星。做了一個夢,裡面有可愛車、唐老鴨、茶葉蛋、玻璃瓶五號、超級稱讚、一群怪名字又好笑的朋友、逃亡。醒來以後想要寫下來卻都記不太起來了。

媽媽是獅子座,所以我經常和媽媽強碰;剛剛跟媽媽吵一架。我非常非常痛恨在一大清早就跟家人鬧翻這種鳥事,理由再也荒謬不過了。任何一個人在剛睡起來還沒有清醒的確認自己的心情和方向時,就被天外飛來一筆的否定,我想連狗也會超不爽。

我非常需要睡眠。如果愛我的人,請在我睡覺的時候別叫醒我。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潘大,如果大象死了,你會聯想到什麼?」一個學電吉他的學生在辦公室抽煙的時候問我;那時候,裡面還有一些人:范、筱晨、小毛……坐在沙發上,有些人蹲在地上。當時,我正在埋頭苦幹看小說,不太清楚他們在聊什麼。
「大象死了聯想到什麼?」我想了一下。喔……大象死了我聯想到什麼?
「對,聯想到什麼?」然後,全部的人都在看我怎麼回答。
沉默;大家的眼睛都瞪得跟魚一樣大。
「彩虹。」我說,然後從嘴角露出一個滿意的U字型微笑。
噗……哇哈哈哈,然後全部的人笑成一團。

下午到誠品買了三本書,傍晚的時候,看完第一本。突然發現,我對書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情感;覺得看完書以後,自己的日子過的沒那麼混。書就像台灣啤酒,嗑完後茫茫的。

還有,情人節快到了;我今天突然覺得男和女好不公平。超無力。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點開燈起床,因為左腳又痛所以決定短時間內不再睡。爬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充電,我要灌滿數位像機電池的電,但是壞了一顆,我開始詛咒那些電腦大賣場的一群奸商最好都陽萎,然後通通去死。這好像你買了一輛BMW的車,裡面裝了一顆仿冒的引擎一樣。我只能在無知沼澤裡哇哇叫而已。

昨天在0.3的時候,筱晨問我對第二首創作演奏曲「呱呱歌」有什麼想法,說真的……沒有想法;我的腦袋目前對於那首歌只有一票樂器在那邊呱來呱去,搖滾。然後,我就開始跟筱晨胡扯。

我說我想要簡單又好彈的調子,像是G調D調之類,我在吉他上會比較好發揮;筱晨說:「那降B調呢?」我說筱晨妳要我去死嗎?降B調對我來說並不好彈,我才不想在彈吉他的時候背那麼多的格子。然後就又哇哈哈開始爆笑。

之後,我在沙發上昏睡了三個小時,我夢到了一個關於象人的故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現在的房間沒什麼設計感可言,跟以前差很多,一點也不搖滾;經常性的亂到煩。畢竟搬進來這個空間只有一年多,還沒有佈置成自己喜歡的樣子。房間自己就會說故事了;所以,看圖的時候,我不需要太多廢話。



↑桌面和最近開始胡亂拼貼的牆,在這個空間我覺得最有安全感。



↑左邊的香煙和水我隨手可以拿到。右下的一些藍小說是村上春樹的書,幾乎全部。



↑使用率高的書和DVD擺在我的右後方,我只要椅子一滑就可以拿到。



↑現成的cd櫃,cd也沒有很多。木頭地板是自己一片一片貼起來的。



↑床,我沒在這張床上跟任何女人做過愛。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一、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辦法解開它/他;這需要一些勇氣和心臟。
二、他有太多秘密;也可以沒有秘密。
三、用上下半身思考的保證爽。
四、無誠勿試。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八百年沒做過鬼夢:在夢裡,房間的門窗自動又快速的開關,空氣亂飆,我被嚇醒;畫面的黑灰陰森回味無窮,我再也睡不著。幹!然後我就坐在電腦前面渾身不對勁的把blog 網站的東西和版型變來變去,一直懷疑自己的路線和風格,最後,又變回原來的樣子。

口乾舌燥,把買來的「麥飯石礦泉水」一下子就喝完,「麥飯石」為什麼有這種怪名字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到浴室洗一個很用力的臉,黑人牙膏甜甜的味道清爽又可口。無所事事到早上七點,關掉冷氣,把房間的窗戶打開,讓室內溫度升高,並且看到窗外的陽光。

隔壁鄰居的高分貝女王又在這個週日早晨咆哮,她今天的主題好像是「偷」,從她high的程度來看,她對「偷」極度不滿,A+。我坐在沙發看完報紙後,突然想去理一個龐克頭。

Bobo昨天親我兩下,叫我起床,那個時候是下午四點。我現在要去睡了;睏。

第二階段,十一點多,我又起來改網誌的顏色和版型,怎麼看都覺得噁心;先這個樣子好了。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有和人交談,週六的今天卯起來睡,算是昨晚喝酒後的解脫。很乖的在家也不想出去,整理了在the wall 拍的照片,昨晚完全浪費的狂拍竟然有一百五十一張。

到家以後看到十一點十五分的留言,「睡了喔……,對不起公司電腦當了……。」給我超大的安全感和會心一笑;因為這樣,我昨晚很好睡。而且,好想緊緊的抱妳,然後哭。

現在懶的想也沒有力氣去回想昨晚發生的事;也許我半夜起來再寫。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然後、然後、然後我的心情好到可以跟Jamiroquai 一樣唱歌跳舞做運動。我今天要到the wall 跟緯緯和小毛狂喝,送緯緯一瓶「天下第一辣」聊表謝意這些那些的緣分。

昨晚上十點多才開始練團,延遲一個多小時,我們的「茉莉花」試了好幾種結尾,終於有了不賴的句點終止。整首歌是團員角色扮演平均發揮的第一首。我們彈的是可以在現場搞的出來的編曲方式;在這方面,我有對電腦不依賴的一些堅持。現場,一點也不塑膠。

休息時間,范、游、筱晨在逛少林寺的網站,阿婆在跟楊志強聊鼓。我的團員發燙的太可愛,想處起來一點也不欠揍,全體豎立起大拇指:不做搞笑團真是太可惜。

我今天知道小叮噹身高123.5公分。接下來,我想的是戒煙和以後的日子怎麼過這回事。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右側騎馬射箭睡姿、左側帶球上籃睡姿,左腳仍然爆痛撕裂的無法入睡,噴淚而起。我的時間像水密桃妹的美國時間,現在台灣本地時間五點半,我明知要調整個人時差到跟大眾的流行腳步一樣,可是卻另類的在電腦前面挫敗的創作日記。

半夜的時候,我讓nikon775 的電池又重新吃飽,準備在最近,就要開拍我的抑鬱生活和社會亂象還有這個甜蜜的世界;一想到有這麼多令人燃燒的題材,我的心就開始勃起。

腦袋裡一直重複著今晚要練團的「茉莉花」旋律;接著,走到冰箱找櫻桃吃卻找不到。也許,亞歷山大是拯救我身體的最後希望,亞歷山大呀亞歷山大。我親愛的亞歷山大。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想動,連腦也是。颱風走在路上的淋浴讓自己感覺像個被澆熄的火柴棒。

晚上被一個朋友訪問,關於音樂的。我罵的很爽,之後,卻很無力的像溺死在游泳池。非常無力之後,我跟她說,你也可以去找緯緯試試,問他一些,也許他知道的比我更多,也許很多看法也跟我一樣。這樣,我可以印證那些大學教授裡的腦袋裡到底裝了多少大便。

回到家之後我只好聽 Pat metheny ,一個至少讓我覺得世界還有一點希望的音樂。「布來登棒棒糖」和「郊區佛陀」這兩本小說,我最近一點也沒有心情看。

我確實喝很多水而戒掉咖啡了,看到自己的小便變色,覺得很爽。


ruff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